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638章 你的心儿向太阳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清冠和马德斌同时逃跑,这就是总理接到的消息。

    这么大的雨,路都没有了,路面积水达到两尺多深。怎么跑,往哪跑。

    嘿,还真难不住有心之人。

    王冠清的选择很简单,他调用了是电视台的特殊作业车辆。自己和媳妇上车直接命令司机往bj市开。

    说进京有重要事情处理。

    司机是个八面玲珑般的人物,一看市委宣传部部长大人大包小包的,在这么大的雨夜上京,就知道事儿不简单。

    但即使他在电视台玩得好,玩得转,也不敢细问部长大人上京干什么。总之他知道,事没这么简单。

    因为气氛很紧张,自己开的是台里专门配置的恶劣环境专用采访车。轮子大,轱辘粗,赶上小坦克了。

    在二尺深的水中穿行,虽说费力,但出了市区就好了,一路北上,直奔京城而去。

    王清冠早就买好了去国的机票,他是通过网上定的票,到了机场凭身份证就能拿到票直接登机。

    一路无话,气氛严肃诡异,这令小司机很困惑。你是领导不假,但你现在也是借用我们台里的车呀。

    平时大领导也用过车,没这么严肃过呀。

    再说以王清冠的为人,也不是这么一板一板的,台里传的多了,这位大佬私底下做的那些事,路人皆知呀。

    牡丹市的台柱子,当红花旦们有几个不是这位大佬钦定的。

    本来司机还想巴结巴结他老人家,也不是第一次给王清冠开车,自觉自己和大佬很熟。

    私下还有个小秘密想贡献给大佬,可现在看着摸样,大佬很烦,心中仿佛装着无限的事。

    很多时候,下面向上面汇报问题也好,建议也好,都需要察言观色,探探风向的。这倒好,憋了一肚子话的司机,一看这德行,干脆也闭着嘴一路朝前奔吧。

    领导没心情,说了还不如不说。进入bj市,却被告知往机场开。尽管心中疑惑,但是还是执行。

    自己就是个开车的,领导说什么是什么。让你往那跑,你就得往哪去。

    但这时司机已经隐隐约约的意识到了什么。大包小包的,深夜出境,那给傻子也知道这丫的想干什么。

    借助王清冠换机票的功夫,司机跑了,把行李一丢跑到角落里打了个电话,电话是打给电视台强势的唐可可的。

    唐可可自从进了电视台,搅得牡丹市电视台内波涛汹涌。

    可正是这样的强势,使很多有想法的年轻人都团结在这名美眉的身边。所以司机这个很有上进心的人,当然也属于靠拢唐妹妹的范畴。

    于是一个电话,唐可可接了。

    唐可可正在大堤上采访,她没心没肺的,虽然知道王浩很累,但是完全不把这点水患当成事。

    自幼跟随着爷爷习武的唐可可,可是唐家真实的第二十七代传人,她小时候就生活在多雨的江南,虽然眼前的形势很紧张。

    但见识过长江的波澜壮阔,见识到三峡的滩险激流,她还真不把面前的牡丹瀑布当做一景。

    当险情已经控制,当那个老人来了的时候,她正跟在身后指挥同事们找角度,认真地拍摄着的时候,电话响了。

    接起来,立刻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唐川!我告诉你,你马上联系机场保安,我这就打电话,一定要把人给我控制住,我让国家纪委的工作人员马上过去。”

    司机唐川的手都在抖,奶奶个头的。让我抓捕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的部长,开什么国际玩147笑。

    说白了,我就一职工!

    我有多大的斤两我自己能不知道,这要是反扑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但是唐可可坚定的话语,让唐川不可拒绝。私下里聚会时,自己可是认了可可大姐的,怎么说关键时刻不能给大姐掉链子。

    大姐的势力唐川知道,开着豪车,出入市委跟玩似的,听说身后就是sc唐家,那可是当今手握重拳的实力太子女。

    唐川犹豫了一下,还是坚决执行。他首先来到了机场保卫室,出示了自己牡丹市电视台工作人员的证件。

    然后说接到中纪委的指示,请机场方面配合抓捕。

    机场保卫科这样的事情见得太多了,每年副厅级或是正厅级别的要员,他们抓了不知道多少。

    你正厅怎么了,能把我一个小保安怎么地,大不了我调离,到下面当保安,你干瞪眼没脾气,何况你还翻不了身。

    想潜逃的都是实罪,没人翻的了身。到时候他们就连一个小保安都对付不了。何况人家是执行任务,你谈不上报复,更无话可说。

    话声刚落,保安室的电话响了,正是中纪委的。

    、、、、、、

    话说马德斌和老婆刚出门,他倒是没那么拽,自己开着水利局的大suv就往省城跑。

    他天天开车,suv底盘高,但毕竟排气管子在车底下,路面上两尺多深的积水,想不趴窝都难。

    就这样,没等马德斌跑出市区,就被飞猫带着校官们堵着了。马德斌宁死不屈,还想反抗,作势掏出了电话,当场打给了宋乐斌。

    没想到宋乐斌现在自身难保,总理在湖区办公室只对老宋说了一句话。

    “老宋呀,你是个老党员呀!”

    老宋竹筒倒豆子一般的交代了,什么都说了。明摆着,没戏了。说出来,能全身而退就行。

    老宋交代的问题太严重了,总理深深地思虑。下面的官员干实事的太少了,长此以往国家的希望在哪里,他们的使命是什么。

    虽然有王浩这样的官员,有王浩这样一身为民的正吏,但也不缺乏向王冠清一样的尸位素餐只知道往自己家大搂特搂的蛆虫。

    看着王浩,再看看面前低着头,等待赴死的宋乐斌。

    老人默默地离开了,这里已经视察完毕了,没必要继续待下去了。

    天已经转晴了,雨势正在变小,但还在下着。红十字会,各级慈善机构已经动起来了,大额的捐款,大批的救灾物资纷纷而至。

    在这突如其来的财富面前,又有几人能纹丝不动,能不伸手,能把这些钱真正的加以落实,全部用到老百姓的头上呢?

    这些已经不重要了,老人不需要关心了,因为这里有王浩,有宫芳,有这两位年轻人,他相信,他们会做好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