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685章 这是谋杀!(加更)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就你这还领导专车,你糊弄鬼子吧!你爷爷我干了一辈子交通工作,还能不知道领导坐什么车?

    我告诉你小子,你这就算是领导的车,我还就不能让你过。你看看你这单位,往大了说是一个破科级的机构,一个小科长,也敢在这里矫情。

    来呀,给我连车带人,拖队里去,让他领导亲自来领人。”

    “我干你妹的,尼玛嘴巴放干净点,你是谁爷爷,还破科长,科长也是国家干部,你真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还站长,难怪这个熊样还守道牙子,肚满肠肥的,一肚子臭狗屎。我看你这一辈子就窝在这干个站长了,就你这熊样,站长恐怕也干不长。”

    “干你娘,说谁呢,我打死你丫的、、、、、、”

    几名路政稽查纷纷动了手了,三拳两腿的招呼过来,人倒是没打着,被李刚闪身躲了过去。

    不成想,这一躲不要紧,有几拳势头太盛、用劲太老,收势不住,直接砸在了正气得全身发抖,鼠眼溜圆的龚站长身上。

    “反了反了,给我打,抓起来,给我抓起来,弄队里狠狠地打。”

    龚站长真怒了,龚站长真名龚德利。原交通委书记,正儿八经的厅级干部。当时风光的不得了,在s省没人不识,也没少整人。

    交通委管的多了,龚德利当时身后之人就是任海涛,那是任海涛的忠实拥护者,不为别的,就因为曾在过年时去过任家,是彻底的被任家的气派与实力震惊了。

    按照斗民的说法,那是见过皇颜的真人。

    所以以后死心塌地的紧随任海涛的步伐,拼命的为任家搂钱。却不想任家的大公子事发,人家没事调京里了,据传因祸得福还成了z石油的总裁。

    自己却是倒了霉了,连降三级不说,留党察看,发配到省收费站做了个站长。他从此是破罐子破摔,混吃等死了。

    好在手里还能弄点外找,日子到还过得去。

    龚德利最恨人家说的一句话就是自己没出息,一辈子只能窝在这个破收费站里了。

    虽然他还管着几条省级高速路的收费运营工作。

    但怎奈下面都是实权的分站长,对自己这个主管一律爱答不理的。能进入公路路政的,不是家里有能耐的,就是官二代,谁会孝敬他一个过了气的原交通委书记。

    更何况原来的书记倒了霉了,更不受人待见了。听说也和他们一样成了马路吸尘器了。

    成天靠半夜的出去搞夜查,查点超载的大货车神马的,搞点小费过日子。

    龚德利这个气呀,一个劲的吆喝着给我打。却不想人没了,光剩一辆空车停在自己身边。

    刚招呼人想把车开进自己的收费站里,却不想一抬头,自己的手下一个个的和个雕像般的站着不动。

    这他妈不对劲呀,往前走两步,仔仔细细的一看。

    瞬间,龚德利的汗就下来了。小伙子正站在一辆乌黑锃亮的奥迪a六身旁,那车前面的车牌让他死的心都有。

    谁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呀,这可是主管着s省全部干部的官帽子——赵部长的座驾呀!

    身为官场中人,赵部长的车号再不记得,那还不如死了。

    他愣了半天,紧步上前,对着车窗连连点头认错,就见车窗降下了两厘米,一个声音威严地说。

    “抬杆,有急事。”

    “是!领导一路顺风!领导我错了,回头我就去向您请罪!”

    “不必了,都有错,各大五十,还不疏导交通。”

    “是,是、、、、、、”

    、、、、、、

    车继续前行,赵誉刚的车已经走出去半个小时了,龚德利还一本正经的把身子绷得挺直,端端正正的站在路口指挥着过往的车辆,让他们依次排队通过收费站。

    他的心内五味翻滚,这下可算完了,眼看着自己这个破站长也干不成了。人要倒霉没办法呀,喝口凉水都塞牙。

    他生气归生气,却不敢怪罪亭子里收费的露丝。露丝虽然人长得丑点,但人家的姨夫是交通委的副书记呀,自己哪个也惹不起。

    整个都反了,前前后后掉了个个。好汉不提当年勇,宰相肚子里能撑船。

    龚德利这个气呀,俺也不是个草包肚子,早晚有一天,老子还是吃燕窝鱼刺的好皮囊!

    赵誉刚等车开出十几里远,便让司机在匝道口停了车,几人换到前面李刚的车上,继续前行。

    太阳已经爬上高空,虽然刚刚九点,外面却热得像的蒸笼。天气预报说今天又是高温橙色预警,气温高达40度。

    李刚把车开得飞快,时速已经一百三十迈了,要说景程的确还可以,车速这么快,竟然一点也感觉不到飘。

    车里的赵誉刚正在给李勇和张婷婷上课,严肃的点明此去牡丹的责任与使命,以及为官究竟是为了什么,千万不能给王浩丢脸。 清晨的高速公路上车流稀少,赵誉刚语气严厉,也是心情郁闷,上官瑾的话还在他心头围绕,两人见领导不怎么开心,也只能做出认真地聆听,接受教训的摸样。

    完全没有注意车速的加快。

    赵誉刚的司机在后面焦急的打来电话“领导,您的车稍微开慢一点行吗,这速度130迈了,注意安全啊。”

    接完电话,赵誉刚才刻意的看了一眼仪表盘,可不是吗,这小青年,就是办事没谱,我在车上坐的,你还敢开的这么快。

    不想李刚早就发现了赵誉刚伸着脖子看仪表盘,马上说道。

    “领导们坐好了,我们被人跟踪了,一辆车从上了高速就跟着我们,我侦察兵出身,班长!想和我玩,还嫩了点。”

    三人不由得回头张望,果然发现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帽是跟在自己这三辆车的后面。

    再往后是并排的两辆斯太尔重卡,赵誉刚面色冷峻的说道。

    “你们得罪了什么人,我们进陷阱了,这是谋杀!”

    没想到好像为了证明赵誉刚的话一般,后面的越野车打着超车追了上来,稳稳地压在赵誉刚的奥迪前面。

    而远远地斯太尔也加足了油门,一个呼啸把赵誉刚的奥迪夹在了中间。两辆车顿时把道路挤的满满的。

    奥迪无论想从哪边出来,必as须要冒着车毁人亡的风险,因为斯太尔可不是小轿车,只要丧尽天良的司机一歪方向盘,管你什么a6、l6的,就算是大越野车,也会在瞬间变成一堆废铁。

    正应了赵誉刚的那句谋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