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684章 上官预言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拦车老者鹤发童颜目光炯炯,身上绸彩的青纱随风飘荡,可曾见人间烟火,哪里有世俗的铜臭,好一位仙风道骨的世外高人!

    赵誉刚与李勇张婷婷共乘一车,三人关系不是一般,这么久没见面,张李二人又得高升,赵誉刚怎么说都是要维护一下感情的。

    由于坐在一起,赵誉刚又摆着老领导的摸样教导着二人,还真没注意前面的情况。车停下来,秘书才转回头报告。

    “赵部长,前方发现一位老神仙!”

    我呸!

    李勇就差没呸出来,这秘书真逗!

    张婷婷也很是疑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见赵誉刚已经打开了门,亲自走下车去。

    “哎呀!上官老先生别来无恙啊!”

    “哈哈哈,赵部长,想您还记得老朽,真是惭愧,惭愧呀!托赵部长的福,老朽一切安好。”

    上官瑾手摸着下巴的两根胡须,面色红润的说着。说完后指了指赵誉刚身后的奥迪,继续说。

    “赵部长此行不可乘坐这辆车呀,老朽特来告知,好了,再会,再会!”

    不等赵誉刚问明原因,上官瑾转身便走。赵誉刚虽然纳闷,但也知道像上官瑾这样的世外高人,有时真不便多问些什么。

    王浩说此人神乎其神,可未卜先知,赵誉刚还真半信半疑。

    看四下里车来车往的,真不便在路口久等,只好回身上车,吩咐司机开车。

    三人只有一辆公车,那两辆车都需要缴费上路。本来赵誉刚的秘书想上前解释,架不住李张二人财大气粗,阻止了秘书走关系。

    按理说这是公事,上任吗,虽然是私车,怎奈私车公用,两辆车加起来要缴纳三百块钱的过路费,秘书想的是能省便省。

    不想前面收费口的声音嘈杂起来。

    “你这是y市的通行证,在s省没用。缴费缴费,不缴费不允许通过。”

    “怎么就没用了,这是政府的公章,上面写的全省通用,你看不见吗?人长得不漂亮,脾气还蛮大,你就这态度。”

    前车是李勇的私家车,开车的正是李勇的司机李刚。

    李刚是李勇的外甥,小伙子刚复员专业,没找到工作,能给李勇这个小舅舅开车,牛气得不得了,所以说话就冲了点。

    “你说什么呢,你给我再说一遍,牛气个啥,开个破景程,了不起了你,弄个y市市政府的假通行证,你糊弄谁呢你。”

    身着交通制式服装的小妞也是二十刚露头,什么都能忍,就是无法忍受别人说她丑。

    也是,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没事你说人女孩子干嘛。何况还是在人家一亩三分地,这不是找不自在吗。

    女孩不但不抬路杠,还生气的说李刚的通行证是假的,这还不算完,直接按下了右手的警报装置,对着话筒喊道。

    “二号有人闯杆,请求支援!”

    赵誉刚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上官瑾的话他听得明明白白。难不成指的这个?

    可是自己没有以权谋私呀,也没有让秘书下去干什么呀。不对,这事透着蹊跷。

    就见李勇掏出电话,对李刚说“赶紧给他钱,赶路要紧,你闹什么,胡闹!”

    李刚放下电话,很是不服,瞪着眼,非常不愿意的掏出了二百块钱,伸到车窗外。

    “赶紧找钱,我赶路呢。”

    却不想女孩根本不接,反而挑衅的看着李刚,牙咧咧着,鼻子都翘上天了,眼睛看着收费站顶棚,很是得意的说。

    “怎么,怕了,假的就是假的,遇到我,你就等着被警察抓吧。以假牌照,假证件试图蒙混过关。

    占国家的便宜,损公利已,你这种人最缺的,最讨人厌,别看你长得帅,其实心里丑恶无比,哼!

    现在想起给钱了,完了,姑奶奶还不收了!”

    后面的车已经压起了一排,很多车已经开始变道,选择其他收费口通过,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收费站只开了两个收费口,于是后车越压越多。

    不远处的收费站小楼里已经跑过来四五个人,有的只穿了条裤子,上身一件交通路政人员闲时的汗溜。

    大清早的,看来还没来得及穿正装。人过来便把李刚的车给围住了。不过围住了却没动,往前看去,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人,拖着个滚胖的身子蹒跚而来。

    身上的制式交通制服,由于来人肚子太大,已经无法记住下面的扣子,干脆就那么敞着,露出乌黑发亮的肚皮,和里面的几丝胸毛。

    “露丝,怎么回事呀,这丫的干什么的。”

    “龚站长,这人、、、、、、”

    没等叫露丝的收费员回答完,大肚子领导摸样的龚站长眼珠子一瞪,对着李刚的景程车轱辘就是一脚。

    “你他妈大早上闲的蛋疼,闯什么杆,我这脸还没洗呢,来呀,把他给我拖下来,拘楼里。”

    这下李刚不干了,踹我车轱辘不说,你知道你踹的谁的车吗。李刚在y市仗着李勇的身份,那比李勇官小的,谁都不放在眼里。

    自己的小舅舅可是副厅级的大官,管的又是外资,全市几千家外企。上哪去不被人敬着,就是把车横在y市大道上,那也没人敢管。

    但他也没横过,他是当兵出身,狂归狂,个人素质还算不错,很明事理。可明事理,却不代表可以随便被人欺负,这明摆着是欺负人呀。

    我服软给你钱你还不要了,非得仗着你厉害,要把我弄到你那个小楼里去。我上去了还能有好,还不得被你作弄一顿,说不上还能挨顿揍呢。

    李刚一拉车门站了出来,抬头狠狠地看了一眼龚站长。

    “干什么,这是我的通行证,条列上写着,省内高速不需要缴费,我告诉你,这是领导专车,你瞪大了眼睛瞧仔细了。”

    此时后面已经压了一排车,看到前面帽是出事了,很多司机都下来了,车也不管了,纷纷看热闹。

    就算旁边还有个出口,这些人也不走,只有些真有急事的,才从旁边的出口匆匆而过。

    龚站长看了一眼通行证哈哈大笑,y市的什么引资办公室的通行证。充其量就是一个科级单位,弄好了领导能挂个副处了不得了。

    还敢跑到这里装什么大尾巴狼,虽然盖着y市政府办公室的章,怎奈这样的章龚站长见得多了。

    有时连那些什么卡车为了逃避缴费,都能弄一个神马通行证,随便盖一个市政府办公室的公章,为的就是糊弄在这些收费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