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655章 凋零的花瓣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正对视着,玛丽莲的手机突然响起。接听后竟是家族的随行医生打来的。

    “爷爷晕倒了,快,他有心脏病,爷爷!千万要坚持呀!”

    玛丽莲几乎语无伦次的喊着,声音中充满了哀求。这可是明湖居,在湖东的小岛上,想要回去,必需乘坐湖内的小游艇。

    来牡丹居消费是要提前交费的,包间荷花亭都是按时间收费的,服务员把饭菜送过来后就驾船离开了。

    若想要回去,一是需要时间到了,人家主动来接,再就是你自己打电话提前通知。

    打电话可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包间也好,湖内小亭也罢,里面都有内线。其实这里面对外联系的一应器具什么都没有,就连电也不通,晚上都是点蜡烛。

    王浩只来过一次明湖居,还是上次沾了马德江与赵誉刚的光。这两个都是省委常委,手中有明湖居的金钻贵宾卡。

    这次来还是让赵誉刚帮忙定的荷花亭,他来了就有服务员安排。因为赵誉刚说了,是去湖心谈公事。

    时间暂时不定,什么时候谈完什么时候再说。

    所以王浩手中根本就没有明湖居的任何联系方式。

    他两个在湖中心,看看四下里根本就没人。

    正是下午三点的时候,还是盛夏,谁吃饱了撑得跑这玩浪漫呀,除非王浩这种脑子锈逗了的货。

    在包间里吹着空调,不比这爽!

    喊人根本就不用想,远处的堤岸上也没有几个人,就是有,喊了也听不见,太远了。

    给赵玉刚打电话,竟然关机,于是打给马德江。现在王浩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情况紧急。

    虽然王浩想到马德江事后会有想法,因为两个人都有金钻贵宾卡,你小子找老赵不找我。

    摆明了我们关系不如老赵近呀。

    可是尽管王浩一遍遍得拨打着,马德江的手机通是通,就是没人接电话。

    原来省委正在召开常委会议,赵誉刚手机关了,马德江电话设置的是静音。

    看着玛丽莲心急如焚的样子,王浩不由得一阵莫名的心痛。再看看这将近三四里的水面,他一咬牙,直接开始脱衣服。

    玛丽莲哭的梨花带雨,本就担心,看王浩打不通电话,更加焦急。现在这小子竟然开始脱衣服,他要干什么?

    玛丽莲惊恐地后退,眼睛瞪得像个铜铃铛一般大小。他不会真喝醉了吧,难不成?

    “你干什么,脱呀,我们游过去,可别告诉我特洛尹林家族的玛丽莲公主不会游泳。”

    “你是说游过去?现在?我的天,你疯了!”

    王浩只好解释,玛丽莲即使疑惑,也只能无奈的摇头。

    游泳她不怕,自己家的游泳池都有半里地了。游这么点的距离还是不在话下的,但是她却不能游。

    “你疯了,你让我怎么游,我,我,我、、、、、、”

    玛丽莲一连三个我字,话没说完,就听噗通一声,王浩没影了,再抬头找的时候,就见人已经在十米开外了。

    王浩在水中抹了一把脸,大声说。

    “在这等我,我去叫船。”

    玛丽莲在这一瞬间,感到自己身心的最深处,似乎有某种东西已经碎掉了。

    这东西碎的很奇怪,使自己突然间好无力,嘴里涩涩的,正是自己的泪水。心中一阵阵的痛,嘴角却挂着笑。

    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男人,直到现在玛丽莲也看不透。这可是堂堂的牡丹市市长呀,身后势力惊天的z国小子。

    他竟然为了自己,放下身段,一头就扎进了水里。

    再看水里的人,成俯卧姿势,两腿交替着上下打水,两臂轮流猛划,动作很像在爬行,但是速度却出奇的快。

    玛丽莲也会游泳,当然知道游泳的几种标准姿势。王浩现在使用的就是爬泳,也就是我们通常称谓的自由泳。

    自由泳是所有游泳技术中速度最快的一种姿势,也是很省力,很实际的一种泳姿。

    矫健的双臂是那么的有力,踩水的长腿是那么的健壮。玛丽莲有些花痴般的抓起了王浩丢在地上的衣服。

    一股淡淡的烟草味,混合着一种奇怪的味道立刻钻进了玛丽莲的鼻孔中。

    味道不重,但显然是汗味。这正是水中那个男人的,那个孔武有力,身材矫健的男子的。

    看着怀中的衣服,再看看水中的王浩。玛丽莲的心顿时便安静了下来,她不再焦虑,也不再心急了,因为王浩已经上岸了。

    玛丽莲的目光紧紧的盯着王浩,虽然很远,但也看得真切。几名穿着制服的男人手中拿着警用橡胶棒,一边指着王浩,一边向他跑了过来。

    声音听不到,但情形很明显,人到了,嘴里嚣张的呼喊着什么,橡胶棒子当腰砸下。

    这一下打在王浩身上,却犹如深深地打在玛丽莲的心上。

    王浩当时就捂着自己的腰蹲了下去。可对方却没停,依然骂骂咧咧的踢打着。

    一下,两下,一个人,两个人,继二连三的、没头没脑的。玛丽莲哭了,她痛苦地,焦急的呼喊着,人无奈的跪在了荷花亭中。

    她感觉自己的心在一次次的敲打中一阵阵的破碎,破碎的如同凋零的花瓣。

    王浩被打懵了,看到保安向自己跑来,他当时还很激动,嘴里叫着,快给我弄辆游艇过来,快呀。

    他完全没反应过来这帮保安是干什么来的。眼见着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挥舞着橡胶棒骂骂咧咧的。

    他还暗自好笑,这帮小子,手里有点权就开始得傁,真把自己当成偷着跑到湖里游泳的了。

    明湖可是牡丹市的重点旅游项目,还对市民们晚间免费开放。这是jn市委的一项重要决议。

    湖是老百姓们的,正是夏季晚间消暑纳凉的最佳去处。但为了保护jn市的这个千年的古迹,明湖管理处出台了一些列的相关政策。

    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

    绝对不许下到湖水中嬉耍,更不允许在湖内游泳。可是私自跳进牡丹湖的人实在太多了,这是明湖管理委员会最伤脑筋的事情。

    jn市是z国著名的四大火炉城市之一,夏天气温往往高达40度以上,市民们见了这碧蓝宁静的湖水,谁都想下到水中玩一会,或是游一会。

    这样的情形屡禁不止,为了保护明湖文化的气息,也为了杜绝危险情况发生,明湖的管理会主任没少唉声叹气。

    明湖是jn市的整体形象,她就像一位静静的处子一般,是每一位jn市的市民们心中的骄傲。

    在这里他们以明湖自居,就是在外面,落落大方的jn市民们,向别人介绍自己的家乡之时,都好像不经意般的,很有默契感得,引以为傲的提提明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