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650章 强势举措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一直躲在牡丹湖景区,有人找他多被秘书挡了,急事就电话联系。

    湖水,小河,飞瀑,让他心旷神怡。

    正凭窗观景之时,一个人很不合时宜的走了进来。临时指挥室的门没有关,就那么敞着。

    现场的工作人员都知道他是市长,没人敢打扰他,就连需要从门口经过的,都想办法绕着走。

    老百姓怕官,虽然这个官一心为民、和蔼可亲,虽然他经常亲自动手,和民工们一起劳作。

    但当官的就是当官的,即使王浩和建设民工们打成一片,为他们解决了很多实际的困难。

    大家还是怕他,其实也是一种敬畏。

    这种敬畏是那种老百姓们,对他们大伙强势带头人的尊敬,是那种老百姓的内心敬仰,也是真诚的百姓们骨子里奴性的体现。

    几千年的老传统根深蒂固,何况这些多是牡丹市本地的农民工。村民平时不怎么出门,一辈子就守着半亩薄田老婆孩,没见过大世面。

    要不是牡丹市搞建设,要求在下面各县区招人干活。这些本份的庄稼汉是不会出来的,也许还窝在家里,一天三顿饭,早晚稀粥中午馍。

    他们有些人从来就没出过远门,见过最大的官就是自己村的老支书,再大点就是乡镇办事员,有的连乡长都没见过,更别说一市之市长了。

    老百姓没什么大事,除了种庄稼,就是侍弄点小营生。落黑了无事可干,又不舍得点灯浪费钱。

    就只能抱着婆娘,生孩子造娃。他们没什么事大到能去麻烦乡一级干部的地步。

    活动范围小,便限定了思维的局限性。不开化,便决定着纯朴。现在有活干,有饭吃,还有钱拿。

    这对他们来说已经是改天换地,翻身把歌唱了。

    很多人想的就是一定要好好干,一定要对得起那个让他们出门干活的人。

    对得起那个叫指挥室的铁房子里,用心搞研究的大领导。

    没有他,就没有村里的免费小学,没有他,孩子们还在山上放羊,自己还在家扒拉土疙瘩。

    他说,生活穷,不要怕,操起双手搞建设。什么是搞建设,老百姓们不懂。他们懂的只是干活,拼命的干活赚钱。

    这样可以攒钱,养家,盖房,为孩子娶媳妇。

    回了几次家,村民们发现,村里也变了,到处是大红字标语。

    什么少生孩子多种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不但村里变了,原来草麦秸乱飞、牛羊屎满道的情况也不见了,村里干干净净的,整的像城里的街道。

    还有很多房子外墙都被粉刷了一遍,弄得赏心悦目。

    到处焕然一新,就连回家看到自己的婆娘,婆娘也不一样了,弄得干净利落,把家收拾的有模有样。

    拉起家常才知道,村里来了宣传队,大道理经常讲,好看的电影天天放。

    老百姓们接触到了新鲜的事物,才知道人还可以换一种活法,才知道除了他们村、他们乡、他们县以外,外面还大有天地。

    这都是王浩最近一系列的手段,一系列的措施。

    牡丹的建设用牡丹人自己的手搞起来,各乡各镇硬性摊派,乡长指挥村长,亲自组织劳力,乡里专人带着到市里干活赚钱。

    强制改变以往懒散的生活习惯,杜绝吃饱了睡,睡饱了吃的,再不行就造娃的恶性不良循环。

    只要是家里没事的,没有副业、没有其他生活来源的,农闲时全部组织起来,打工赚钱。

    所以牡丹市的城市建设也好,王浩引进来的各项投资基建需要也罢。用的都是as本地农民工,中标的企业想雇人干活,首先考虑牡丹当地人。

    这也是为了配合王浩的思路,为了帮助王浩快速,高效的发展牡丹大计,市政府一致同意的的强有力措施。

    外面的人轻轻地敲了敲门,打断了王浩进一步规划的思路。转身一看,宋乐斌满头大汗的站在门口。

    “哎呀,宋书记,这大热的天,你这是怎么了?”

    “哎呀!不行了,真不行了,热死我了,气都喘不上来了。

    我跟你说王浩,一会我得去湖里洗个澡,你还别说,旁边为工人们开的临时洗浴区,还真带劲。

    这一路我都在想,湖水湛蓝,清凉透彻呀,干脆你把这里的工作交给我得了。我跟你说,你有大事要办。

    省里来电话了,到处找你,我说你的手机咋不开呢?听说特洛尹林家族的老爷子要想回去了,陈省长亲自来电话,让你马上去省城,为他们送行。”

    “呵呵!好的!”

    王浩嘿嘿笑了两声,脸上玩味的摸样让宋乐斌很不自在。

    这小子阴人的时候就是这个德行,对谁,对什么事都不屑一顾的神态。宋乐斌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三伏天呀,这比掉冰窟窿里都冷。

    刚刚一路走来的汗立刻消了,急忙小心不解的看着王浩。

    “宋哥,以后就叫您宋哥了。宋哥,看你这精神面貌很好呀,好像也瘦了不少,真精神!

    您放心,他们走不了!

    我看投资是定下来了,有好戏看了。这个老家伙,这大半个月来吃喝玩乐,游山玩水的,现在终于想干点实事了。”

    宋乐斌更迷糊,诺诺的说。

    “你说?你的意思是说他们不走?那吆喝着要走干嘛,看陈省办公室电话里的人着急,让你马上去送行呢。”

    王浩摆了摆手又摇了摇头,没有解释。想解释很费劲,天热费唾沫,王浩懒得说。

    “宋哥,市里我就交给你了,凡事你和宫书记拿主意。我这就走,弄好了也是个买卖,放心,特洛尹林家族跑不了,他离了我们s省玩不转的。”

    宋乐斌是看透了,这小子就是个钻天的鹞子,不,他是翱翔的大鹏,哪是一个小鹞子可以比拟的。

    他说特洛尹林家族能在s省投资,就一定能成。宋乐斌现在盲目的信任王浩,就没他干不成的事。

    本以为上次来牡丹的国际巨商们一去就不会再来了。那都是些什么人呀,只能让人仰望,可望而不可即的国际巨商。

    可没想到,仅仅几天的时间,人家去而复返,还投下了巨资。这钱投的,就像天女散花似得,纷纷的往牡丹洒呀。

    再看一脸淡定的王浩,正在收拾着办公桌上的一摞文件与物品。宋乐斌更加有信心,只要他出马,就没办不成的事。

    王浩简单的归拢了一下自己的办公桌,把打没电的手机换了块电池。又拿了个旅行充,收起电脑,看着宋乐斌说。

    “宋哥,我就不回去了,把你车借我吧,安得利去京里了。还有这些文件,你回头帮我带到市里,让李秘书交给宫书记看看,我这就走。”

    宋乐斌直点头,说着放心,直接让自己的司机开车把王浩送到了省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