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659章 这是炮呀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可以说s省现在一团和气,上上下下一条心。为了特洛尹林家族的投资,常委们夜以继日,献计献策。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有一段时间了,钱沐瑾和陈兵抱成了团。省委副书记宁成业就是个老好人,组织部长赵誉刚是钱一手提起来的。

    s省一个不同意见也没有,这也造成了钱沐瑾的强势,造成了他不经商量,直接下令向jn市北泄洪的决定。

    这个决定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上百亩的农田村落被淹,虽然当时村民们已经紧急撤离,但引发的政治后果是巨大的。

    要不是总理顶着所有的压力,再加上许向东的态度模糊,钱这次就会落个大处分。

    事已经出了,分析利弊,上面也知道钱沐瑾当时的无奈。可无奈归无奈,进行必要的意见总该有吧,这是个程序问题。

    于是四方博弈,一时上面风起云涌,最后的结果真是惊呆哦大家的眼球。

    任海涛!

    这个几次三番在s省马失前蹄的小子,现在又被派到s省,接as替省委常委,s省常务副省长陈军的位置。

    结果大家都知道了,陈军也因此水涨船高,一步登天,听说调去sx省任省长。

    这个消息让很多人心中震惊的同时,也是深深的一凛。

    政治无时无刻不在变化着,又总是让人感觉变化莫测,风向更是不好琢磨的。

    任海涛下来,这说明一个很大的问题。上面需要s省有不同的声音。

    但同时也是一个信号,信号就是s省的格局恐怕要动了,钱可能要高升了。

    明摆着的,特洛尹林家族只要把资金投进jn市北的泄洪区。那钱就是最大的功臣,一切的一切都会土崩瓦解。

    在绝对的政绩面前,在绝对的实力之下。钱沐瑾必须要上位,平调根本不可能。

    那么钱上位了,陈也许不会动,但s省空出来的老大之位会落在谁的头上呢。

    赵誉刚,不用想了,他刚被提上来,也不可能一步跨越成书记。在座的常委们,最有可能的就是老好人宁成业。

    可即使是宁成业也不可能上位,因为s省的书记自古以来就兼任着政治局委员。

    可是排除这一切,排除再一次的空降,即使上去了,那空出来的副书记呢?

    诸多问题,一时间占据了很多人的心。但首要的前提就是引资,一定要把引资落实了。

    可正当每个人的心头都积蓄着这个美好的愿望的时刻,愿望却被无情的打破了,破得还这么彻底,惊愕的让大家感到一发而不可收拾。

    袁万彤焦急的说出王浩生死不明,玛丽莲被绑架了。使省委这么多的大佬们直接坐在了椅子上。

    每个人的眼神都那么空洞,每个人的心里都在喊完了。所有人的仕途到这里就到头了,s省即将迎来无尽的腥风血雨。

    当然,这场腥风血雨是无形的,却是最惨烈的。

    大家想不明白,怎么就会这样呢。王浩暗地里的身世,别人不知道,这些人可是心里和明镜般的。

    只是他们都在严守着这个早已不是秘密的了的秘密。当然,这个秘密是相对而言的,是相对到一定的层次和一定的圈子而言的。

    还得说搞政法的,军区政委并没有出席这次会议。政法委书记马德江一拍桌子大声吼道。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王浩身边的安得利身手不凡,怎么会轻易地让人把王浩掠走。”

    短暂的震惊过后,钱沐瑾也回过神来了。对于王浩,他是了解的,这小子是属猫的,有九条命,谁想搞死他,最后不被他搞死就不错了。

    他甚至暗暗替绑架王浩的匪徒求情,苍天呀大地呀,留下绑匪的小命吧,你这绑匪的祖宗呀,你可是马上就要当爹的人了,积点德吧。

    想到这的钱沐瑾,为自己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非常震惊,他大手一挥,站起身来说。

    “去现场!”

    于是一干省委常委们,风风火火的向明湖驶去,明湖方向的道路破天荒的戒严了。

    到处都是军警,到处都是巡逻的武装战士。

    这边特洛尹林家族的人强势的警告孙培武,自己家的大小姐就在里面,如果不能给特洛尹林家族一个很好地解释,让他们进去,那就等着迎接无尽的风雨吧。

    这不是威胁,更不是狂妄,而是实力。自从发生了上次的被掠事件,特洛尹林家族就对外做出了强势的回应。

    回应的意思就是不论什么人,也不管你有着什么样的身份。冒犯特洛尹林家族的,必遭天谴。

    说白了,就是胆敢有挑衅特洛尹林家族的,有不开眼的,家族会想尽办法把他们消灭掉,哪怕你逃到天涯海角,也要遭到死亡的惩罚。

    孙培武一直陪着笑脸回应着,他早就接到了省委的电话。

    一干省委领导们马上就到,让他千万控制好现场的形式,展开有效地狙击,一定要保证被劫持人员的安全。

    领导还没来,他哪敢把特洛尹林家族的人放进去。开玩笑,看他们的样子,简直急红了眼,进去后还不知道会闯出多大的乱子呢。

    走的时候劫匪乘坐的小船,可是正向岸边行驶过来。如果能够在省委领导们到来之际,正好露一手,控制住犯罪分子。

    那什么也别说了,孙培武知道,等待着他的,完全就是今后数年的飞升,能力好呀,不费一枪一弹就抓捕到了犯罪分子。

    来问问现场的每一个人,谁有这样的实力,谁有这么大的本事。

    孙培武正幻想着,焦急的规劝着,便听到一声特殊的响声。他有些傻了,脸上的大汗一个劲的往下滴。

    他不经意的挥手擦了擦汗水,刚要说一句什么,便见一溜的小车,非常平稳的停在了景区大门口。

    他听到的正是一声枪响,枪声不大,却很特殊。不用考虑,一定是狙击手开火了。

    也顾不得形象了,也忘记了省委领导正被人理请下车,拍了一下了身边干警的后脑锛,然后急切的说。

    “快,快回去,快呀!”

    干警丝毫不敢怠慢,一打方向,直直的朝湖岸小码头驶去。

    走得近了,方才看见。那个自湖心荷花亭驶来的小玻璃钢顶棚的游船,正在水里打着转,船内好像趴着两个人。

    并且对方正逼迫着一名说是警察不是警察,说是保安不是保安的大耳朵在警戒着。

    孙培武火了,这也太给面子了,就这么点事,你就不能配合一下我?让我把你抓了,加深一下我在领导面前的形象。

    却没想到,人家不配合呀,凡事还得看自己的。孙培武是真生气了,无比严肃的说了句。

    “0号注意,只要案犯敢露头,就给我马上击毙。”

    孙培武疯了,劫匪手中可是有一把小巧的大五四,决不能等到领导都进来才出击。必需要果断杀伐,确保省委领导们的安全才是最基本的王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