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633章 你把生命给了谁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多说无益,只能再自己想办法了。顾不得许多了,也不管现在是凌晨时分还是什么半夜的,直接拨通了钱沐瑾的电话。

    省委书记的抗洪总指挥专线电话一打就通,显然,他老人家也是一宿没睡。钱沐瑾的声音格外的清晰,他一直都在关注着各地的水情。

    他其实就在黄河大堤上,一直都在那个小混凝土指挥室中焦急的观望着。

    “王浩呀,你干的不错呀,怎么,解决不了了?你说,我在听!”

    “钱伯伯,我要人,要人,保,咳咳,保水库!”

    王浩真的发烧了,不禁发烧,还在咳嗽。 “现在是危急时刻,不仅仅是牡丹市的危急。黄河更是危急,王浩呀,首都军区已经在飞速的往这里赶,我们s省军区全在黄河大堤上。

    我知道你们牡丹市的情况,也明白目前的形势,王浩呀,是牡丹市的支点,关系到牡丹全市的走向呀,你要慎重呀。”

    钱沐瑾的话再明白不过了,保住,就保住了牡丹市的现在和未来。牡丹市的青壮年都在河堤上,这个八万人的大厂就在身后。

    孰重孰轻不言自喻!

    困难会有很多,但解决困难的办法也有很多,关键是要沉稳,不能顾此失彼,尤其是你是市长,是牡丹市的领路人。

    领导责任不容忽视,一场大雨真让王浩看清了所有人的面孔。

    就包括了钱沐瑾也在内,书记的话隐隐的还是保经济,至于市民的利益,那就只能指望在灾后再说了。

    可话说回来,虽然民众们都撤出了家园,在市委和各高楼处躲避洪灾。但是万一牡丹湖再次决口,哪怕,就是保住了,牡丹也许还是会一步回到解放前。

    几十万人无家可归,几十万人流离失所。这不是王浩希望看到的,更不是牡丹市的百姓们希望看到的。

    抬头望去,黑茫茫的风雨交加。车除了大矿乡的重卡运煤车,其他的就别想动了。

    王浩毅然坚决地站了起来,召集了五万群众。加上矿区的煤黑子们,翻身上了重卡,拉不了的就徒步前往牡丹湖。

    大地上已有两尺多深的积水,不过牡丹河的水流却一直都是那个样子,煤炭加上麻袋沙包,河堤又上了两米多高,看样子,即使再来一次洪峰,险情还是可以控制的。

    而王浩不知道,钱沐瑾接完电话之后,思量再三,果断的下决定,黄河东向泄洪闸打开,滚滚的黄泥水,顷刻之间淹没了下面百里的农田。

    这对钱沐瑾来说是一个严重的错误,但钱沐瑾顾不得了。他仰头叹气,颓废的坐在了水淋淋的大堤上。

    半路上气象台的最新消息传来,雨势暴雨,大范围的向牡丹市向s省西北倾斜,就是说牡丹市还在暴雨,特大暴雨的袭击范围之内。

    王浩不敢把这个消息告诉一起同往的勇士们,抢险的勇士们再也经不起打击了。

    钱沐瑾的电话响了,一个老人颤颤巍巍,嘴唇哆嗦着说。

    “老钱呀,你,这是放弃了!”

    钱沐瑾一声凄楚的长叹,回应道。

    “老领导,我对不起您,农田是毁了,可是大雨会退的。王浩那小子说,有人就有一切。

    损失会夺回来的,会想办法拟补的。即使老百姓骂娘,我想他们会理解的。”

    “但愿吧!老钱呀,要做,就别留余地!”

    电话挂断了,钱沐瑾冷冷的看着话筒,自己安心的做好这一任,还要不出差错,那下一届板上钉钉的进副国。

    老领导甚至隐晦的说过,让钱接他的班。良久,钱沐瑾愤恨的一挥手,泄洪闸十二道泄洪口全开。

    大水再一次的汹涌奔向农田,jn市北面成了一片ang yang 。

    jn市东西南方向三面环山,只有北面是一马平川的大平原。雨势被山阻挡,上面形成对流云层。

    逼迫着整个云层向jn市西北涌动,而西北正是开阔的牡丹大地。

    然而牡丹市北东西方向也是大山,正好上面的山云与南面jn市过来的积雨云发生对撞,如此一来牡丹市的雨不会减小,反而会形成急降雨,特大暴雨。

    而西北特大暴雨的降落处,正是牡丹湖,与牡丹瀑布的所在地!

    牡丹湖是在牡丹瀑布天然冲击下形成的,后来据勘探测算,竟然无法算出实际容量。

    不过牡丹湖的位置的确凶险,位居牡丹市的半山腰。这要是决口,恐怕大半个牡丹市区就没了。

    虽然不知道实际容量有多少,但估测容量还是相当于两个大明湖那么大。

    具体有多大的偏差,还真不好说。勘探院分析湖底水下有涵洞,据说直通牡丹河底。

    于是在湖内释放勘探样片,再到牡丹河进行采集打捞,却怎么也得不到早放出的样片。

    派水下工作人员全副武装的进行水下勘探,也找不到涵洞。这就奇了怪了,按道理这么大的瀑布注水量,牡丹湖的出水量绝对不可能这么小。

    入水量与出水量的极大偏差,一直都是勘探人员心中不解的谜团。

    一路艰辛险阻,涉水前行,王浩还是赶到了牡丹湖。他和宋乐斌久久的对视着,身后的煤黑子和的职工们已经自发的投入到了抢险之中。

    王冠清据说是连夜逃走了,宋乐斌也不隐瞒王浩。水库的水位依然保持在湖堤下一米。

    东边武警炸开的河堤很大,早先的湖堤大坝已经全部炸开了,水完全没有阻挡的倾泻而出。

    宋乐斌把王浩带到牡丹湖北向的决口处,湖堤决口已经被堵住了,投进去的越野车和武警大卡车早就看不到了。

    而伟大的武警大队长就是在这里失踪的,派出了一个班的兵力顺着往下找,到现在音信全无。

    听着宋乐斌的简绍,王浩感到沉痛无比。不想宋乐斌继续一声长叹,说出了自己为何先前没有坚持提前开闸放水的理由。

    走到这一步,宋乐斌早就意识到了结果。自己也算走到头了,那么多的村子乡镇被淹,牡丹北区已经是一片泽国。

    无论自己再说什么,再怎么辩解。武警这么多的战士都在现场,相瞒也瞒不住了。

    更何况人家的大队长生死未卜,早就把一腔怒火对准了他,他注定无法逃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