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652章 运筹帷幄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宫芳知道宋乐斌‘帮’过李鬼,牡丹市委的干部们几乎都‘帮’过李鬼,间接的也好,直接的也罢,谁也没有落下。

    因为李鬼的强势,因为他善于借势,他手里有一张老牌,还总是能把自己手中的老牌玩到出神入化的地步。

    正是他这张牌,使很多干部们都刻意的去靠拢他,以至于相当一段时间内,牡丹市的官场中人,竟隐隐的以能与李鬼交往为荣。

    自从王浩上任,当着李鬼的面喊出要打黑的时候,不少人都连连摇头。事实也证明,几个月下来,王浩不但没打黑,反而发包了大量的工程给李鬼。

    从对市区道路的改造,然后是市北区临建房的承建。李鬼越混越风光,从市里直接揽的工程越来越多,人也变得越来越嚣张。

    打黑是王浩和宫芳计划好了的,按照王浩的想法,要榨干李鬼的最后一滴油。不义之财,取之于民,还之于民。

    正是这样的算计,王浩不断地给李鬼工程。却只是单单的给工程,你只管好好干活,没钱你先垫着,市里能瞎了你的钱?

    李鬼人多势大,家当颇丰。不光垫资为牡丹市区修了路,现在又垫资为北区的百姓修筑临建房。

    李鬼就是家里有座金山,也架不住这样往外倒腾。他本就是倒腾建筑材料起家的,自己的材料几乎用尽了,资金实在倒不开了。

    可市里却把建材供应的活,给了一个厨子——福乐居的李福。

    这由不得他不生气,怎么也想不明白。我这撅着屁股为你们卖命,这倒好,肥头大脑袋呀,敢情我是猪呀。

    睁着眼看李福把材料送过去,转手拿回来的就是现钱,李鬼气得钢牙猛咬。都是很有实力的投资商。

    都是国际声望显赫排行前百的大牌企业,货到便付款。这钱赚得,谁不眼红。这么多的投资,这么多的基建材料需要供应,怎就没我一份呢。

    李鬼恼了,投资商我惹不起,市里搞得又是透明招标。好吗,我把你打趴下,我看你还怎么供料。

    你倒下了,没人了,那只有我来送。牡丹,终究是我的天下,舍我其谁。

    想到李鬼办的这些事,想到前几天李鬼劫持李福的车队,直接把人打残打伤as,宫芳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事影响太大了,直接在人家工地上把人打了,投资商都过问了。这样的环境,谁能放心在牡丹市继续投资下去。

    这就是宫芳想要和宋乐斌谈的事情,王浩她现在指望不上了,人家去省里奉献去了。

    再说他已经把资金拉了过来,这些人要是连怎么使用、连保护都保护不好,哪还配继续坐在他们的位置上。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宋乐斌竟然陷得这么深。看着纸箱子里金光闪闪的一切,估计少说也得几百万呀。

    红色大家族出身的宫芳不用细看,就能知道这些东西的实际价值。

    良久,宫芳长叹一声,忧忧的说。

    “王浩早就有打算,其实他已经知道了,他让我转告您一句话,这事在一年前你就告诉过我了,给我个上缴清单吧。”

    宋乐斌愣了,他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声音有些几乎压抑不住的激动。但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老书记了,他知道自己失控了。

    一年前就告诉宫书记了,宫书记可是自己的直接上级。这就是说,他现在所收的一切,都是罪证,是压倒李鬼的最后罪证?

    激动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努力保持理智,做到像往常一样才是真豪杰。

    “王浩说,杀狗何用宰牛刀……”

    宋乐斌终于明白了,前几天上面已经给了自己一个处份。

    明白了王浩的意思。

    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事情一点就透,不必非要说得太透了。

    每个人都有心理阴暗的一面,都不喜欢别人比自己强,都喜欢看别人的笑话。看着别人焦头烂额,甚至一败涂地,这便是疯狂的嫉妒。

    宋乐斌也不列外,他恨王浩挡了自己的上位。身为副厅,谁不想被扶正。

    哪怕只干一届就退休也好,这可是在正厅级上风光卸任啊,那以后的待遇和资历都不一样呀。

    别人有什么想法,宋乐斌没心思知道。现在的他,算是体会到了人在官场的无奈,也体会到了什么是真君子,什么是大将之风。

    牡丹湖防汛工作的处置不力,使他背了一个行政记大过帽子,他在市委里面再也翻不了身了。

    再想和王浩斗下去,看王浩的笑话,那就是自寻死路。人家不计前嫌,动用关系帮你,并强势的阻止了市委之中早就传得纷纷扬扬的声音。

    你如果还是个人,还有点人性,那就应该知道以后怎么做。

    如果王浩不出手,宋乐斌相信这次自己不是被隔离审查,就是被双规。就算自己找人活动也没用,马上到头了的市委副,谁会看在眼里。

    就是拼了老命,关系打点上了,能混个一无所有、双开,那就是万幸了!

    可现在呢,人家一句话,一年前就汇报过了。这样的话就是承担责任,就是绑在了一起,荣辱与共呀。

    还有两年,还有两年自己就退了。一个记大过的处分,考验期正好两年。真要是实心实意的辅佐王浩,还真说不上到时候能风光卸任。

    “宫书记,我走了,还得去下面看着点,只要我下去溜达,他们就不敢闹事,这个面子我还是有的。

    还有,告诉他,我不认识王清冠!”

    宋乐斌话声落了,人也走了出去。他感到心中十分的愧疚,无法继续面对坦荡的宫芳,更无力偿还王浩的恩情。

    他大踏步的走了出去,没有去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直接去了小车班,连秘书也没带,继续到各投资商的基建基地,去偷着坐阵去了。

    、、、、、、

    jn市

    黄泥河公路铁路桥上,王浩俯览着泥巴色的烂泥河感叹万分。

    这条被称为z国母亲河的烂泥河,孕育了多少祖国的儿女。她无时无刻的不在奉献,无时无刻的不在流淌。

    但是母亲也有心烦的时候,也有生气的时刻,也有忧伤、也会落泪。

    想着前段时间的大水,看着不远处被淹泽的农田,真是物竟人非!

    为了特洛尹林家族的投资能完全的落实下来。jn市真是全体出动,不仅是jn,就连省委省政府都动了。

    为了排除大水,显出农田,袁万彤穷图匕见!

    书记和市长轮番带人上阵,亲自操刀,指挥挖掘机,动员老百姓,加派人手,大干苦干竟掘了一条人工小河出来。 田里的水这才排了个精光,有排不净的地方,就用抽水机往外抽。这么几天的功夫,便水净地现,露出大水退后的农田。

    可到处依然是湿漉漉的,不仅如此,庄稼浑身烂泥、七倒八歪的躺了一地,这样一来倒显得格外的凄凉。

    水是退了,但田地现在已经成了烂泥塘,只要进去,便会陷到地里,达到膝盖以上的位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