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662章 偷天换地之能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请我喝茶,算了吧,有机会我也不去,更别说没机会。

    想吃饭简单,你们出来我请你们,让我去你们那吃,省省吧,小生怕怕,拜了您呐,别替我费心了!”

    算命的老头也赶紧屁颠屁颠的跟在王浩后面,不过等出了明湖办公室,老人一句话没让王浩噎死。

    “贵人有所不知,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去喝茶的,哎!只是那茶不太好喝,但正是不好喝,你只是喝了一小口而已。”

    孙培武是袁万彤的铁杆追随者,又和马德江的关系很好。明湖事件虽然指挥失误,汇报错误,但还是及时‘保护’了外商的安全,所以并未受到牵连。

    至于狙击手曾经打出的一枪,报告解释为鸣枪示警,当然,具体向谁示警,大家心照不宣。

    王浩离开了明湖管理委员会,至于对马骥等人怎么处理,那已经和他没关系了。

    从他们家搜出的众多现金首饰以及大量的银行卡早已证明,这小子要倒霉,并且要倒大霉。

    倒霉牵扯到费景山,甚至隐隐指向jn市市长叶万通。叶万通是宁成业的排头兵,在jn市的地位也和在省里的宁成业一样低调。

    s省形成了一个特别团结的调调,书记领导一切。所有的事书记说了算,市长也好,省长也罢,都和书记抱成了团。

    jn市上一届的市长张承宣就是因为和袁万彤闹不到一起去,再加上他儿子张俊豪这位省城公子的高调太子行径,终于连累葬送了张的倾覆。

    据说张承宣倒台后,背地里牵扯出来的花边新闻能有一卡车之多。

    这是政治风向,也是某些人的手段。所以叶万通低调的不能再低调了。自己的臂膀费景山就这样被人家砍了他也只能干着急。

    、、、、、、

    王浩接到玛丽莲的电话,本想推辞,自己现在顶着个熊猫眼,形象的确很不雅观。他不相信特洛尹林老爷子会不知道明湖内发生的这些事情。

    虽然说钱沐瑾前去探望时,特洛尹林老爷子看似没有说什么,但总要防患于未然才好,看看身边的算命老头,王浩深深摇头。

    老人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一般,很和蔼的看着王浩笑了。

    “怎么,贵人很挠头?凡事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众意不可违,更何况民心所向?”

    王浩站住了,这老家伙神神叨叨的,现在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依然还跟着,他究竟想干什么?

    老头仿佛知道王浩的想法似得,咧嘴一笑,毛遂自荐的说。

    “贵人需要一个智囊吧,我想我是可以胜任的,就像古时候的师爷!”

    “啊,这个!”

    呵呵呵

    “好吧,你不妨带我前去,我知道你现在要去见那个外商,更知道你所面临的难题。

    其实难者很难,只是没看清楚而已,如果我猜的没错,那位外国老人现在身患小恙,应该是忧患成疾啊。”

    王浩暗自心惊,外商身体不舒服的事情谁也不知道,这个算命的老人是怎么知道的。

    再看他一副自信满满的摸样,心中更是匪夷所思。正待开口,不想老头又说。

    “你尽管带我去,我复姓上官,单名一个瑾字。祖上可追逆至盛唐时期,呵呵,你懂得!”

    “这么说先生有经天纬地之才?”

    上官瑾微微颔首,手撸下巴,突然严肃的说。

    “哎!师爷你不要,那就幕僚好了,但是这个外商,我必需要亲自见上一面,对主公大有益处。

    我只说一句,主公命中必有大富贵,前段时间已经证明了。您不会还会怀疑我的能力吧。”

    王浩皱眉不已,百思不得其解。老头哈哈大笑,认真的说。

    “主公因祸得福,得一天下良药,但药性猛烈,未必可医百病,所以我必须前去看看。”

    时上很多事,你无法用正常的理由去加以解释。就像现在,王浩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绝密中的绝密。

    关于y国菲里庄园的秘密,就连许薇也没告诉。这个老家伙是怎么知道的,还知道的这么明白?

    难道这就是半仙?这就是身怀绝技的其人。只是奇人都应该隐居呀,都应该名声在外,都需要三顾茅庐呀。

    难道他还真就是个毛遂!

    刚想到这,就见老人面带微笑的颔首。

    “你想的没错,说白了,我也是没办法。”

    看到王浩更加不解,于是老人拉王浩坐到明湖外面的柳树荫下,细细的解说着。

    原来上官瑾,祖上可以追逆到春秋时期,是春秋时代楚国庄王的少子子兰。这位公子兰,官拜上官大夫,后人以官为氏而复姓了上官。

    直到后来战乱的频繁,上官一族多次迁徙,举族辗转各地,封地尽失,家族也逐渐落寞。

    直到盛唐时期想不到女盛阳衰,也不被家族看好,为避女皇暴政,再次全族隐退到陇西上圭,又赶上全国征战,只好南迁岭南邵武地区。

    直到全国形势大好,上官一族方才真正当家做主,成为了伟大劳动人民中的一员。

    只是现在的社会形势日趋好转,上官族也不再甘心寂寞,不想被埋没于万丈的大山之内,所以纷纷走出来讨生活。

    上官瑾就是这样拖家带口的出来了,成为了伟大的农民工一族。一家八口来到jn市已经二十多年了。

    只是没有技能,也没有其他谋生的本领,女眷多去路边摆个小吃谋生,男人饱读诗书,却学的多是旧时家族的家传祖学。

    也就是星象、谋略、排兵布阵、九宫八卦,至于麻衣看相,那仅仅是上官家族家学中的一块鸡肋而已。

    话说到这个程度,已经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王浩心中早已波澜不已,有了三分相信。上官瑾见王浩还有疑虑,于是建议王浩随他去家中看看。

    王浩上车,发动开来,在jn市宽阔的大路上七拐八拐左闪右突的来到了位于市中心区郊外的一处半山中。

    山几乎是荒山,开发了一半,不知什么原因搁置了,也许是资金不到位吧,半山中空留这个半拉子工程的建筑,看起来像个被轰砸了的废墟。

    转过这个废墟,沿着一条山路前行,车已经上不去了,只好停到路边。再往前走五十多米,便见一个农舍般的农家院落。

    上官瑾推门,让王浩稍微等候,不一会的时间出来一位卡哇伊般的小姑娘,端出一盆水,在门口洒了一番,这才直起身,脆脆的说。

    “请主公移步厅内歇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