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658章 出大事了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情势紧急,这么多人就没一个打电话的。站着看热闹不说,还帮着呐喊助威。

    他可是把电话号码报了好几遍了,再想自己先前也打不通,也许这些人里面有人打了吧,和自己一样也没打通?

    得了,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想想jn市还真不是个好地方,自己来了这么几次,竟然两次被人拿枪指着。

    “我干你奶奶,老子就快是要做爸爸的人了,你也敢拿枪指着我。”

    所长眼前一花,还没觉得怎么回事,现场的形式就变了。他手中的枪已经到了王浩手里,这还不算。

    王浩还拿着枪指着他,面色冷峻的看着。

    “你不配做一名公安干警,更不配当所长。”

    王浩说着,毫不犹豫的撕掉了所长制服上的肩章与领花,并且摘下了他的警号丢进了湖内。

    周围的保安们都不敢动,民警们也不敢动。只是呼叫指挥中心请求支援,先入为主,都说这小子是个身上有事的杀人犯。

    现在倒好,唯一的一把枪到了人家手里,正指着自己的所长呢。这小子还打开了保险,明摆着是个使枪的高手。

    更加深了干警们的直觉,觉得王浩一定是个残忍的暴徒。

    王浩拿着枪,指挥着所长往景区内的游船码头走去,也不介意身后远远地跟着一大帮保安和民警。

    算命的老头也紧随在王浩身后,摆开柳树枝子警戒着。

    到了码头,王浩直接上了一膄小船,依然用枪比划着所长,让他踩水去湖心的荷花亭接人。

    看着小船向湖心驶去,保安和干警都纷纷跺脚。这时指挥中心的人也赶到了,大批的防暴警赶了过来,把码头团团围住。

    来到荷花亭,王浩还没说话,玛丽莲就一个起身扑到了王浩的怀中。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你没事吧,他们好狠呀!”

    再一看王浩全身青紫一片,玛丽莲只感觉心碎不已。

    都是为了在自己,他才伤成这个摸样,远远的看见十几个人打他一个,他真的好勇敢呀。

    明湖外的大门处已经被防暴警察警戒了。

    指挥中心报告区局,派出所的枪被一名杀人犯抢走了,并且劫持了所长。

    这可是个要命的案子,区公安局长不敢做主,直接报给了市局。这是省会,不是下面的地市。

    发生重大案件,必须直接报给市局领导知道。

    市公安局局长一愣,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敢在省会城市顶风作案。现在正是夏季严打大拉网的高峰期,想不到还真有不开眼的。

    再说省里几天前才下了文,为打造高度的,和谐的,稳定的,健康的省会形象,配合市里的招商引资。

    在外商投资期间,所有违法犯罪情况,发现一起处理一起,要深挖深究,绝不手软。把一切可能危害社会不稳定环境的因素,直接扼杀在摇篮里。

    大方向,大前提呀,省里市里都围着引资转。

    早上还参加了市委的常委会议,看到那个年轻的实在不像话的学生摸样的小子,还以为是袁万彤换了个秘书呢,真想不到人家是市长呀。

    局长孙培武放下电话,亲自带着市局防暴大队就过来了。他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下了死命令,定要抓住犯罪份子,不行直接击毙。

    全部布控完毕,正想喊话,就见湖中心的小船驶了回来。

    孙培武只觉得心中一轻,看来犯罪分子也不过如此,在强大的人民武装力量面前,还是得乖乖地投案自首呀。

    他威风凛凛的走上了码头,不顾大家的劝说,要第一时间亲自看看,这是个什么样的暴徒,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他真敢顶风上。

    没等一分钟,门口报道,两名国特洛尹林家族的人要求进入明湖。因为他们家的大小姐正在明湖居和牡丹市的王市长谈判。

    并且接到大小姐的求救电话,说王市长被歹徒绑架,已经打得不知死活了。

    一听这话,孙培武竟然没站稳,身子一晃,一个趔趄差一点掉进湖内。

    几名干警非常不解的,赶紧小心的把自己的局长扶下了码头,又是递水,又是宽心的招呼着。

    岸上哗啦啦一阵拉枪栓的声音,对面的小船已经离得很近了。

    孙培武哪还顾得上这么一个小小的嫌疑犯,听到枪栓响,他赶紧指示。

    “原计划不变,告诉狙击手,胆敢反抗拘捕,给我直接爆头。”

    说完就往大门口处跑,干警眼尖,直接调来一辆湖区的巡逻电瓶车,让局长坐了上去。

    孙培武机械的看着大门口,门口站着两名劲装国男子,想来一定是特洛尹林家族的人。

    这见了面怎么说呀,情形自己现在一无所知。王市长也不知下落何处,女投资商那更虚无缥缈了。

    天本来就热,孙培武更热,他只感觉自己被谁架在火上烤,烤的他外焦里嫩。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最重要的安全方面出了事了。

    特洛尹林家族呀,谁惹得起,听说连省委书记的面子都不卖,书记请人家吃饭,人都不去。

    再说王浩,这个更牛!

    自己顶头大老板袁万彤的暗地女婿,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呀。他是干什么的,王浩在jn市做的哪些事,能瞒过他?

    陈省长的女儿可是为他挡了子弹而死的,陈省长不但没追究,没责怪,后来还听说认了干儿子了。

    哪一方都让自己头大,哪一个人出了事,说不上自己这个局长就到头了。

    孙培武死的心都有了,拿出电话便给袁万彤打了过去。怎么说自己也是袁的嫡系,先汇报了再说吧。

    还好,响了数声,电话通了。听口气袁万彤很不高兴,让他有事快说,正开会呢,没事别添乱,这还是中间休息,正好接了他的电话。

    孙培武对着电话就开哭了,实话,当时的声音就像是在哭。

    “袁书记,出大事了,出大事了,王浩下落不明,听说被十几个人殴打,生死不知。特洛尹林家族的大小姐现在也不知去向,初步怀疑是被绑架了。”

    听孙培武这么一说,尿了半截的袁万彤直接提上了裤子,也不管里拉了一身,转身就往会议室跑。

    刚到门口,就和迎头走出来的赵誉刚撞了个满怀。直接把赵誉刚给撞了个屁股墩,赵誉刚手中的大屏幕电话当时就飞出去了。

    在空中打了几个旋,啪啦一声跌在了会议桌上,一分四五块。

    赵誉刚这个气呀,休息时见王浩接连打了几个电话,正想出去给王浩回一个,想不到袁万彤疯了,把自己撞倒了不说,把电话也给撞坏了。

    “钱书记,钱书记呀,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这么大岁数的人了,五十多岁了,什么事能让一省常委,jn市的市委书记这么慌张,这么失态。

    会议室里的人都站了起来,因为他们集体意识到出了大事了,并且事情不小,还非常严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