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14章 可惜了了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本来一个个都是登峰造极的人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脸,任何涛忍得何其辛苦。

    他是个极其野蛮的主,素来有京城四虎之称。但任海涛却也绝对不是个野蛮之人,他当即意识到是自己哪里做错了,并且还是被人抓住了尾巴。

    究竟是哪,他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说自己就算是错了,可也不该当面被打呀。这还是总理秘书打得,那就代表着总理的意思呀。

    他心中一沉,暗暗心惊。总理从不偏袒任何一方,也不向任何势力靠拢。

    总理一身正气,一身为民,哪怕你就是再有理,但是对百姓无益的事情,也别想过了总理这一关。

    因为他老人家所考虑的,做到的,总是长远打算。

    伸手摸脸,才愕然的看到手中的4还在播放着。到最后显出现场录制这段视频的记者,任海涛愣了。

    这名记者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儿子追了多年,却依然没能追到手的日报编辑——张倩!

    张倩是个好女孩,自己也见过,并且颇为欣赏。欣赏的原因不是因为张倩漂亮,而是因为她的能力。

    张倩京城大学还没毕业,便在日报社干实习记者,由于业务突出,没等毕业便获得了采编权,后来业务突出,直接晋级升为编辑。

    一个女孩子,没任何后台,完全凭自己一己之力,竟然干到了编辑。一时风言风语遍布京畿,潜规则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而这时,就是任海涛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出现的时候。他儿子好像完全改了性子,一不彰显,二不强攻。

    反而整天和个司机似得等在日报社的门口,又像个保姆般的几次三番的邀请张倩共进晚餐。

    可惜了了,竟没一次邀约成功的。

    任海涛听说了,当时默默的摇头,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和他一样,是动了真心了。

    记得当年自己追孩子他妈时,也是颇费苦心。他老婆油盐不进,什么吃饭唱歌跳舞,那是绝不可能的。

    因为潜意识里,他妈就认为,这是资本主义思想的腐化,是对无产阶级的涉毒。了解到这些的任海涛改变策略,天天接孩他妈去孤儿院、养老院、社区做义工。

    现在想想,那段时间,是他有生以来最苦最累的时间,但却是他活得最为充实的时间,也是自家老爷子表扬他最多的时间。

    于是任海涛就通过手下的工作人员,给他的儿子支招。先是想办法只要有急事的时候,张倩要出去采访,但是报社却正好没车。

    如此一来,任海涛的重要性便显现出来了。那时京畿各地,总见一辆豪华的红色跑车,穿梭忙碌在各处新闻现场。

    再就是宴请新闻当事人,获得更多的爆料,为苦主伸冤,伸张正义。

    想不到这套经典的方案出台后,儿子是整天欢天喜地,忙的不亦可乎。与张倩的接触越来越频繁,越来越熟悉。

    有时候儿子深夜里也会被张倩一个电话紧急的调出,为的就是出现场。

    任何涛笑了,女人嘛,年轻时由着性子折腾两年,结婚就好了。柴米油盐酱醋茶,当妈了以后就会明白事理。

    究竟要不要张倩给自己的孙子当妈,任海涛暗地里很是认真的调查了一番。

    这孩子有妈——无爹!

    并且父亲一栏,直接标注为烈士!

    除此以外,再无任何信息!想查,无权限。

    丝!

    任海涛一阵牙疼,就连孩子的姥姥的姥姥,任海涛都调查清楚了。

    可惜的是,张倩他爹,感情是石头里蹦出来的,蹦出来翻了个跟头、就成烈士了,再无任何信息。

    烈士,这个社会,这个时期,你哪那么容易当烈士,就算是烈士,那也应该有档案吧。

    可偏偏令任海涛更加不解的是,竟然各处都没有、有关于张倩父亲的生平记载。

    就连那所谓的烈士,也是虚有其名,根本有名无实,因为没有哪一座烈士陵园,存在关于她父亲的档案记录。

    而从最新的消息反馈来说,张倩的母亲,早先并不是一个中学教师,而是一名记者!

    再多的便打听不出来了,只是隐隐有风声说,张倩他妈,是因为怀了领导的孩子,才从报社离开,后来成了中学教师的。

    到现在任海涛突然之间警醒了,张倩,与刚刚走过去的王福山!

    她们的眉眼,他们的鼻子以下、嘴巴的周围,怎么就这么像!

    这要是真的,那自己有妈生没爹教这句话,说的不是别人,正是当今的政治委常委——王福山同志啊!

    真是该打,活该被打!

    王福山同志,当年可是主管日报好多年呀!

    这么说自己这顿打挨得值,挨得够近,那就是亲家打的自己,还是借总理秘书的手。

    任海涛乐了,他不仅赞赏起自己的宝贝儿子。

    “好小子,终于给老子办了件大好事!”

    这要是以后真和王福山成了亲家,那么两家联手,整个z国,所向披靡呀!

    即使两家的政见不合,那也不要紧,对外两家永远都是亲家,别人可不会那么想,反而是认为故意为之。

    可现在一想王福山是来干什么的,王福山可是和总理一个思路呀。那么说王福山是来清理门户的!

    我肋了个去的,蒋大为是任家必保之人,现在看来,老爷子的计划又要落空了,难不成真就是任家的劫数?

    以后自己和这个亲家,究竟要怎么相处。任海涛是即恨又喜,也不顾的丢脸,起身重又跟随在总理的身后。

    被打总是好的,官场上被打有很多讲究。除非不是真正的翻脸,上级打下级。

    第一是暴怒,气急了真打。

    第二是对自己的亲信失望,不打不足以发泄自己的不满。也是领导真心痛恨,认为你不打不成才,打是亲骂是爱吗。

    第三那便是翻脸,不过官场上,即使是翻脸,也很少真正动手,没人喜欢明着较真,这是很不成熟的表现。

    等随在总理走近人群之时,正好看到王浩给马老爷子下跪求情。人群中的气氛已经高度的渲染起来。

    即使有马老爷子的威吓,也只是暂时压住了人民的熊熊怒火。不过老百姓手中依旧紧握着各式各样的武器,什么刀枪剑戟,丈八蛇矛的。

    特别是大王乡北村的村民们,此刻这些村民像极了野蛮的饿狼一般,他们的愤怒已经完全的被点燃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