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637章 修缮与养殖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听着王浩的话,总理默默的点头。这小子借势稳定军心,这是扯虎皮拉大旗呀。不过想想终究还是欣慰的笑了。

    自己这次下来不正是为了稳定民心的吗!

    牡丹市遭遇百年不遇的洪涝灾害,而面前的这个年轻小子应对有余,即使自己不来,抢险的官兵们也不来,牡丹终究损失的不过是那些他早就想拆迁了的泥胚房而已。

    以总理的心早就看出了王浩打得什么算盘。十几位国际财团的巨商在市玉箫阁内候着,等待投资。

    那是不想投资都不行,既然来了,王浩绝没有放他们走的道理。再说这些人本就是为了感恩,为了报答而来的。

    现在又被大雨围困,就是想走也走不了。

    这些腰缠万贯的家伙,哪怕随便掉两张纸,也够牡丹市暂时期建一阵子的了。但是总理想得远,却不料王浩想的更为周全。

    雨势依然很大,没有停歇的意思。但是洪流显然已经自己找到了出口,井然有序的奔淌着。

    总理围绕着大堤巡视了一圈,看到官兵们主动替换下了群众,心中颇为欣慰。

    他和工人们看是随意的聊着,其实无不在探测工人们为什么敢不惧怕危险,不顾及生命的跟着王浩来抢险。

    总理是很看重王浩的,先前王浩取得的众多成绩,总理明面上表示认可,其实内心中多有想到是annie的在暗中帮助。

    现在看来,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呀。

    有几个官二代,几个富二代会拿着自己的性命换取政治资本。

    可以说没有,完全没有。因为他们都知道,命没了,你还玩什么。不仅如此,就是他们身后的家族,也不允许他们这么玩。

    而王浩不是,这个小子不娇柔,不做作,更不懂得借题发挥,在自己面前邀功请赏。

    总理见过的有心人太多了,他经常在下面视察,什么样的场景没见过,什么样的大灾大难没经历过。

    但像王浩这样一心为民,至自己性命而不顾的官员他实在少见!

    正和大家谈着话,工作人员走了上来。微微向总理递了个眼色,总理便点头对大家说。

    “父老乡亲们!大家不用怕,你们有个好市长啊,有这样的市长,有他的带领,相信牡丹市不久就会建设得更好,建设的欣欣向荣,生机昂然。

    同志们,乡亲们,你们经历了长达十几个小时的抗洪抢险工作。人都不是铁打的,俗话说的好吗,人是铁,饭是钢。

    我现在请大家好好休息一下,帐篷已经为大家搭建好了,大家都去休息一会吧,里面有水有饭,好吗?”

    尽管很多工人群众们不愿离开,但也实在疲惫不堪,还是在战士们的拖拽下才勉强进到军队的大帐篷内休息去了。

    等大家离开总理的身边时,工作人员才小心地向总理汇报了一个让老人家非常恼怒的消息。

    总理目光回味的看向一旁紧随在自己身边的王浩与宋乐斌。大手一挥,先头迈步走向了不远处的湖区办公室。

    、、、、、、

    早已逃跑回到家中的马德斌站立不安的让妻子收拾着众多细软。

    他早就想到了这as么一天,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携款潜逃。但却不想这一天来的是这么得快,让自己走得这么匆忙。

    年前才狠下心往牡丹湖内投下巨资,他看出来了,王浩虽然强势,但上任以来动的多是大干部,大领导。

    像他这样的几乎边缘化的一个水利局的局长,王浩根本就没看在眼里。

    牡丹湖水源充沛,还有牡丹瀑布。瀑布注入湖内,犹如天然的氧气棒。这就为丰富水下生物了良好的生态场所。

    一心都在算计着怎么赚钱,弄点花销的王清冠一句话点醒了他这个九品小吏。

    “拼死吃河豚!”

    正是这句话,使马德斌走向了歧途。

    他和王清冠的小舅子合伙投下了巨资,当然,他的资金多来自牡丹湖大堤的修缮款。

    虽然牡丹百年不遇洪水,但是维修河堤的费用却是从未断过。市里有心人的未雨绸缪,肖金成的火眼金睛。

    一笔笔的修缮款,通过财政源源不断的拨了出来。

    防洪物资的购买,大堤维护的费用,每年都有不少。也正是因为这些,马德斌才和王清冠的内弟打上了交道。

    两人势薄,多人势重!

    马德斌很是明白这样的道理,所以不仅王清冠被他以高额的回报作为拜帖,得以认同,宋乐斌也被他以同样的方式架上了贼船。

    几个狗头一合计,现成的买卖,不做白不做。牡丹穷,没有大企业,也没有小企业,小企业多为半死不活的,没什么油水可捞。

    于是一商量还不如搞珍品养殖,不是拼死吃河豚吗。那干脆在牡丹湖内养鱼养鳖,顺带着捕捉河豚卖高价。

    这可是一本万利的大买卖呀,每年的汛期都有河豚从牡丹河出水口处流经牡丹河,最后不得不在河滩上搁浅死去。

    这样白白的死去,总比换钱好吧。

    所以从那时候开始,马德斌就学会了投资,学会了这一本万利的大买卖。他早期通过种种手段縌下的大堤修缮款,也就这样被他投入到了牡丹湖。

    但是现在想跑路的时候,家里竟没多少钱。那分为多个户头存下的家当现在也拿不出来,因为银行根本就没开门。

    即使这样他也要跑,没钱他也要跑,没钱他有金银细软,他有名表若干,古董字画更是不用提了。

    因为自己犯了错去了,犯了大错了。这个错误不但使他的仕途到此终结了,反而肯定会让他吃尽苦头,弄不好还得坐牢赎罪。

    牡丹湖决口了,还是在北向决口,他从牡丹湖大堤上匆忙跑下来的时候,河水早就冲毁了一批民房,隐隐的还听说死了两个人。

    这可不是开玩笑,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前脚离开了湖堤,后脚就听说了武警大队长失踪的消息,这个消息无疑是雪上加双。

    这个消息也让一身臭狗死的王冠清也吓的不轻。他悄悄的起身,随意的向宋乐斌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宋乐斌也实在无力,他就是个老好人,牡丹市出了名的老算计,面笑心不笑之流的老鬼头。

    当宋乐斌知道武警大队长找不到的消息以后,这才意识到无论是河务局长也好,还是市委宣传部长也罢,时下都没影了,他的身边一下空无一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