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670章 喧宾夺主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正当省委一干大员们在讨论如何接待张景红的时候,前面传来消息。张景红的专车在途径tj段的时间出现了剐蹭。

    所幸人员无碍,司机轻伤,已经送往医院治疗。tj市紧急派专车继续送任海涛前往jn市。

    两辆奥迪v6打着头阵,后面跟着一辆丰田考斯特高级商务悄无声息的驶到了高速路的出路口处。

    钱沐瑾和陈兵带领着s省省委常委们列队欢迎。

    tj市委书记赵郜栗与张景红同乘一车,在车内向钱沐瑾招了招手,赵郜栗打开左侧车门,请钱沐瑾上了他的专车。

    没有任何停留,车队打着双闪,在s省公安厅的警车开道下,向jn市驶去。

    道路实行双向封闭,沿途身着白衬衣的交警笔直的维持着道路秩序。

    车到省委,四大班子全都到齐了,对任海涛的重返,很多人喜忧掺半,喜的是s省平静的太久了 ,任的到来也许会有一点不同的声音。

    忧的是,这样的人,还会派到s省,到底是政治的需要,还是别有用心使然。

    s省位于京城东南,距离京城近五百公里,是经济特别发达的沿海省份,是国务院重点开发的环渤海现代化大经济区。

    s省地处环渤海的中心地带,东是渤海,中有黄河,南下直辖市sh市,北与京城、直辖市tj市毗邻,是联接华北、东北两大地区的咽喉要地和极其重要的国际经济战略要地。

    按照国家的规划,和远期的设想,s省将会是整个z国沿海后起的新秀。是链接韩国、日自己国、朝鲜的最大的经济中心。

    同时也是z国未来发展前景最为看好的省份之一。

    会议简单的简绍了一下任海涛,因为对于任很多人都很熟悉,他就是s省的干部,还是三进三出,身上充满了‘传奇’色彩的峰头干部。

    尽管任海涛心潮澎湃,可想不到的是,省委对他的介绍竟三言两语的带过了。因为在座的有三位政治局委员,还有一位是政治局的常委。

    赵郜栗就是s省的娘家,是从s省书记位上上去的。现在赵郜栗重现s省会议室内,很多人的心情都激动不已。

    老领导,老领导呀!

    本以为赵郜栗前来是为了给任海涛撑脸面的,却不想知道原因的广大干部们如释重负。

    一个任海涛,是无论如何也请不动赵郜栗的。

    能请得动张景红已经很不容易了,再看来,张景红也不是下来力挺任海涛的,因为张景红说得清楚,是带着中组部的考察任务下来的,顺便送任海涛常务副省长履新。

    大家心中突然就有了一个想法,任家还真是有先见之明,真是步步为营,精心的安排,来的目的不言自喻。

    这人不是来干工作的,明显就是来摘桃子的。有先入为主的缘故,有了思想上的排挤,可想而知,等待着任海涛的将会是什么。

    让一个天天处心积虑,让一个只会钻营取巧之辈担任s省的常务副省长,打算的就是等待合适的机会时,好坐地升迁呀。

    面对s省的局势,这个在省委常委中排名靠后的常务副省长不是那么好干的。

    任海涛不是个聪明人,他在s省这么多年以来,并没有积累多少有效的人脉,更别提他那些自欺欺人的手腕了。

    仅凭自己身后的家族优势,是决定和左右不了下面省市高层的决议的。到了副省这一级,凭借的不仅仅是一个身后的实力,重要的还是自身的能力。

    身后势力固然重要,但毕竟不能左右一省的决定。你任家虽说可以呼风唤雨,那架得住你不务正业,三起三落。

    看看眼前,以前紧紧跟随着,或者说靠近任家的干部,几乎没有了。难不成都要重头再来,重打鼓另开张!

    会议上说的什么,任海涛一直浑浑噩噩的,几乎没怎么听得明白。散会啦,省委省政府在省委接待宾馆举行了隆重的欢迎宴会。

    离开了会议室,来到了欢迎宴会,气氛就变了。因为有赵郜栗和张景红两位大佬的的参与,宴会达到了。

    赵郜栗虽然已经离开了s省,现在是tj市的市委书记了,但依然是大家的老领导,在座中身份最高的人,z国。

    王浩本不想出席这次欢迎宴会,一是不合适,二是他实在不愿意见到任海涛。怎奈陈兵一个电话,还是把在省城陪同任老爷子聊天的王浩给找了过来。

    原因无他,王浩是牡丹市的一市之长,常务副省长履新,下面的市长来也说得过去,更何况王浩现阶段几乎属于借调到了省政府,天天在忙引资的事情。

    其实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赵郜栗正是张赵晓璐的父亲,也就是说,正是王浩的地下岳父大人。

    人多,分了六大桌。省委常委们陪同中央的两位实力派大员一桌。其他的,省政府、人代、政协各为一桌。

    而任海涛这个省委常委,却好像刻意被忽视了一样的安排在省政府那一桌。不得不让很多人大跌眼球,让人心中悱恻不已。

    欢迎宴会已经变了基调,欢迎的是赵郜栗和张景红,至于履新的任海涛,那属于‘自家人’,自家人,来的什么欢迎不欢迎。

    所以省政府的一干副省长们依次敬了任海涛一杯酒后,也就算完了。仿佛各自为政般的只顾吃喝,对于身边的常务副省长,大家没有多少话要谈。

    正热热闹闹的吃着,外面走进来一人,起先很多人都没有注意。还是去洗手间的马德江最先发现了。

    不想马德江高调的大吼一声。

    “好小子,这么大的场面你怎么才来,是要罚酒的。”

    王浩讪笑着,表情局促不安。马德江的大嗓门太大了,加上喝了几两红酒,声音就像个开山炮。

    这一炮就把大厅里的目光全引了过来。

    按理说这样严肃的宴会,马德江不应该讲出这样的话。可现实中仿佛马德江的话让大家都非常认同,很多人的表情都说明一个道理,马德江说得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