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03章 致人小产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蒋大为大吼一声,亮出了他的京城小猪腿,啪的一下,正巧踢在了一个挡在他身前去路的女人肚子上。

    他想上车,需要马上离开这里,他刚才就发现牡丹市委的干部们没影了,应该早就避开了。

    不禁心中一阵发冷,头脑也清醒了,原来自己进了局了,一个王浩早就对他设定的局。试想自己都来了两天了,两天内都是一个态度,在对牡丹市百般的刁难。

    牡丹市的干部们不是傻子,吃请没关系,礼他却是不收。看来自己还是在这方面漏了弥端了,下来检查,多少应该先稳住他们吗。

    收礼也是一门学问,最起码可以向对手释放一种信息。哪怕自己收了,回去上缴了。也不会被人识破的这么早,他暗叹自己的大意。

    蒋大为相信,无论是宫芳也好,王浩也罢,显而易见的看出了点什么,说不上已经抱着评不上文明城市的打算了。

    评不上,因为什么?

    就是因为自己的刁难,自己的苛刻要求。当然这种要求都是蒋大为刻意对牡丹市而言的,也是他所要必须提出来的。

    但现在看来,已经被人家识破了。王浩历来与任海涛不逊,任海涛在s省三起三落,哪次后面能少了王浩的影子。

    这个局设定的几乎天衣无缝,那就等着自己往里钻。牡丹市这多人,这么多的干部,都能沉得住气,偏偏一个要到点了的宋乐斌蹦跶出来了。

    蒋大为不由得一身冷汗,宋乐斌什么都可以不顾忌了,即使因为这事而沉戈到底,但是人家的名声赚到手了,在群众心里的声望也赚到手了。

    宋乐斌可以说什么也不怕,就要到点了,就是上面也拿他没办法。人家犯得不是原则性的错误,更何况我党历来讲究民主,和你辩论总不会就是犯错误吧!

    蒋大为越想越心惊,四下扫了一眼,身边被愤怒的人群,里里外外不知道已经围了多少层了。

    和群众作对,和人民作对,在鸡蛋里面挑骨头,是老百姓们最为痛恨的。老百姓们恨什么,最恨的就是贪官污吏信口雌黄,不作为仗势欺人的狗官。

    而他,现在正是这样的人。

    犯了众怒,继续呆在这里,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后面上来了很多小青年,人还在不断的增加,看来是这些姑娘们打电话喊来的。

    不能再待在这里了,手下的组员们已经被放倒在地,看样子很疼,都没有起身,所以他想逃,因为自己才是焦点。

    但是前面正好是那个冲动的夜叉女拦着自己,所以蒋大为动手了。不,准确的说是动了他的京城小猪腿了。

    蒋大为二百来斤,身长腿短。不仅腿短,并且腿粗,粗的像个老母猪的肘子!

    这一腿慌乱的踢出去,还真没把握好。他本想就是把身前这个夜叉女踢一边而已,却不想正踢在人家女人的肚子上。

    女人当时就抱着肚子倒下了,倒下了还不要紧,要紧的是,从女人那白色的超短裙下,流出了一滩鲜红带白的血液。

    女人疼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嘴唇发紫,转而发青,继而发白。旁边一阵慌乱,慌乱中就听有人说。

    “不好了,贪官把白玲姐踢流产了!我们给白玲姐报仇呀,打死他!打死他!”

    “狗官杀人了,白玲姐晕死过去了!”

    任是老百姓们再有胆量,刚才还真不敢随意的动蒋大为一指,景大为毕竟是个高官,老百姓们不怕是假的。

    可现在就不一样了,蒋大为一脚踢出,致人重伤。

    《人体重伤鉴定标准》 第七十八条 孕妇被人殴打引起早产、死胎、胎盘早期剥离、流产并发失血性休克或者严重感染,符合上叙条件的,可定性为重伤!

    老百姓们可不知道什么轻伤与重伤的界限,只知道狗官出腿了。并且一脚踢出,使白玲流产了,并且导致白玲昏迷不醒,看样子伤的不轻。

    本就犯了众怒的蒋大为,再次激起了所有人的愤恨。

    这个人,不仅不让老百姓摆摊,还出手打女人,打女人已经不被允许了,更有甚者,他直接把人打流产了,并且致人休克!

    女人怀个孕容易吗?不仅需要辛勤的劳作,还需要后期努力的保胎,你说打就打,惨无人性呀!

    “揍他!”

    “对,揍他,揍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

    女人都会同情女人,更何况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淑琴大姨和旁边店铺的几名女老板一起,抬着白玲上了刚刚赶到的救护车。

    而与白玲平时较好的一些姐妹们可不算完了,纷纷出手撕打着蒋大为。女人嘛,即使有些家传的武学,毕竟身体素质在那摆着。

    出拳的力度,挥掌的力度相比男人来说,还是小了很多。打了几拳,踢了几脚。蒋大为肥猪一般的身体没什么感觉。

    俏丽的小媳妇和大姑娘们,手脚仿佛打在了棉花上。再看蒋大为抱着脑袋低着头蹲在地下既不反抗也不怎么吆喝,这说明不疼呀。

    这狗官还没等大家打过来就开始吆喝,完全是那种装模做样求可怜的吆喝,并不是被打疼了的那种本能的苦叫。

    他这一装可怜,更惹人烦。于是后面赶过来的那些青壮的小伙子们也加入了殴打的行列。

    看到这边闹大了,已经超出了想象,王浩心中一沉,带着市委的领导们就跑了过来。

    “乡亲们,别打了,要相信党,相信政府,对于这样的害群之马,上面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

    给我一个薄面,你们这样私自打人是要付法律责任的。我们牡丹市的百姓是明智的,是有素质的,如果大家相信我,那就把这事交给我来处理,怎么样?”

    人群让开一条路,让宫芳与王浩等市委领导们走了过来,王浩在百姓们的心中已是神的存在,只要王浩说一句话,老百姓们是言听计从。

    不过群众们的怒火依然熊熊,纷纷诉说着蒋大为惨无人寰的罪行。

    “市长,这是哪来的什么东西,这小子不是人呀,把俺们白玲姐打成什么样了。都小产了,求市长替老百姓做主呀!”

    “对呀,市长,白玲姐都三十多了,属于大龄孕妇,据说这几年来总上京里治病,前前后后花了十几万,做生意那点钱都扔医院里了,这好不容易怀上了,又被这个王八蛋给糟蹋了,我们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他!”

    王浩心中一愣,与宫芳对视了一眼,相互点了点头。安得利立刻上前,扭起蒋大为的胳膊,押起来就往车上走。

    蒋大为无话,垂头丧气的。他现在不能说什么,自己失手致人小产,事实清楚,不容狡辩。

    他知道这是个局,但是局势已定,争辩徒劳无益。当下最重要的那就是看自己的主子怎么办,他相信任家不会不管他,绝不会坐视不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