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663章 好一个上官氏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今天的天气闷热的要命,虽然已是下午四时许。但名副其实的jn市,的的确确的堪配火炉的称号。

    卡哇伊般的小姑娘出门洒水并不是为了降温,这点王浩还是懂的。这叫洒水净街,为的是迎接无比尊贵的客人。

    上官家很有意思,就是一个农舍,对头三间正房,耳房和厢房都比较破旧了。屋脊上的瓦已有了年岁,右侧的厢房,屋顶略有塌陷,看起来已经不能再经历多少风雨了。

    耳房根本不能说是耳房,只能简单的认为柴房,因为里面堆积着大量的棉花杆与码放的整整齐齐的枯木树枝。

    两扇已经有些看不真颜色的木纱网门大开,上官瑾正站在门口台阶之下,垂首肃穆,非常认真地出口成章。

    “20xx年8月 农历乙酉鸡年癸未月立秋,上官家后人上官瑾携全家老少恭迎吾主驾临寒舍,蓬荜生辉唔!”

    上官瑾喊完,就见先前洒水后迎自己进门的卡哇伊跪在他的身侧,诺诺有声,用细如蚊蝇的语调说。

    “上官灵儿叩见吾主,愿吾主吉祥安康!”

    而上官瑾也严肃的摆老躯,迈老腿,身子一弯,跪在王浩当面。

    这闹得哪门子邪性,王浩赶紧要扶上官瑾起身。却不想上官瑾根本就不起来,而是非常执着的对王浩叩了三个响头。

    旁边的上官灵儿也有样学样的,依次向王浩叩了三个头。

    不等王浩拉,也不管王浩惊讶与否。一老一少站起身来,请王浩厅中歇息。

    王浩一进门,竟吓了一跳,这哪是什么客厅,分明就是个佛堂。当前一个八仙桌,桌子看摸样有些年岁了,好像红木雕就。

    上面摆放着不下十几位上官氏先人的灵位,桌下是四个花梨木的精雕鼓凳。

    一看就是明时款,有些年头了。

    再看家中四壁,空空如也,连副图画也没有。乳胶漆的墙面,倒是显得特别明亮。看着这造价不菲的老物件,王浩真是感叹万分。

    单单是把这套桌椅中的一个小鼓凳拿出去单买,试想也不只值一辆大奔的价格。再看上官瑾和上官灵儿的穿戴,王浩真是疑惑。

    老头说他过得清贫辛苦,这都哪跟哪呀。王浩不等上官瑾说什么,直接取出桌上的香火,给纵多上官氏的先人们上了三柱香。

    这才随着上官瑾的恭迎进入了东屋之内。

    不想东屋内确是一个农家大土炕,地上靠北的墙面摆着两把鸡翅木的太师椅,中间是个小红木的高脚茶几。

    让王浩坐下之后,又是一愣。

    王浩正北而坐,面向正南。

    让他发愣的是,正南就是那个大炕,不过现在才看得出,炕上东侧的炕柜里放的不是枕被,而是密密麻麻满满当当的一炕柜书籍。

    书都是老书,几乎一色的泛着黄,还有不少的线订本,看来有些年头了。

    上官灵儿不知道在哪找出两个青瓷大盖碗和一把同样的青瓷小茶壶。用一个托盘端着,起身就往外走。

    于是外面传来了叮叮咚咚的洗涮声,就让王浩不禁哆嗦。开玩笑,青花呀,还是一套。

    仅仅一件随便拿出去,王浩相信就不下于百来万。

    这是扮猪吃老虎呀,王浩有些坐不住了。

    这么好的盖碗,这么精致的茶壶,就被上官灵儿如此粗暴的虐待,再说什么生活窘迫的话,王浩都有些想骂街了。

    就是不说这些让人眼晕的家具,单单炕柜里的那些书籍,王浩相信,随便抽出一本来,也是价值几万到几十万不等。

    因为从那没关严的小门处王浩分明看到了几部早就绝迹了的孤本。

    看到王浩满脸疑问的神色,上官瑾长叹一声,娓娓的道来。

    原来上官瑾是岭南出来的最早的一代打工者。他带领自己的家人辗转各地,最后才看明白了这座小山包的走向。

    山包稀奇古怪,蜿蜒绵连,直接通到万佛山,而连贯的,整体看来,山势正像一条蓄势待发的卧龙。

    山是卧龙,形如游出,正好应了上官瑾一身博学,却无人赏识的心境。

    他想了想,既然注定此生要去辅佐什么明主,那还真不如隐居大山,静候识人的真身到来。

    所以拿出前些日子积攒的一点钱,在这里建了个可以安身立命之所。

    不想住下深入的研究,却令上官瑾大吃一惊。这山看是简单,确属五行分布。虽然就是个小丘陵,但已显示出王者的霸气。

    此山与前端的万佛山体紧密相连,犹如蛟龙探海般的正对着东方。却是吸尽东方灵气,正慢慢的聚宝纳财,把吸来的灵气收敛于腹中。

    可是万万想不到的是上官瑾建的房舍正在山腹之上,如此一来强烈的压着巨龙的吸纳与聚宝。

    反而使巨龙迁怒于人上官一家大小,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上官瑾细细的掐算,就是现在举家搬迁,也没有大用处了。

    因果已经种上了,正如上官瑾盘算的那样,仿佛为了证明上官瑾思路是正确性一般,上官瑾先是没了妻儿,再就是家中兄长,而后才是第三代的灵儿劫难不断。

    只是灵儿好像天生聪慧,颇为惹人爱怜。冥冥中总是有什么东西帮衬似得,无论上官灵儿遭遇多大的祸事,往往都会被她自身无意识的举动所解。

    真想不到,从岭南过来的一家人,到了最后竟然只剩下他自己和这个卡哇伊一般的小孙女了。

    至于年代久远的桌椅板凳,那是上官瑾有幸成为上官家族最有资历的游方相师,接管整个上官氏而从岭南地区接收的上官族人最大的一笔财富。

    叙述完毕,想不到上官瑾打开了炕柜,一本本小心翼翼的拿出里面的孤本,递于王浩手中。

    王浩不能不相信这个上官瑾了,人家在这里一等,就等了自己将近二十年。在这二十年中,上官氏付出的代价是无比沉重地。

    沉重到让刚刚成为上官氏领头人的上官瑾,只能受生活所累,无奈的扮作相师,流浪于明湖之畔,靠给人简单的预测未来而填饱肚皮。

    看到王浩只是把玩,却并不赞同。上官瑾非常理解的摇了摇头认真的说。

    “主公,当下之时,你必须要引开特尹林老爷子的注意力,让他短时间想不起投资,然后你给我四天的时间,我就会给你打造出一处你们都认同的合作基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