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05章 溜之大吉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要知道,在京畿要地,不要说一个小小的处级调研员,就是副厅或者正厅的主任组长什么的,也海了去了。

    没关系,没人脉,什么时候能轮到他们出头。而蒋大为这番话说出来就完全不同了。

    这对这些正处级的调研员来说,是一个绝好的机会。机会稍纵即逝,就看自己怎么把握了。

    蒋大为真要成了常务副省长,那随便把自己平调到s省某个区,或者是县,那瞬息之间,自己就是掌管一方的封疆小吏了啊!

    只是一个表态而已,蒋大为现在要的就是大家一句话!

    怎么说,还能怎么说。只要昧着良心说就行。谁打的,没看见,蒋组长踢得?胡说八道吗,别有用心呀!

    俺当时就在领导身边,我怎么没看见,当时领导正吆喝我们赶紧往外走呢,不走出去,我们会被牡丹市的暴民们打死的。

    至于那个女孩怎么流产的,这还用说,情况那么乱,人那么多,完全是她们自己挤压踩踏造成的。

    一定是因为我们不同意他们的请求,一定是因为他们通不过文明城市的考核标准,现在对我们采取的报复措施。

    哎!

    就这素质,就这行为,还想被评为文明城市!

    开什么国际玩笑!

    除了暴力,就是殴打,除了殴打就是污蔑,给你,你怎么看?

    想好了怎么配合,怎么统一口径,蒋大为又向大家许了愿。一伙人这才屁颠屁颠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冲凉休息。

    不想刚洗完澡,便被通知回s省。原来蒋大为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妥。他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总认为事情绝不这么简单。

    既然是个是非之地,老子离开再说。怎么说到了s省,也好说话不是。再说他仗着自己是京里下来的,怎么的也得找钱沐瑾反应一下情况。

    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钱正是上位的关键时期,在这个节骨眼上,绝不会无视自己身后的政治局大佬们。

    自己把人踢流产了,这是事实,但现在不能承认,那就等于不是自己干的。他一边自我安慰着,一边想着对策。

    考察组成员们的公务用车是省里给他们配备的豪华型北方奔驰。司机当然是省政府办公室汽车班的。

    接到蒋大为让回省里的命令,虽然知道事儿蹊跷,但也只能执行。他就是个司机,虽然很气愤蒋大为致人小产的事情,却也无能为力。

    上车后刚发动了汽车,他突然意识到不对劲。考察组要回去,这么大的事,牡丹市委竟然一个来送行的也没有,那就是说蒋要逃跑?

    妈的,打了人犯了事就想跑。还尼玛当官的!

    当官的就这德行?

    司机多了个心眼,问旁边的领导。

    “领导,去哪?”

    “回s省。”

    “啊!那我需要加点油,好的。”

    司机把车开到假日酒店后面的后勤加油处,直接让把车加满,自己下车开票去了。

    不一会时间拿着张回来了,看车已经加满了油,逗了给他加油的小服务员两句,发动车子便向hj高速路口驶去。

    牡丹市区的道路现在修的非常好,双向八车道。路面上车也不多,但司机却开得很慢,基本上限速在四五十迈。

    蒋大为很焦急,心里七上八下的,总觉得不对劲,却又说不上为什么不对劲。车内空调很足,他却隐隐的冒汗。

    “你开快点,晚上要赶到省里,任省长还等着我向他汇报工作呢。”

    一个京官,和任海涛汇报的哪门子工作。司机在省里开了二十几年的车了,一听这话便判断出了蒋大为和任海涛有关系,要不决不能这么说。

    自己就是个小司机,但省府机关的闲话那可是没少听。司机吗,对哪个领导不关心。至于任海涛在s省三起三落,那更是传的神乎其神。

    不仅是他们这些最底层的司机,就是看大门的,扫卫生的,也能说出任海涛的几件丑事。

    干部好坏,一比较就知道。s省风气很正。唯独这个任海涛是个老鼠屎,下面的人,心里和明镜似的。

    但人家是领导,现在还是手握重权的常务副省。想捏死自己这样的小司机,还还不跟捏蚂蚁一般。

    不要说捏了,根本都不会拿正眼瞧上自己一眼。可司机的正义感上来了,四十岁的大叔,任海涛又是他心中愤恨之人,所以司机更加不爽。

    “嗯,好的,领导,市区限速。我就尽量快点,方向盘不好握呀,我开了二十多年车了,我要对领导们负责,这可是政治任务。

    你们可是京里下来的大领导,那要是按照古代,就是钦差大臣。俺就是给领导抬轿子的,嘿嘿,领导让快俺就快,让慢俺就慢。”

    “哪那么多的废话,你还真有趣,还钦差大臣,现在可不行那一套了,你这思想要不得呀。”

    “是,是,领导,现在是新社会,俺知道,但这样您也是八府巡按呀!”

    “少胡闹,你懂什么,我和你说呀,八府巡按,正儿八经的正二品。在古代那可是相当于省部级的大员,那就是省长的级别。

    哈哈哈,我说你小子呀,还是满脑子封建思想,我们充其量就是个三品巡察使。可不敢称什么八府巡按。”

    司机非常善于察言观色,对于这些领导们,拿好话恭维着,比什么都重要。自己拽的和个二五八万似得,其实肚子里并没有几两油。

    油全长脸上了,双下巴的肥猪脸。怎么看怎么八戒。

    说着话便到了高速路口了,让人非常奇怪的是,王浩已经等在路口很久了。

    王市长大马金刀的站在路口,看样子就是来给考察组的成员们送行的,因为他旁边还有一辆皮卡车,车斗内装满了看似礼品的牡丹特产。

    蒋大为早就发现了路口的王浩,只好让司机靠边停车。既然王浩知道了,并且来了,看样子还带了礼物,那自己就不能不现身。

    本就带着事呢,说清楚了也好。王浩毕竟不能在明面上得罪了,他身后的力量可不是自己可以与之抗衡的。

    没想到刚下车,走上前来,王浩看也不看他。

    径直走上了北方奔驰大客车,对车上考察租的成员们表示感谢。并让皮卡车的司机把一些牡丹特产,‘好汉醇’精装酒什么的直往车上搬。

    蒋大为连忙阻止,颜正声厉的说。

    “王市长,你这是干什么,这东西我们可不能要,你这是让我们犯错误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