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661章 一炸一大片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特洛尹林老爷子知道钱沐瑾的意思,钱就是想借故把他给留下来,然后全心全力的和他谈引资。

    老爷子没给钱沐瑾好气,也没好脸色。我是来投资的,你们给我好的待遇是应当的。可我条件提出来了,各方面都谈好了,为什么就给我一块水淹地呢。

    这完全就是没诚意吗,还说什么仅此一个地方能满足我的要求,要不企业就得分散开来建厂,笑话!

    你这么大的s省,批给我块地就这么困难?

    老爷子也不是不认识人,上面副国级的干部他也认识几个,甚至和许向东也能搭上话。

    只不过不能这么做,因为他是看着王浩的面子来的jn市,看的是王浩的情份,才做出的决定。

    老爷子玩了一手深沉,眼睛慢慢地闭上,意思是我累了,你们回吧。

    钱沐瑾笑脸贴了个冷屁股,无奈的和陈兵一起告辞离开了。走在走廊上,对身后出来送他们的玛丽莲强调到。

    一定要注意老爷子的健康,没事多出去走走,要加强锻炼。还是建议去疗养院居住,那里风景秀丽,空气也好。

    要时不时的多劝劝老人家,关于土地的使用问题,省里会加紧研究。请老爷子不要着急,马上就会有结果。

    玛丽莲答应着,目送钱、陈上了电梯,这才回到爷爷的房间。刚进门,就听一声威严的咳嗽声传来。

    “怎么,出了这么大的事还要瞒着我?你真是不让我省心呀,这是个很好的借口,是我向钱沐瑾提条件的引子,你却好,白白让我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

    “爷爷,对不起,我没有受伤,也没有受到半点委屈,爷爷!”

    玛丽莲直接坐到了特洛尹林老爷子的床前,拉住老爷子的胳膊,慢慢地揉捏着。

    “爷爷,我们去万佛山吧,我听说那里真的不错,好像还很有灵气呢,说不定对你的心脏有帮助呀!”

    老爷子长叹一声,摇了摇头。

    “玛丽莲,你不懂,去了我们就被动了,就是告诉人家,我们很想在他们这里投资,离了他们不行。

    其实我们的投资对z国的聚氨酯行业是一个很大的冲击。投产以后,会完全改变y市聚氨酯集团在z国老大的局面。

    你想我们会得罪多少人,会结下多少仇恨。触及多少人的利益,断了多少人的财路。

    有些事,很多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因为没有触及到他们的切身利益。我们不是非要在s省注资,前提是我们也离不开s省,这里天时、人和都占。

    更有王浩可以很好的利用,这个人我们绝对不能小看了他。否则,特洛尹林家族会吃大亏的。”

    玛丽莲心中一惊,不由得停下了给老爷子按摩的手,目不转睛的看着老爷子。

    “利用?”

    老爷子心中一震,孙女的表现让他很吃惊。多少年了,玛丽莲从未有过这样的神态,难道说、、、、、、

    “玛丽莲,你,你告诉爷爷,你是不是喜欢上这个臭小子了,你快告诉我!”

    老爷子猛烈地咳嗽了几声,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玛丽莲赶紧给老爷子倒了一小杯矿泉水喂老爷子喝下,辩解道。

    “爷爷,你要注意身体啊,又吓我,哼!喜欢吗,也许有,到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我只是觉得他很优秀。

    前几天的电视和报纸你都看了,他是英雄,更是个有智慧有能力有威信的英雄。短时间内便能组织起十五万人一起抗洪,你不认为他很得民心吗爷爷?”

    我认为只有这样的人,才是z国真正的官员。

    不像我们以前去其他地方,很多官员又是请我们吃饭,又是许下很多优惠的条件,为的就是请我们投资,换取他们的切身利益。

    他们不管我们投下巨资以后企业发展的怎么样,也不管工人们能不能吃上饭,一味的要求我们压缩工资,实行三班倒的作业方式。

    说白了,他们是靠廉价的劳动力,换取他们最大的政绩。

    但这里不是,爷爷,您发现没有,我们的方案交上去后,最先被问到的是环保,然后才是资金的多少与实际的项目可行性报告。

    当您提出在jn市东面征用土地的时候,他们竟然很坚决地驳回,就是不想拆迁东面刚建的几座新楼。

    其实我知道,让我们去jn市北,是因为那里是泄洪口,如果我们在那投产,也许从此他们就会取消这个不重要的泄洪口。

    取掉就需要搞建设,搞建设对他们来说就需要引资,当然,我们正好撞到狼嘴上了,就像一只可怜的小兔子。”

    老爷子沉默不语,孙女的话很有些道理。他其实比孙女看得明白,看的透切。

    这一定是上面不高兴了,一定是省委的决定被他们上面的人质疑了。

    老爷子也想顺水推舟,做个人情。因为他明显的感觉到,钱沐瑾马上就会更上一层楼。

    但是一想把自己的基业建在泄洪区,老爷子就是一身冷汗,百年基业呀,百亿的投资呀,容不得半点马虎。

    “你给我把那小子叫来,我需要和他再谈一谈,去吧!”

    玛丽莲点头称是,当着老爷子的面给王浩打了个电话。

    而此时的王浩正坐在明湖管理办公室里的真皮沙发上,他身前站着很多人。

    有湖区管委会的主任马骥,还有马骥的老婆,派出所王所长,甚至还有jn市、市中心区的区委书记费景山,jn市的政法委书记孙培武。

    这些人心思各异的站在这里,他们现在真的知道了所谓的匪徒是何许人了。

    马骥和他老婆连连不住的陪着不是,所长也卑躬屈膝的站着,低着头,不停的承认着错误。

    没等王浩说话,就见王浩身后一个对襟小褂的唐装老者开口说道。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理报应,因果循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到了,一切都报!”

    几个人这个气呀,瞪着眼睛看了一眼这个老算命的。

    不想算命的老人哈哈大笑,长叹一声。

    “贵人,我陪你出去走走,现在应该来人修理他们了。你就不要说什么了,省的传出去,人家说您小气!”

    老者刚刚说完,办公室门外传来了很有节奏的敲门声。

    孙培武喊了声请进,进来的人竟把站在王浩身前的一干人吓得直接坐到了地上。不仅如此,主任马骥竟然吓得直接湿了裤子。

    费景山连连长叹,他算明白了,栽了!

    从他姐夫那个熊摸样看来,自己就算硬挺着也没用,这些年来被这个姐姐连累的不轻呀,难道真是劫数,或者一定在劫难逃?

    王浩起身和纪委的工作人员告辞,来的是省纪委的要员,已经和王浩打过几次交道。

    他们非常严肃的说了几句话,王浩吓的转身就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