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696章 总理的布局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总理您好,我有一篇重要的报道需要给您看看,请您把把关!”

    “呵呵,小何呀,又没外人,你爷爷身体可好。你呀你,做事还需要我把关,要都像你这样,还不得活活累死我!”

    秘书沏好茶,很郑重的端了过来。总理和何家的关系他知道,那是一条战线上的老同志了。

    总理这样说话,让他这个秘书和何主编都很受用。一是对自己放心,二是对他这个世侄看重。

    “何总编,这可是总理特意嘱咐我为你沏的大红袍呀,你尝尝!”

    秘书放下茶,何主编赶紧接了过来,正好把自己的优盘递给了秘书,然后陶醉的闻着茶香,又急忙说。

    “谢谢伯伯的惦记,我爷爷精神还可以,这几天、天天早上出去遛鸟,还不准人陪着,怕惊了他的鸟,他说要训出一个会唱红歌的鸟,到时候要上电视找‘姥爷’露一手呢!”

    总理哈哈大笑,很有深意的看着秘书为他打开的笔记本里的报道。只一眼,老人家微微动容。

    真是瞌睡就有人递枕头,总理有意调整一下s省的领导班子,虽然任海涛已经下去了,但是任是什么人,他老人家知道。

    s省良好的社会形态不容破坏,相信任海涛不仅不能做出什么成绩,还有可能再次让任家的老爷子失望。

    现在机会正合适,钱沐瑾赶上了好机遇,钱需要动动了,人生有几个十年,钱沐瑾在s省一干就是十年。

    他在自己的笔记本上随便画了一个图是一个金字塔的趋势,只是不太明显。但粗框的脉络还是很能表达一些什么。

    总理总是大有深意,看了一会报道,画了一会自己的小图。转而抬头,对秘书笑着说。

    “把我的大红袍包二两,让小何带回去。小何呀,这可不是给你的,是给何老爷子的,你可不能偷喝呀。”

    总理说话婉转承启,意思总是一点即到,时间长了,便使人有体会不尽的猜想。

    何总编赶紧替自己的老爷子表示感谢,他知道大红袍来的不容易,一看秘书的脸色就知道了。

    感谢完刚想推辞,就见总理板下了脸。

    “呵呵,好啊,你可立了大功了,你给我的东西叫催化剂,催化剂懂吗?你回去吧,先回家送茶叶,你爷爷会给你讲明白的。”

    何总编感激的告辞离开,驱车直接回家。正好遇到自家的老爷子提这个鸟笼子刚进门。

    他赶紧下车,帮爷爷接过鸟笼子。

    老爷子好兴致,都说人到八十古来稀,却不见何老爷子哪稀,倒是一身纯白的小唐装。

    搭配白色的千层底,配合一头花白的银发,倒显得精神矍铄。

    “哎!你小子,不上班,跑回家做什么?”

    何老爷子虽然也是官场中人,但他毕竟已经退位好久了。对自己的家人一直都要求严格,决不允许做些乱七八糟有辱门风的事情。

    何家是文人出身,家风历来严厉。

    “爷爷,我是带着命令回来看您的,喏,这是总理送您的极品大红袍,就二两,嘿嘿,少了点。”

    “二两!哎呀,可不少了!每年他才不到一斤呀,这一出手就是二两?你小子,快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爷俩没进屋,老爷子把鸟笼子挂在天井中的一棵大石榴树下。警卫员将树下的石桌擦了擦,何老爷子指示让沏上大红袍。

    一壶极品的大红袍端了上来,何老爷子已经是眉开眼笑了。

    “总理好手笔呀,借力使力,s省,如果我猜的没错,相信钱沐瑾是该上来了。陈兵不可能就地扶正,毕竟资历太短,这才两年的省长。

    恐怕省委书记会是各家博弈的重点喽!

    至于你说的这个小娃,能在短短的两年之内,使贫困的四线城市崛地而起,不简单呀,不简单。

    哈哈,老姚好手笔,只可惜了,如今是要劳燕双飞了。这个王浩你不认识?去年我大清早就叫你起来去你姚爷爷家贺喜,你忘记了?”

    何主编一脸惊诧,张着嘴,突兀的说。

    “爷爷,你是说,那个生出来的小孩,是这个娃娃市长的儿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

    “庆宇呀,王浩你需要好好交往,有可能会来京任职呀。我们何家一向与人不怎么打交道,但是你今后的路,恐怕是要和他有交集的。”

    尽管何庆宇听得模棱两可,爷爷并没有解释什么,但是他只好听命的点头。却不知自己从此以后的命运,和这个厅级的市长,已经紧密地发生了交集。

    何老爷子又笑了,品了口茶,感叹的说道。

    “也不知各方各取所需的最后结果是什么,不过结果总会让大家满意的,静等期待吧,好吧,我累了,你回去上班吧,我的眯一会。”

    爷爷一天三觉,雷打不动。都说老人觉少,而偏偏何老爷子恰恰相反。

    何庆宇点头应是,只好无奈的离开,刚走两步,警卫就跑出来,把大红袍交给了何庆宇。

    “何总,爷爷说,这茶他喝着和家里的差不多,让你留着喝了吧。”

    老何心中很是感动,爷爷爱孙子,他哪能感受不到爷爷对自己的溺爱,只是却从没有娇惯过他,每次见面都是一副严肃的面孔。

    只记得小时候在爷爷怀里撒娇了,大了,竟全是打骂。

    哎!用心良苦啊!

    次日一片重量级,带着总理批示的报道铺天盖地,在全国上线引起了骇然大波。精明的领导们纷纷组织学习研讨。

    上上下下一片学习潮,只因报道被批注了,还在内参上同时发表。

    尽管闹的风风雨雨,牡丹市却依旧浑然不觉。好像牡丹市没报纸,已经与世隔绝。

    只因为昨晚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清剿顺利地拉开了序幕。

    随着牡丹市的日新月异,随着经济发展的突飞猛进。以李鬼为首的,小七为辅的恶黑势力被市委的一声令下一网打尽。

    本次打黑除恶行动已经酝酿了近两年之久。市区所有的夜总会,红区,地下涉赌、涉爆、涉黄窝点全部被一扫而光。

    次日清晨,牡丹市大街小巷鞭炮齐鸣,老百姓奔走相告。上午,牡丹市公安局办公楼前人头攒动、掌声雷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