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687章 又一次履新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抵达牡丹市高速路口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了。高数路口全部的匝道出口已经被武警公安人员戒严了,警员们严密的勘察着任何车辆。

    雪佛来景程安然无恙的通过,在经过一干牡丹市市委领导的身前时并没有停留,径直驶了过去。

    非常扎眼的y市牌照,并没有引起几名市委领导们的注意。反而大家纷纷迎向了后面的奥迪 00005。

    不想, 00005却被武警堵在了闸道口,原因是小黄正举着枪,对武警大声的吆喝着。

    “妈的,吓死我了,赶紧的,他们在海马下的高速,快,估计现在布控还来得及。

    小黄把车停在高速路口的匝道上,满头大汗,宫芳和宋乐斌听着小黄的诉说,也好不到哪里去,衣服都被汗水塌透了,惊险的一幕仿佛就在大家的眼前。

    小黄从死神的镰刀下劫后余生,心有余悸。

    “你开枪了,开了两枪?打中了大越野的后挡风和斯太尔的车头?”

    宋乐斌焦急地问道。 宫芳插话说“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这我不知道,反正只有这么点证据,马上追查,也许能逮到点线索,不过据我的经验,他们肯定弃车逃窜,还有可能烧毁汽车,毁灭证据。”

    笑话,谋杀省委领导,谁能担得起这么大的责任。

    小黄的想法是正确的,宋乐斌的电话响了,据海马交警和刑警的汇报,在高速出口处五公里外的树林里,发现两辆火光冲天的弃车!

    正是越野和斯太尔!

    一阵沉默,秋风吹过,吹得市委领导们浑身发冷!

    事件重大,省委安全部门和警卫局马上介入了调查。

    、、、、、、

    而与此同时,京城通向s省的高速路上,一辆豪华的suv大越野闪烁着警灯,后面跟着一辆红旗轿车和一辆高档的考斯特中巴车,风驰电闪的向s省驶来。

    红旗内中组部常务副部长石淮山正和到s省赴任的任海涛,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

    石淮山是中组部的元老,也是任家的中流砥柱。

    任海涛虽说是任家的长子,任家的东主,但令人叹息的是,任海涛远远地比不上这个外姓的任家表姑爷石淮山。

    石淮山隐隐有一头胜过任何人的趋势,也是任氏家族中的顶峰人物。据说在不久的将来,恐怕中组部部长的位置,石淮山稳占鳌头。

    正当龚德利像根标杆似得挺立在高速路出口,认真的指挥着上高速的车辆之时。

    远远地就见十几辆s省的奥迪开了过来,不仅如此 ,还有很多警卫局的专业人员对现场进行了布控。

    龚德利很不相信似得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这么大的动作,一号、二号、三号、、、、、、这难道是要迎接中央领导不成?

    不少人其实是认识龚德利的,看到这个过气的原交通委书记对工作这么认真负责,禁不住都笑了。

    龚德利胖的太厉害了,任谁也不相信这么一个大胖子,会在大上午的站在这里疏导交通,再说他就一站长,没必要干这活。

    那么现在龚德利的做法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丫的一定是得到了什么消息,在这作秀!

    再一想,明白了,大家是接任海涛的,那是龚德利的主子啊。看来这小子咸蛋要翻身了,被打压了这么久,也该挺起身子喘口气了。

    钱沐瑾没来,有重要接待任务,接待的是外宾,具体是什么样的外宾大家心里都知道。

    副书记宁成业也没来,据说去qd市视察工作去了。带队迎接的是s省的省委副书记省长陈兵同志。

    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常务副省长郑军据说一早就走了,提前去赴任了,因为sx省矿难事故频发,没有省长坐镇,还真不行。

    明着是这么说,其实大家都知道,sx省的那些矿业老板们,那个屌你什么省长不省长的,去了能让你进门打个招呼就不错了。

    sx省,无论是国有资产的大矿或是其他情况的小矿厂,那一座矿山背后不是站着几位顶峰的人士!

    岂是郑军可以撼动的!

    按理说一个常务副省,是不需要大佬们到场迎接的,但陈兵带着一干s省省委常委们,迎的不是任海涛,而是中组部的石淮山。

    车刚停稳,龚德利就跑了过来,亲自给陈兵打开了车门。陈兵愣了一下,这人没怎么有印象,太胖了了,这是谁呀。

    看到陈兵疑惑,龚德利讪讪的说。

    “领导请,领导慢点,我是小龚子,这高速站的站长,原,原交通委书记龚德利。”

    唉呀妈呀,看样子能有三百来斤,就算佝偻着身子,站在陈兵身前就和一堵墙没什么两样,还小龚子!

    陈兵的脸色很不好看,这人让他感觉很不舒服。最起码第一印象就是腐败!

    腐败的肚子,腐败的脸,腐败的胳膊腐败的腿!活生生的一个腐败官员被烟酒,好吃好喝的催化成的一堆腐肉形象。

    双下巴,大肥脸,一动一说话,全身的肥肉都跟着抖。这么热的天,这个龚德利全身已经被汗浸透了,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汗水像雨水似得从脸上往下淌,后背前胸早就塌透了,很不合身的制服,只在前胸系了三个扣子,活脱脱的一个衣冠不整的二狗子小队长的形象。

    而此时二狗子却在向‘皇军’献媚,陈兵感觉自己就是个皇军,这他马完全换了个形象啊。

    “啊,嗯,干好本职工作!”

    没来由的,非常厌烦的看了一眼面前的龚德利,陈兵迈步向前走去,走了不到两步,突然生生的停下脚步,对自己的秘书说。

    “回头让他量身定做几套常服,像什么话。”

    秘书点头,很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龚德利,龚德利咧着大嘴,憨厚的陪笑着,心中却是乐开了花

    省长啊!省长他老人家让我量身定做几套常服。

    他感动的稀里哗啦。

    正在龚德利心中万分感动之时,远远地一辆警车闪烁着警灯,嘟嘟的发出两声特有的,威慑人心的警笛声驶到了高速路口。

    警车恰到好处的停在了一干省委大员们的车前,后面便是石淮山乘坐的红旗。

    陈兵上前两步,车门自动打开,神情严肃,面色红晕的石淮山推开车门,哈哈大笑着走下了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