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634章 我肋了个去的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牡丹湖的重要性不言自喻,省委指示要全力以赴支持牡丹市的抗洪救灾,因为牡丹市是s省乃z国北下的必经之路。

    也是著名的革命老区!

    牡丹市的灾情,牵动了很多大佬们的心,省委已经定下要全力支持牡丹市抗洪抢险的的会议基调。

    而与此同时,王浩又打出了电话,说是牡丹湖告急。

    同时,汇报牡丹湖前番决口的同时,又向钱沐瑾和陈兵汇报了武警大队长因公失踪的现实。

    引带着报告了王清冠的潜逃与马德斌的罪行。

    钱沐瑾大发雷霆,不论何时都有这样的官员。为了一己私利而至国家与百姓的利益于不顾。

    两名大佬指示,无论如何首先要确保牡丹湖的安危,据最近的电话,前往救援的集团军离牡丹市不足100公里。

    并再次对王浩强调了他工作与现场指挥的正确性,希望王浩能顶住洪水,开展自救,等待大部队的救援。

    省委定下基调,全力以赴保证牡丹湖的险情不扩大,不漫堤。要有顾全大局的意识,紧急抽调临近市的力量赶往牡丹湖。

    把牡丹水患定位为第一重要的抢险目标,而缓和黄河泄洪定位与向jn市北向进行。 宋乐斌颓废的坐在大堤上,王浩指示两名武警战士将老书记扶到现场指挥车中休息。

    牡丹湖早已波澜壮阔,牡丹瀑布也由原先十几米的小水帘升级为宽达百多米的、占据半面山的‘黄果树’大瀑布。

    早起的专家认为牡丹大瀑布是喀斯特瀑布的典型,是由牡丹河床断陷而成的,后来来牡丹的人多了,不少骚人墨客,专家学者则指出,牡丹大瀑布是喀斯特侵蚀断裂——落水洞式形成的。

    后来又有中央学者认真地研究表明,牡丹市瀑布前的峡谷,实际上是一个落水溶洞,后来随着洞穴的发育,水流的侵蚀,使洞顶坍落,而形成瀑布。

    由于一个瀑布的形成过程是与瀑布所在的河流的发育过程紧密相关的。

    故牡丹瀑布的形成过程须与牡丹河的演化发育历史结合起来考虑。这样,牡丹瀑布的发育过程与最终分析结果显示

    这是一个形成时代大约从距今2000万年至1000万年的第三纪中新世开始,一直延续至今,经历了一个从地表到地下再回到地表的循环演变过程。

    听着水利局河务处处长的专业叙述,王浩这才明白了牡丹湖是怎么一回事,本来就是牡丹瀑布常年冲击而成的。

    牡丹湖的容水量不少,虽年久失修不够完善,但以现在的雨势其实还不足以对牡丹湖大堤形成威胁。

    牡丹湖大堤东向牡丹河口早期全是精钢水泥打造的,那会是十几万人甩开膀子,大干热干,深挖渠,广造田时硬性浇筑的。

    从而使原先本有现在两个大小的牡丹湖变成了一个不足两公里的小湖。

    就是现在这样的小湖,也因为宋乐斌的失职错误指挥,结果导致了牡丹湖成了一个马上就会漫堤的牡丹天湖。

    早期刚下雨时,王浩就严令马德斌放水。那时牡丹湖的水位已经到了警戒水位线以上,六道闸门十二道闸口全开,即使半开也应该使牡丹湖安全无需多虑。

    但毕竟牡丹湖下面的灌溉渠多年以来年久失修,还是不敢全力泄洪。

    其实王浩现在才知道,那是因为下面就是百亩牡丹园,那是市里很多人共同出资建造的后花园,他们的生钱之地。

    灌溉渠如果全力泄洪,万一管涌,那首先倒霉的就是上百亩的牡丹园。那可是私有财产,是以宋乐斌为首的市委纵多干部门的‘自留地’呀。

    当时武警大队长发现泄洪闸被关,只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但宋乐斌与王清冠联手,大队长也只有无奈。

    人家是市委常委,还是党内排行第三的副书记,你一武警队长和人家叫什么板。更何况是,你面对的是市委的两位出了名的重磅级的常委。

    他只能和战士们一起加固河堤,一起排除险情,尽量离宋乐斌与王清冠远点,耿直的大队长选择了惹不起躲得起。

    可后来大队长真实的认识到了,牡丹湖年久失修,不止是湖堤大坝有可能抵御不了这么大的水量。

    就是牡丹湖后牡丹瀑布的山壁也可能被腐蚀了,水量压力增大,就有可能山体滑坡造成严重的山洪爆发!

    听着技术人员再次的叙述,王浩傻了,大叫一声。

    “你是说瀑布后面的山体可能会坍塌?那就是塌到牡丹湖内?”

    技术人员眼神坚定地看着王浩,认真地点了点头。

    王浩听明白了,也就是说,目前的暴雨是牡丹最大的隐患,而暴雨使山上的积水汇集成流,全部集中到了牡丹瀑布。

    因为瀑布下是严重的喀斯特地貌,本就有许多水溶洞,在强水势的侵袭之下,后果就是造成山体坍塌,直接塌陷进牡丹湖。

    不言而喻,乌鸦喝水的故事大家都知道。

    本来瓶子里面已经装满了水,再被坍塌的山体填塞,牡丹湖要是还不决口,那除非牡丹湖底漏了,水一下子全部漏到地底下才行。

    这样一来没得救,加固湖堤纯属瞎子点灯白费力。不但不能加固湖堤,而应该提前想办法炸开大堤,把水泄个一干二净。

    泄洪,一是向东,一是向北。东面是牡丹河,西面是一片青翠的山谷,南面是百亩牡丹园,北面就是市区,没的选!

    向东是三十里地的牡丹河,下面就是自己以命换来的高科技经济园区。那可是引资300多亿的耗资巨大的国际集团,也是牡丹所有人的希望。

    再说自己刚刚还带着十万劳苦大众们奋斗了一夜,好不容易才使河堤得以加固。再向牡丹河泄洪,哎!

    向南,是百亩的牡丹园,再往后就是一望无际的良田。那是牡丹市唯一的优质的基本粮田,牡丹市农民们唯一的生命依靠。

    向北,是市区,牡丹市数百万百姓的生命在向王浩招手,王浩心痛不已。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一场毫无准备的大雨,虽然王浩早就意识到了危险,早就在数月之前提醒过宋乐斌做做准备。

    但是现在所有的准备都不需要了,因为没人能抗拒的了山体倒塌,山体滑坡所造成的大灾害。

    注定了牡丹市一夜之间不复存在的结局。注定了死亡与危险的蔓延,注定了王浩落马牡丹,仕途的终结!

    “我肋了个去的!”

    王浩长啸一声,竟然大骂一句,话声刚落,轰隆隆的声音,像漫天的滚雷一般传了过来!

    王浩只感觉自己脚下的大地在动,并且动的非常激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