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651章 怎一个老书记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坐在宋乐斌的桑塔纳里,桑塔纳颠簸不已的,在运载着建材的、后八轮周围穿梭着。

    车窗开着,一路疾驰,车厢驾驶仪表盘上都是一层沙尘,王浩不禁皱起了眉头。

    “市里就这么点家当,你都不知道扫扫车?这新车刚接手才几个月,我怎么看着都快成报废货了?”

    司机心里一震,吓得后背就是一层汗。这个责任自己可是担不起,自己管着3号车。这细心地像对自己的孩子一般,哪敢不经心。

    哪天下班不仔细的打扫一遍,擦一回。又是打蜡,又是刷的。

    “王、王市长,不、不是的,我每天都打扫,都刷车。跑一天下来就这样了,市区现在到处都在搞基建。

    市民安置房,市里投资商厂房动工,宋书记每天都在车里办公,脚不沾地呀!

    可是天热,宋书记指示不许开空调,只好开着窗。你看这座套都被我洗碎了,这还是我拿家去,让媳妇缝补好了的。

    王市长,我,我、、、、、、”

    王浩懂了,他看着明显是被手洗搓碎了的座套,再看看灰头土脸的小伙子。他知道,自己冤枉了他。

    “你是说,这么热的天,你们就这么开着窗跑?”

    “嗯,也没啥,跑起来一兜风就不热了,就是有点痋。路上后八轮太多了,扬起的沙尘漫天飞。”

    良久,王浩没说话。

    老宋变了,变得连这么点油都不舍得用。想他肥胖的身体,发福的摸样,二百来斤坐在车里,这么热的天,淌着大汗满街跑。

    就是个年轻小伙子也受不了。

    市里的干部们都在变,只是变得潜移默化,变得很自律,很消无声息。

    、、、、、、

    看着王浩远去,宋乐斌拿起办公桌上的一堆材料,就往自己的皮包里塞。

    刚塞了一半,便停住了。

    他眼神惊恐,颤抖着把文件材料又展开了。上面王浩醒目劲道的钢笔字,刺得他眼睛生疼

    关于严厉打击违法犯罪,清除牡丹市黑恶势力团伙的若干工作办法

    为了配合牡丹蒸蒸日上的建设局面,打开牡丹市发展的蓝图、、、、、、

    、、、、、、

    联系省纪委,组织部,市纪委,监察、检查、公安、、、、、、、

    一定要做到首恶必除、、、、、、

    宋乐斌惶恐的坐在了椅子上,艰难的看完了王浩写的这篇材料。他知道,为了经济建设,为了牡丹的发展,打黑除恶,势在必行。

    回想起王浩第一天牡丹上任,就是被警方拷到市委门前的。想起他接受的史无前列的耻辱,想起说出去让全国震惊的被铐市长。

    可是被铐的还有一人,那就是头上的天,老虎的胡须——s省的组织部长大人。

    铐谁不好,铐组织部长!

    现在终于到了需要清算的时刻了!

    厉鬼呀,李鬼!

    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你太嚣张了,你太狂妄了。到现在还不知悔改,前些天为了和人争夺建筑材料的供应,又大打出手。

    对于李鬼,宋乐斌想起很无奈。自己也充当过,也帮过李鬼。来来往往皆为利,现在想想,早已淡了很多。

    看来王浩是打定主意要帮自己了,老了老了,再看不清形势,那真要在小黑屋里终老一生了。

    他马上掏出了电话,打给了自己远在国做生意的儿子。

    “小杰啊,是我。你的生意还好吗?什么,都不做了。好、好、好,好儿子,爸爸谢谢你。

    以后你就会明白的,我前段时间和你说的话都记住了吗?我要是出了什么事,那也是咎由自取。

    孩子呀,你要记住,你是一个z国人,你学了一身本领,为什么要去帮外国人。爸爸不明白什么是绿卡,也不想知道你说的什么所谓的自由,你好自为之吧!”

    放下电话的宋乐斌,使劲的摇了摇头,一行浊泪黯然落下。

    他知道,他的孩子不会放手,他知道,子不教父之过。他知道孩子和李鬼有交集,其实国的很多生意,都是李鬼的。

    这也是为什么他能放纵厉鬼,前几年能在公开场合力挺李鬼的主要原因。

    是利益,也是爱,只是爱的方式不同,到最后是真爱,还是伤害,无人能解释的明白。

    和牡丹风景区工程人员要了辆车送自己回到市委,宋乐斌一直在自己的办公室坐到凌晨五点。

    东方已经破晓,他又认真地看了一遍自己写了一晚上的材料,细细的斟酌着,细细的推敲着。

    漆红的大班台上摆满了一些小玩意,小珍品。

    有金镶玉的鼻烟壶,有凝脂般的和田玉,有纯金的抬起前蹄,作势预越的八骏马、、、、、

    还有六七张银行卡,和一大摞各地的贵宾卡购物卷。

    认真地算算,细细的清理下来,也是几百万。

    宋乐斌没有再流汗,也没有再惧怕。他把这些东西收拾起来,归拢在一个纸箱子里。

    就这样抱在怀中!

    他静静的等待着,时钟一秒一秒的走着,思绪万马奔腾的在脑海中翻滚着。

    回忆、回忆、

    去了,都去了!

    八点一刻,宋乐斌毅然起身,洗了把脸,转身抱起纸箱子就往宫芳的办公室走去。

    他没有犹豫,没有再丝毫的徘徊。他知道自己这一去,就再也回不来了。他知道,一切都该结束了。

    他现在还是一名老党员,现在还是一名牡丹市的老书记。

    既然是,自己就得有点觉悟,有点党性。

    只是他对得起党员的称号吗,对得起书记的职责吗?对得起这一声‘老书记’的称呼吗?

    老书记!

    那在z国现下的官场中一种流行的称为,指的都是德高望众,两袖清风,让人尊敬的老干部,老一辈的实干家,为人民办过事实大事的老领导呀!

    他感觉自己不配,感觉自己不但不配,还在很大的程度上辱没了这个称谓。

    可当他走进宫芳的办公室之时,可当他抱着纸箱,看到宫芳赶紧从座位上起身迎向自己之时。

    一声宋书记使他怅然失笑。

    “宋书记,快请坐,我刚准备去您那呢,我有几个不成熟的想法,想和您好好谈谈,王浩昨天又去省城了。

    我看牡丹现在待不住他了,我们不如联合给省委打个报告吧,直接让他在省城当个副市长得了。

    我们牡丹市的市长,天天帮人家省会城市揽投资,搞项目,有没有搞错呀!

    咦!宋书记,您这是抱的什么呀,怎么这么沉?”

    宫芳接过宋乐斌的纸箱,本就一个不大小箱子。可却没料到竟有这么大的分量,差点没接住,还好随势放到了旁边的小茶几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