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04章 上嘴皮下嘴皮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蒋大为被押上了豪华的北方奔驰中巴车,王浩安慰着在场的群众们。

    承诺这件事市委市政府一定会妥善处理,不管对方来自哪里,只要是在牡丹市内,牡丹就管得着。

    表示政府绝不会让大家心寒,会给受害人一个妥善的交代。这才遣散群众,上车离开了。

    王浩没有坐自己的车,而是上了宋书记的专车。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在京城来的考察组的眼皮子底下,钻进了宋乐斌的桑塔纳。

    此举更让蒋大为相信,这一切都是王浩设的局。

    “你奶奶的!”

    蒋大为暗骂一声,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打给了任海涛。

    车上只有京里下来的考察组成员们,成员们都比较郁闷。上哪去考察不是被请着供着,小心的伺候着。

    可现在倒好,牡丹市还真是反了天了。不但把他们打了一顿,看意思还要把自己的组长给抓起来。

    到现在为止也不见哪位领导来安慰一声,解释一下。真当这些人是吃干饭的,真当考察组是尿泥不成。

    对于蒋大为,组员们无话可说。蒋大为来牡丹之时,就和大家讲明了要好好考察,认真检查,说这是上面的意思。

    那就没好直说,牡丹得罪人了,得罪的还是上面的大领导,你们看着办吧。

    究竟该何去何从,大家心里清楚。蒋的后台,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要挺托,既然蒋这么说,谁还能说什么,照着办就是了。

    但鸡蛋里面挑骨头,也不能这么个挑法呀。出事了不是,挨打了不是。平时都应该赚的盆满钵满的,下来一趟,懂得规矩的地方官,那会对京官如此无礼呀!

    这个悚气受的,憋屈的太厉害。而你还无处发泄。因为被人算计了,现在首先想着怎么把事摆平吧。

    打女人,还把人给打流产了。真看不出来呀,怎么就这么倒霉呀。蒋组长平时可不是这样的人呀,难道是着了魔了。

    没等几个人想明白究竟是怎么了,车已经开到了他们下榻的牡丹假日大酒店。

    假日酒店是y市滨海假日集团的分店,由滨海假日和y国财政大臣亨瑞家族共同出资兴建。

    酒店定位于五星级,占地巨大,软硬设施齐全,可以说是牡丹市最为高档的假日休闲的首选147酒店。

    融合了古老的z国和西方的文化特色,被指定为牡丹市对外接待的专用酒店。

    由于是京官,所以考察组的成员们享受着无比舒适的环境,一共九个人,除了蒋大国独享一套豪华套间之外,每两人一套豪华标准间。

    天热的要命,按理说进屋最好的享受就是先洗个澡,可是现在他们都顾不上洗澡了,领导闹出了大事了,身为组员,现在当然应该围在自己领导的身边。

    就是有那偷着乐的,也只能在心里面乐。大面上,还是需要安慰一下的。

    纷纷围坐在蒋大为外间的沙发上,看着自己的领导。他们开始了这一句那一句的评测。

    “哼!我说,组长,这摆明了不对劲吗,怎么就会出这么件事。我想这里面不定有什么猫腻呢,你可得跟上面好好说说。”

    “对呀对呀,头,我们集体被打了,也算是集体遭到袭击,你那一脚,只是失手吗,再说,谁看见了就是你踢了。”

    蒋大为神情一震,对呀,这小子,说的还真对。当时乱呼呼的,谁能证明是我踢得,又没监控,只要我的人不乱说,并且能给我证明,任凭牡丹市市民们怎么说也没用。

    “哈哈,小杨呀!你说得对,我就没踢那一脚。这当时大家都在现场吗,谁看见了,我就是看到大伙挨打,想带着大家冲出去吗。

    牡丹呀,什么武术之乡,依我看就是土匪之乡。中央下来的考察团他们都敢打,完全是无法无天吗。

    不行,这事我要找s省的钱沐瑾,我的为大伙讨要个说法。

    打,一定不能白挨。她们把我们围住,相互之间互相拥挤,发生了流产的事件,大家说,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吗?

    反而能从侧面看出这些人的素质,还想被评为文明城市,呵呵,我看呀,不被评个暴力城市就算对得起他们了。”

    嘎!

    蒋大为说完之后,一时之间现场竟哑火了。

    黑说成白,白说成黑。全凭两张嘴,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牡丹市这个糟乱的城市,谁能相信!

    一没录像,二没有有力的证明。即使牡丹市民们相互作证,这只属于片面之词,公信力不是太高。

    即使事情闹将起来,在原则上,袭击领导干部在先,相信只这一条理由,就足够了了。

    老百姓是无法和当官的斗得,即使你想斗,那也斗不过。除非你不要命了,下黑手使绊子,但可怜的是,往往你还没有下黑手的时间。

    总不会因为一些小事,闹到你不要命了的地步吧!

    看到大家不说话,都在默默地沉思,蒋大为有些沉不住气了。

    “兄弟们,你们都是我蒋大为的好兄弟。哎!其实也不瞒大家,这次回去后,我有可能就要动一动了,至于我的位置,那一定是宅你们中间产生。

    放心,凭我的能力,绝对不会把这个组长的位子让给外面的人。

    我不说,大家其实也是知道的吗。任老爷子和我说的明白,我是要来s省的,真到地方锻炼锻炼也是好的嘛。

    这样也能帮大家解决一些事情,往往有时候我们身在京里,有很多事都不方便办。

    现在就好了,我下来也是为了配合任副省长的上位,任省长要是扶正了,那我也只能接领导留下的班了。”

    哄!

    这个爆料不亚如一枚炸弹在众人的耳边爆炸。

    太震撼了!

    下到s省,接任海涛的班,那可是常务副省长呀,意思就是说,任海涛有可能被扶正!

    组员们都是正处级的调研员,还真没什么可靠的后台。就算有,那也只是本单位的一些头头脑脑的,最多也出不了文明办的口子。

    在京城部委任职,太闲散了,完全没什么挑战性,更没有什么锻炼可言。

    他们都是正处级的干部,但是真要是和下面的区县委书记,或是什么的一区县之长相比较的话,自己还真什么也不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