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632章 抗洪第一线的老党员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兄弟们,百十来斤而已,没啥!扛起来呀!”

    煤炭工人们可不比别人,那个个都是膀大腰圆的主。一看王浩都能扛起一块大煤块,也不甘示弱,纷纷扛起煤块往大堤上走。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更何况是在这样的场合下。煤黑子们以前见过的最大的官儿就是自己集团的徐书记。

    徐书记有本事,懂技术,大家都服他,但眼前这位听说是牡丹市的市长呀。那不光比徐书记的官大,还能管着他们的县长,他们的县委书记。

    相比较自己的工段长,自己的班长来说,这哪是个市长呀。自己的工段长天天板着个脸,听说和这人比起来,那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

    更何况大矿乡煤矿就是人家最早发现的,并且远处跑来了十几位同事,定睛一看,正是传说中被这位市长大人从煤矿底下救出来的人。

    “王市长!我们又见面了!”

    “王市长,与天斗其乐无穷呀!”

    “王市长,你把我们从地上扒拉出来,就是为了斗完地再斗老天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

    的工人们被煤黑子们感染了,他们身在高科技的大工厂,优越的工作环境造就了他们高人一等的性格。

    冬天车间里有暖气,夏天有空调。这些‘高级’工人们向来看不起没有文化的煤黑子们,他们就知道出蛮力,干死活,死干活。

    他们是社会最底层的人,成天粗话不断,出口成脏,除了挖煤就是上城。除此之外那是一无是处。

    想不到啊,想不到,煤黑子们也有闪亮的一面,也是有血有肉有灵魂的的高尚之人!

    都凌晨2点多了。

    徐坤和职工们坚决不允许王浩再上大堤了,他们看到自己的市长两腿打着晃,早已疲惫不堪。

    工人们何尝不是如此,但他们都在继续坚持着,继续警戒着。

    煤黑子们和的职工们聚在一起,三三两两的吸着烟,吸烟的时候三个人围着,一个人蹲在地上吸,要不就会被大雨打湿烟头没得吸。

    王浩坐进车内,在大家的劝说下,还是决定休息一会。宫芳送来了阿莫西林和速效感冒通,王浩就那样吃了几片。

    硬性的吞了下去,没有喝宫芳递过来的矿泉水。他怕自己真的感冒,而传染给了宫芳。矿泉水现在极为紧缺,王浩严令大家不准引用河水。

    宫芳气呼呼的拧开了瓶盖,大喝一口水,对着王浩的唇就吻了上去。

    王浩无奈的张开嘴回应着,四处都是黑暗,车上还有贴膜,倒不怕外人看见。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老天并没有给王浩休息的机会。

    派去牡丹湖打探消息的几位武警战士们到达了目的地,并且带去了大功率的海事电话。

    王浩身边的电话不合时宜的响了,电话一接通,他就听到话筒中一阵丝丝拉拉的风雨啸声。

    宋乐斌的声音像鬼魅一样的传进了耳朵,声音变得有些啸叫,有些失真。

    “王浩吗,我是宋乐斌,王清冠已经跑了,马德斌也不知道去向。你那怎么样了,我这里决口了,十几名战士都被洪水冲走了,武警大队长也没了消息,我需要支援呀。

    牡丹湖南向决口,不过被我们紧急堵住了,我把自己的车和武警的车都堵在决口处了,你们那能挡得住洪峰吗?”

    这么大的风雨,听筒里肆虐的风声,王浩知道,这位老书记正抢险,不过大家都在抢险,王浩上哪能帮他调集力量。

    王清冠居然跑了,看来是和马德斌一起跑的。王浩掩住话筒,对安得利耳语了几句。安得利直摇头,坚决不同意。

    “我让你去就去,务必要把他们抓回来,多带点人。”

    “你指挥不了我,我的任务是寸步不离开你的身边,不过你也不用着急,相信飞猫早就出手了。”

    王浩生气的摆了摆手,对着话筒大声地喊道。

    “宋书记,为什么牡丹湖北向会决堤,你知道吗,城北已经被大水夷为平地了。这个责任我们都付不起!”

    宋乐斌愣了愣,干脆开骂。

    “奶奶的,我告诉你王浩,别逼我,决口不是我能阻止的,我已经尽力了。”

    一阵急速的啸叫,凛冽的风声通过话筒传到王浩的耳中,让王浩也能体会到在牡丹湖的风浪,然后宋乐斌的声音又夹杂着风雨声传来,凄凉而不带任何感彩。

    “牡丹湖是全市人民头顶上悬着的天锅,比起牡丹河来说险情高达百倍!

    王浩同志,你要本着现实的的角度看待问题,是一个重要,还是我们头顶上的天湖重要,天湖真的大决口,谁也别想活!”

    牡丹湖,王浩真的不能忽视,牡丹湖是牡丹河的水源地,也是下游dz地区重要的灌溉水源。

    省委省政府,就连许多中央领导都在紧张的关注着牡丹湖的险情。通过卫星最新发回的视频资料,国务院的大佬徘徊的踱着脚歩。

    他几次拿起了电话又放下,他安排的紧急抢险大军已经在路上了。下了死命令,要不惜一切代价力保牡丹湖的安危。

    顺着视频往下看,他看到一个黑黢黢的身影,肩扛着一个硕大的煤块,蹒跚在河堤上。

    那个人正是刚刚新婚不久的小王浩。

    他是党员,是党的干部,他没把自己当太子,更没把自己当东床。他是市长,一市之长,发挥带头作用,力量是庞大的。

    在抢险大军没到的时间内,他竟然能组织起二十万大军。这些人虽然都是老百姓,虽然是工人农民。

    但只有这些人才不会计较得失,真心苦干,因为他们在保卫自己的家园,在和老天作斗争,在和老天抢活命。

    放下电话后的王浩久久的无语了,他不能指责宋乐斌什么,也不能反驳宋乐斌的所作所为是不正确的。

    毕竟这个老党员还在指挥,还没有临阵逃脱。你不能说牡丹湖北向决口就找宋乐斌的事,每小时3立方的泄洪量,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决口。

    看来牡丹河的险情现在是平稳了,最大的险情那就是牡丹湖。你下面河道严防死守的再严密,牡丹湖一旦全险溃堤,整个牡丹市还是保不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