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644章 拒绝的宴请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看着自己的浪琴海,王浩轻轻地展露着迷人的微笑。

    吧台处一个小服务员双手支着脑袋,一直看着这位帅气的男子。他好有型呀,那眼神,那嘴角的弧线,那浓浓的眉毛,宽宽的额头。

    看到王浩的咖啡喝光,小服务生急忙走上前来,破天荒的为王浩又续了一杯。

    “这个,我没点呀!”

    “嗯,先生,这杯是赠送的,祝你心情愉快。”

    “赠送?不用花钱?那好吧!谢谢你!”

    小服务员冲王浩点了点头,不舍得离开了。

    她仅仅是个小女生,人家刚才是和一个国美女在一起品咖啡。那女人真性感,不仅性感,一看就是个非常有品位的大集团高层的管理人员。

    可是这位先生也不俗呀,为什么那个女人好像有些生气的离开了。真是的,有帅哥不侃,空余恨呀!

    小服务员今年才16,初中刚毕业,这是中考过后,利用暑期来打工。正是懵懵懂懂的年纪,见到王浩这么有型的,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在在砰砰的直跳。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就见王浩招了招手,她赶紧走上前来,用自己温柔的声音问道。

    “您好,先生,请问还需要什么服务吗?”

    小服务员态度出奇的好,王浩不禁莞尔。

    “这个,请问,可以用一下你们的内线电话吗?”

    服务员眨了眨水晶般的眼睛,大睫毛一闪一闪的,娃娃脸露着真诚的微笑。

    “当然可以,先生,这边请!”

    王浩起身,跟随着小萝莉走向吧台。

    吧台一共有三部电话,一步内线,两步外线。萝莉先问了一下王浩朋友的房间号,然后亲自帮王浩拨通了电话。

    “好了,请!”

    “谢谢!”

    王浩接过听筒,很严肃的等待着。

    “您好,我是丽萨?特洛尹林,请问是哪里?”

    “丽萨,我是王浩,帽是我把你姐姐给得罪了,但是我现在的任务是必须请您们到贵宾厅吃饭!

    你能帮我向老爷子说明一下吗?我这就上去迎接,怎么样,这可是我的政治任务啊!”

    丽萨看了看房间内的石英钟,很礼貌的点了点头说道。

    “浩!这当然没问题,可是你为什么会让我的姐姐生气呢,她可不是个小气的人。浩,你要知道,我们特洛尹林家族,其实有一半的决定权在姐姐的手里。”

    王浩艰难的吞了口吐沫,撇了撇嘴角,认真地说道。

    “他误会我了,仅此而已。”

    “误会,我的上帝!好吧,我尽力吧!你可不要报太大的希望,她是个非常独特的女人,浩!我真不知道,我能不能说服她!”

    “好吧,那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不上去接你们了,我在贵宾厅等待。这次接待餐可是我私人宴请的,不具有任何目的,好的,就这样吧,可爱的丽萨。”

    王浩放下电话,并没有着急着离开,而是在细细的品味着丽萨的话。

    自己说的清清楚楚是政治任务,而又说的明明白白,是私人宴请。那就看玛丽莲怎么理解了,还有老爷子怎么看待。

    玛丽莲有一半的建议权,那就是说丽萨这个大姑姐,她掌控着特洛尹林家族一半的决定权。

    想到这里,王浩隐隐的有一丝后悔。还是小看了这个小女人,虽然她身高长得不小,但年龄小呀。

    轻视了不是,人家怎么说都是特洛尹林老爷子的孙女。人老了隔代亲,除了孙女就是孙子,特洛尹林家族一贯世袭,谁都不是王浩可以忽视的。

    不听孙女的听谁的,看样子施德就是个唯命是从的小男人,绝对没有玛丽莲来的洒脱。

    果不其然,不一会丽萨的电话便打到了王浩的手机上,王浩赶紧接听。

    “嗷!可怜的浩,你对玛丽莲说了什么?

    她说她的心情现在很差,不想出去,已经叫了饭菜送到房间,并且为爷爷叫了一份。

    我已经告诉爷爷你的心意了,爷爷没说什么,只让我说谢谢你,他感到旅途劳顿,想好好休息一会。

    浩!你也知道我爷爷年纪大了,请原谅,浩,没能帮上你,我很抱歉。”

    王浩真没料到是这种结果,劝陈兵取消了接待宴会,改在晚上,就是想中午自己给特洛尹林老爷子打打预防针。

    现在看来自己的苦心白费了,特洛尹林家族虽然厉害,但冒然在s省投资这么大的聚氨酯集团,那一定会引起s省y市合成革集团的反弹。

    在z国这个特殊的社会环境下,想办实体,有很多事情都需要提前考虑到的。特洛尹林家族再强大,未雨绸缪也是很有必要的。

    何况这个项目的签署与否,真正地决定与否,那可是关系到钱沐瑾今后人生的仕途的政治走向。

    再说这是自己牵的线,搭的桥。怎么说他都有责任,也有义务完全的配合,完全的把一些相关情况简绍给特洛尹林集团知道。

    这就是王浩为什么坚持让省委的招待宴会在晚上举行的原因。

    因为特洛尹林家族来了,只要省委出面,并进行高规格的接待与商谈。那就表明一个态度,一个强势的和某些势力作对的信号。

    晚宴推迟一分钟,对s省来说,对特洛尹林家族也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因为很多人都在观望,都没有出手,都在算计与纠葛。

    而王浩想的是,如何在他们纠葛之时,打出一道王牌。这道王牌就是打击、分化与拉拢!

    合成革不是铁板一块,利益分配的不均衡,使很多站在合成革身后的人怨气横生。

    包括高层的任用,企业的盈利,还有产品的走向。

    这些东西在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的,也调查不出来。因为谁也不知道一个国家级的大企业背后,会有着这么多的猫腻。

    其实很多时候,人民道听途说的事情也许是真实的。比如说谁谁谁是哪哪哪个大集团的幕后掌管人。

    什么什么什么集团是谁谁谁开的,是他支持的。三里地一尺雪,哪盖得住这么多的裸尸。

    无风不起浪,谁闲的没事蛋疼!

    谣言也好,有心也罢,其实大家都明白。明白归明白,谁也不会去较真,谁也不会去查查。

    宴请被拒绝,王浩很无奈。毕竟酒宴都定了,不能浪费呀。

    他毅然掏出了卡交给小服务员刷卡结了喝咖啡的钱,一边扒拉着电话,一边向贵宾大厅走去。

    “赵哥,喝酒呀,我今早上没见到你呀,是呀,那敢情好,人越多越好。

    不但是马叔叔,你要是有信得过的都叫过来吧,怎么会,你们是吃不穷我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