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11章 杨白劳也有春天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奶奶的,仗着你是个副省长,就敢推老子。好在老子身子骨硬实,没被你一把推趴下。

    要是来个倒栽葱,这硬邦邦的泊油路,还不得把我摔个脑震荡!徐明东故作糊涂,对身后的交通稽查人员一招手,走到了任海涛对面,站直了什么,严肃的说。

    “这位领导,为了保护你的生命安全,请领导上车!”

    任海涛哈哈大笑,手指着徐明东,气的牙根痒痒!

    “你他娘的算个屁,还保护我,我用得着你保护了吗?我是常务副省长任海涛。我看你是不想干了,怎么的,连我也想私自拘禁了?

    王浩,我告诉你,不要现在张狂的欢,小心日后拉清单。”

    任海涛说完,对不远处手持冲锋枪的士兵挥手大叫。

    “你们几个过来,有人想对我不利,过来保护我!”

    一名上尉匆忙跑了过来,对任海涛一个立正,严肃的敬礼说道。

    “报告任省长,接沐晓峰政委指示,我们的任务是奉命送您到牡丹。现在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们接到的第二个任务是,全力配合,保护王市长,帮助王市长维持现场秩序!”

    上尉说完,看也不看任海涛一眼,转身跑到一边,继续指挥车辆去了。

    任海涛真心有些傻,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看着百米外黑压压的人群,他清醒了,大吼一声。

    “蒋大为,跟我上飞机,考察组其他的人员,坐车从高速火速离开。王浩!不要说我没有警告你,再会!”

    蒋大为这时吓得已经双腿打颤了,后背完全被冷汗沁湿了。机械木纳的想要从奔驰大巴中下来,不想徐明东身子往前一挺,冷冷的厉吼一声。

    “站住,这位领导,还是请你做回车上。在没有接到解除对你们的保护之时,你不准离开汽车一步!”

    “我干你姥姥,你还真把自己当个大尾巴狼了。”

    任海涛真急了,人群越来越近。他必须要在人群赶到之时,将蒋大为弄上直升机。

    只要离开了这里,后面就是火烧连营,那也和自己不相干了。王浩才是市长,乱摊子,他自己收拾吧。

    任海涛大步上前,又想扒拉开徐明东,手拽着徐明东的武装带,可惜没拽动。徐明东二百多斤,那可不是白给的,十八就当兵,刚刚转业复员才两年,身子底可没撂下。

    天天在高速上干稽查工作,有的是时候勤身健体。

    徐明东看了一眼王浩,王浩默默的点头。看来这个大队长很灵领回自己的意思,真是个好苗子,这样的苗子,日后是能用得上的。

    人关键时刻才能看清,才能看明白。

    看来徐明东是铁了心的要站在自己这边了,即使是常务副省他也不怕。这小子,有一套!

    “徐明东,请领导上车,保护领导的安全。我们需要给牡丹市的老百姓们一个交代,决不允许任何犯罪分子妄图离开牡丹市一步!”

    “是!王市长,徐明东保证完成任务,坚决以死拼命保护领导的安全。”

    “任省长,请您上车!”

    徐明东说完,翻手而起,竟然把任海涛抓住自己的右手反向拧了起来。看样子就像押赴犯罪分子一样的,要把任海涛押上北方奔驰。

    这下任海涛身边的秘书不干了,你一个小稽查队长,冲其量也就一个副科,太状况了,敢对领导动手。

    秘书冲上去对着徐明东的后腰就是一脚。

    “你他妈的放开省长,你一个小副科,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徐明东火了,管你什么省长厅长处长的。老子憋屈死了,干个破稽查工作,抓几辆车,不是这个说情,就是受那个压迫的。

    现在你个秘书仗着省长的身份也敢踢我,要在部队,在老子的侦查连,老子不打你个半死,老子就不姓徐!

    徐明东大手一提,竟然哐当一下把任海涛丢进了大巴车,转回身一巴掌伦在了任海涛秘书的嘴巴上。

    顿时一股鲜血夹着两颗槽牙横飞出来,徐明东一个漂亮的甩头,躲过了任秘书吐出来的一口带着牙齿的血。

    强势的伸手一指。

    “妨碍公务,把他给我抓起来!”

    十二名稽查,立刻向前,围靠在大巴车门口。车里考察组的成员们愤怒了,任家的长子任海涛他们可认识。

    都是京城出来的,想不到任大神仙,会在牡丹遭遇如此的待遇,这可是自己组长的大后台呀。

    八名考察组成员们嗷嗷叫着,在蒋大为的带领之下就冲下了大巴车,瞬间和路政稽查人员打到了一块。

    双方你来我往,谁也没讨到好。本来路政稽查的还不怎么敢下手,对方毕竟是京城下来的领导。

    这一留情不要紧,便被人家打得狠了。这些一个个肚满肠肥的家伙,打架一个比一个凶。

    恨不得能当场打死一两名稽查人员,有的竟抽出自己随身的腰带,没头没脸的向稽查人员劈头盖脸的抽了过来。

    腰带钎子可是铁家伙,夏天穿的又少。抽过来便能嵌到肉里,拉出一道深深地血口子。

    这边开打,王浩却顾不上拉架,因为群众们已经赶过来了。赶过来的群众们把王浩一伙,连同大巴车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密如水桶、严严实实。

    可是本来气势宏伟,一路嚣叫着的市民们却被这奇怪的场面震惊了。从来都是见到穿制服的打穷人,哪见过穿制服的打官员!

    很多人都认识被打的是京城下来的考察组的成员们。因为这几天这些人太嚣张了,在牡丹市大街小巷中挑毛病,挑的百姓们敢怒而不敢言。

    真想不到呀,杨白劳的日子也有春天!

    看到稽查们现在的样子,是下狠手呀。每一拳,每一脚都是那么的用力,都是那么的给力。

    老百姓们激动不已。

    “打死他们,打他丫的!”

    “喝人血的东西,打,往死里打!”

    王浩挥手制止,大声说道。

    “父老乡亲们,同志们!请听我说,请听我说!

    乡亲们,同志们啊!大家这是要干什么?为什么披红挂绿的,难不成是为了预祝我们牡丹市,能成为全国的文明城市了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