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13章 莫名被扇(加更)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老爷子仰天长笑,as笑声洪亮与不屑,眉头紧锁,继而慢慢的绽开,一双虎目半睁半闭,蔑视的看向任海涛。

    “据我所知,王市长是我们牡丹市八百万市民集体选出的人民市长。你有什么权利罢免,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你要走可以,牡丹不留客。但要把伤人的罪人给我留下,牡丹,有牡丹的规矩,国家,有国家的法纪。

    来啊!把人留下!”

    四五名小伙子立刻上前,抓住蒋大为就往回拖,任海涛急了,大吼一声。

    “住手,我看谁敢!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真无国法了。”

    说完对考察组的成员一努嘴,几名考察组的干部们上来,立刻就和牡丹市的劲棒小伙抢人。

    有任海涛坐镇,考察组的成员们也不怕。他们看出来了,牡丹的市民们其实并不敢怎么地。

    只要不和他们发生肢体冲突,应该击不起多大的怒火。却不知,思来想去,其实还是错了。

    蒋大为是牡丹市大王乡北村的村民贝一凡、必须要抓到的人。凌妻之恨,杀子之仇,不共戴天。

    贝一凡见到蒋大为之时就双眼喷火,瞬间血涌上脑。他手提钢刀,几步挤上前来,抡起片刀大吼一声。

    “我丫丫个呸的,狗官,拿命来!”

    呼啦一下,拉扯的人全闪开了。这是要玩命呀,谁敢靠前。

    你老婆没被人打,你家孩子没被人弄死,所以你不急。贝一凡是真急了,铁定了心要下狠手。

    说时迟那时快,可看到手起刀落,王浩一个箭步串上前来。情急之下来不及抵挡,顺手把自己手中的‘爱疯’手机给递了上去。

    就听嘎嘣一声脆响,小小的‘爱疯’在王浩的掌中应声而碎,贝一凡也随着响声 弯腰倒地。

    说实话,刀闪着精蓝的幽光,一看就不是凡品。那可是贝一凡家的镇宅之宝,据说祖上凭着这口七尺之刃,愣是靠猛打勇拼杀出来一方天地。

    在八百里水泊,也算一方好汉,只是没能上位而已,就这样那也是当时山寨中的小头目。

    一个薄薄的‘爱疯’怎能抵挡得住如此精良的钢刀。不把王浩的一只手斩掉,那就谢天谢地了。

    情形总是出人意外,就在贝一凡钢刀落下之际。马老爷子出手了,一颗闪亮的钢球从手中郑出,这才击中贝一凡的腰部,救了王浩的右手。

    任海涛却是吓傻了,刀都亮出来了,还是可以斩人与两段的古时战刀!

    他一把拉过蒋大为,转身就跑。他怕了,真的怕了。这都是些不要命的主,不要说劈了蒋大为,一不小心劈了自己都有可能。

    王浩就更不用说了,刚才真要是伤了王浩,把王浩变成了一只手,那这个后果是谁也无法承担的。

    不仅是自己,就是自己的老爷子也不会和自己算完的。任海涛全身冷汗淋漓,人差点要虚脱了。

    身后万人的呐喊,响天动地。

    “站住!狗官,拿命来!”

    群情激奋,王浩拼命地维持着秩序,他大步上前 ,死死地握住马老爷子的双手。

    “老爷爷,你老发句话吧,发句话吧,我虽然不是市长了,但牡丹只要还有我在的一天,就不能发生暴力的流血冲突,这是会害了大家的。

    国家有法纪,有王法,恶人自有法律收服,他们跑了今天,跑不过十五,跑了十五,跑不了大年。

    老爷爷,我求您了,我给你跪了!千万不要让群众们失去理智呀,他们还有家,还有工作,还有儿女,还有高堂。

    我王浩求您了!”

    王浩说完,七尺之躯昂然的跪在马老爷子的脚下。

    这么多百姓的怒火,王浩压抑不住。这么多暴怒的市民,王浩劝解不了。几年前百岁的马老爷子就知道牡丹市来了个好官,来了个清官。

    但品行究竟如何,是否和传说的一样神奇,是否真正一心为民。老爷子现在才信了。

    正如王浩说的那样,把人抓回来,手起刀落是痛快了,是报了仇了。可是以后呢,难道就这么完了。

    党和国家就不追究了,不可能,绝不可能,从古至今只有一个道理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怨怨相报何时了。

    老爷子不是不明事理的老人,老爷子一生经历的太多太多了。

    而现在,身为市长的当朝大员竟然跪在自己的脚下,这可是马老爷子不能担待的起的。

    虽然王浩已被狗官罢免,但马老爷子知道这是新社会,知道这是个讲道理讲法制的新时期。

    想要罢免一位市长,开什么国际玩笑,除非省委书记或者说一省大员的省长才敢说这样的话。

    一个副省长,老爷子眼里就没瞧得起。

    “都闭嘴,站直了!”

    “哎呀,孩子呀,折杀老夫了!这可使不得,使不的呀!你这是金躯虎尊,怎么可给我老马行如此跪拜之礼!

    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又一架直升机由北方轰鸣着驶来,螺旋桨滑动的气浪卷起了巨大的风流。高速路上的百姓们纷纷侧身,扭头躲避着扬起的风沙。

    直升机停靠在先前的省军区直升机之侧。任海涛正往军区的直升机内爬,并且一个劲的拍打着直升机的舱门。

    可军区直升机的舱门不但不打开,反而紧紧地锁住。

    气的任海涛猛踢几脚,大骂沐晓峰不厚道。

    刚骂了两句,便见王福山陪着总理,在几名工作人员的随行下,走了过来。

    任何涛赶紧跑了过去,恶人先告状的向总理介绍着现场的情况。他大力谴责这些路政交通稽查人员的过份行为,一为的开拓蒋大为的责任。

    而却不知总理和王福山是早就知道了真相的,最后王福山实在听不下去了,顺手把4递给了任海涛。

    4的画面是暂停的,任海涛一边走一边看,看了两眼,大叫出声。

    “这是假的,s的!这、这、这是谁的手笔,简直是污蔑嘛,这样的事都能干出来,栽赃嫁祸,真是少教育,有妈生没爹教的混蛋!”

    啪,啪啪!

    一连三个嘴巴子,直接把任海涛打懵了,打得他半个脸都麻木了。总理的秘书收回了手,摸索着自己的手掌,随后对跟随在身边的工作人员说道。

    “任副省长嘴疼,我帮他治治,任副省病的不轻,让他下去休息一下吧!”

    王福山心中大震,总理秘书是一个非常懂得规矩的大好人,非常在乎自己的名声。也是副部级的干部,怎么突然间这么冲动。

    但形势不由得他继续思考,只是和总理略微停顿了一下身形,继续向前走。而总理却并不指责自己秘书过激的行为,这就让王福山更加迷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