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665章 用心安排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省城,与革命英雄纪念碑遥遥相望的便是省府拥有的老干部高级疗养院,这里曾经是前期蒋属的高级军官俱乐部,不过早就被人民民主专政了。

    依旧是欧美风格的老别墅,不过现在外面的装饰已经改了,能换的都换了,已经成为s省很多退下来的老干部们的常驻地。

    这里环境优雅,冬青与一些低矮的灌木郁郁葱葱,笔直的小路两侧是栽种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法国梧桐,正值立秋,墨绿色的枝叶遮天盖地,阴凉劲爽。

    疗养院内人流稀少,偶尔有几辆车开过去,都是前挡风处挂有特别通行证的低调奥迪。

    再就是很多s省下面地市的一些特别牌照的公家用车。

    今天很反常,省委组织部长赵誉刚的公车后面跟着省政府一号车。两辆车一前一后匀速的驶到位于疗养院中心处的一栋特殊的白楼下。

    再后面跟着省政府的北方奔驰中巴。

    赵誉刚先下车,紧接着后面的中巴自动门打开,王浩利落的走了下来。他紧跑几步,来到陈兵的车前,小心的打开车门。

    特洛尹林老爷子和玛丽莲随后走了出来。老爷子精神很好,面色红润,看到王浩小心谨慎的样子,脸上不禁浮起一丝笑意。

    “嗷!王浩!你真的没有骗我,这真是个让人迷醉的好地方。”

    进了小楼,特洛尹林老爷子拒绝了王浩和自己孙女的搀扶,自己开始参观起来。

    真是个奇妙的大别墅,一共四层。大厅很大,大到足有三百多平方。陈设很讲究,装潢也是那种仿西欧的典型设计。

    本来特洛尹林老爷子答应住到疗养院,陈兵是想借机安排一场欢迎酒宴的。没想到老爷子兴奋地参观完自己的新住所,便流漏出一种乏累的感觉。

    陈兵和赵誉刚心领神会,得了,他能答应搬过来就很不容易了,事要慢慢的来吗,何必急于一时。

    合适的提出告辞,拒绝了特洛尹林老爷子象征性的挽留,放下手中的葡萄酒杯,陈兵和赵誉刚带着无限的疑惑走出了大门。

    王浩跟在后面,没等陈兵发问,赶紧快步打开陈兵的车门,笑着说。

    “爸,赵哥,我们坐一辆车吧,您俩有什么就问,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陈兵冷哼了一声,上了车,赵誉刚也随着坐到了后面。一看两个大佬没有再挪动屁股的意思,王浩嘿嘿一笑自己拉开前门坐了上去。

    “郝师傅,回家。”

    王浩发话,陈兵的司机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领导,见没有异议,于是发动车直接向省委家属大院开去。

    下了车,王浩用陈兵给他的钥匙打开了家门,又从鞋柜里找出拖鞋为陈兵换上,这才嘻笑着说。

    “大功告成,只欠东风呀!爸,赵哥,肚子很饿呀,你们不是说钱伯伯准备了很多好吃的吗,在哪呢?”

    “呵呵,想吃饭,可没那么容易,那要先做饭。”

    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把王浩吓了一跳,一抬头就见钱沐瑾手中拿着一份报纸没来由的扫了王浩一眼,笑着继续说。

    “怎么,看什么看,我是带东西了,不过是生的,你自己看着办啊,要不你向我汇报工作,让老赵下厨!”

    陈兵看了一眼身后正换鞋的赵誉刚,哈哈大笑。

    “我同意,我完全同意,赵部长你说呢?”

    老赵这个郁闷呀,自己好歹是个组织部长,但无论是在钱沐瑾面前,还是在陈兵身侧,他现在就一厨子,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厨。

    赵誉刚连声说好,却不是走向厨房,而是也走到了沙发处四人落座。楼上跑来一人,正是身如轻燕的袁小艺。

    袁小艺给大家送上茶水之后,也不在乎王浩惊讶的目光,直接走进了厨房,并轻轻的关上了厨房的门。

    钱沐瑾挥了挥手中的报纸,很潇洒的放到茶几上,嘻笑着说。

    “怎么,看到媳妇眼都直了?你小子,不告诉我你是怎么把那个老家伙劝到疗养院的,我让小艺今天晚上去她爸爸那住。”

    陈兵也赶紧帮腔。

    “王浩呀,还不赶紧说,小艺上午就来了,你要是还敢打马虎眼,那她就应该真回去看他爸爸了。

    毕竟人家来了后连家都没回吧。”

    王浩赶紧陪着小心,又转着圈的给三人续了一点茶水,这才认真的说。

    “其实也没什么,我遇到了一个复姓上官的山野高人,他料到我正被一件大事所困,给我支了一招而已。

    这不是特洛伊林老爷子心脏不太舒服吗,那山野老人算出来了,第一是因为天热第二是因为心焦,第三嘛,他没说,要保密。”

    看到王浩关键时刻卖关子,钱沐瑾哈哈大笑,笑后直接对陈兵看似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什么,陈兵赶紧附和道。

    “嗯,很多人都有这种看法,太激进了,虽然说上面有拨款,但是重建工作必须要按照规划设计来搞。

    信手涂鸦,还搞什么临建,完全是浪费吗,不过据我所知,省规划对牡丹的整体发展设计很不赞同呀,隐隐有取消的意思。

    很多方面都太超前,恐怕就是建好了,也达不到预期的效果,我仔细想了想,我说老钱呀,誉刚啊,你们怎么看?”

    看着钱沐瑾和陈兵一唱一和的摸样,再看赵誉刚一脸神秘的表情,王浩暗暗生气,这摆明了做扣让我跳呀,看来今天不说出来,一定是没完没了了。

    回想两个小时前答应上官瑾的一切,并求助马德江帮自己找了一处很好的住所,让上官瑾搬家,王浩心中就是一凛。

    上官瑾搬家,可不是那么容易。破家值万贯,更何况他又是灵位又是古董的。

    不说那一炕柜的古书籍,单单是那能惊掉人眼球的红木和鸡翅木的家具,便把前来帮助搬家的干警们吓了一大跳。

    见过有钱的,没见过这么有钱的,造价昂贵的八仙桌上摆灵位,饭碗茶壶都是明前款。

    就连院中隐秘处,随便摆放的一个小尿灌也是乾隆款的官窑。

    更让大家感到不解与心惊的是,东西全部搬完之后,这个有些诡秘的上官瑾,对着南方摆起香案,然后纳头便拜,嘴中还念念有词。

    什么老龙主,老朽告辞了,先离开一步,这些年来谢谢你被我骑着,做我的脚力。吾决定了,不再打扰你吃饭,这就把压在你肚子上的石头化为飞灰吧。

    念叨完这些,就见上官瑾转回身,对着自己家的房屋祭出一道红绳。便见好端端的房子,顷刻间大火熊熊,烧了个风风火火。

    火来更让人奇怪,大火只是围着房子一个劲地烧,却不蔓延,要知道房子就建在山坡上,地上到处都是积落了经年的荒草,只是荒草却是不会燃烧一般,纹丝未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