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15章 气死活人(加更)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现场中的百姓们,那一个个凌厉的眼神,彷如一道道汹汹的火焰,看得使人更加害怕。

    尤其是他们手中那明晃晃的戒刀剑斧,看了使人后脊发凉,心生恐惧。

    老百姓无所谓什么后果不后果的,要的就是一命偿一命,别无其他!他们横,是因为他们的希望被扼杀了。

    十几个叔伯们唯一的希望呀,孩子还没出世,就这样没了。

    贝一凡哭了,挥舞着手中的戒刀闪闪生风。他一边哭,一边吼。

    “马爷爷,你让我过去,让我杀了那个狗官。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老婆被人打,孩子被人活活的踢死腹中。

    我堂堂七尺男儿,此仇不报,如何为人!

    哇呀呀呀!狗官,气死我呀!”

    ‘咣当’,钢刀落地!

    贝一凡大吼一声,张口猛吐鲜血,当时便一头栽倒在地,身子使劲的抽蓄了两下,竟没了动静了。

    这可吓坏了现场大王乡北村的村民们,他的十几位叔叔伯伯们、赶紧跑上前来查看情况。

    不是掐胳膊,就是扯腿,还有那掐人中,掐虎口的,一番紧张的忙碌,人却依然不醒。

    王浩大步上前,蹲下身子,对围在贝一凡身旁焦急无奈的亲友们说。

    “都让开,大家都让开。需要通风,我看看,我来看看,我曾是y市人民医院的大夫。”

    王浩的威信是公认的,一听大伙敬仰的市长还是位大夫,于是叔叔伯伯们赶紧依话行事。

    现场一时间万般的寂静,人都气成这番摸样了。准是不行了,三国时周瑜被活活气死的典故,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那也是口吐三升鲜血,气急而亡!

    想不到事态再次的升级,贝一凡可是家族中唯一的一位男丁,这要是被气死了。恐怕贝家所在的大王乡北村村民们,定会把牡丹市搅个天翻地覆。

    王浩心不静,手探脉搏,几乎感受不到贝一凡血脉的波动。不禁查看了一下贝一凡的瞳孔,口鼻。

    贝一凡此刻双目紧闭,了无呼吸,牙关紧咬,瞳孔慢慢散大,对光反射近乎消失,角膜反射微弱。

    这完全是生命体征病危濒死的征象,为生命临终的预兆。对于这些基本的医学常识,王浩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生命体征是标志生命活动存在与质量的重要征象,是评估身体的重要项目之一。

    它包括体温呼吸脉搏血压瞳孔和意识,这些项目都是肉眼可以观察到的,都有正常的范围。

    而现在的贝一凡,无论从哪一项来说,按照常规,应该可以下病危通知了,并且需要通知家属赶紧准备后事。

    也就是说,人从医学专业的角度上来说,人,被抢救存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闪闪发光的钢刀跌落在地,丈八长矛也扑倒在大街上,宝剑被扔,画戟沉屙!声声凄厉的悲鸣,响切云霄。

    十几名白发苍苍的中年长者,一起扑跪在地,嚎啕大哭。

    端的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使人肝肠寸断、心儿俱裂!

    好一个七尺儿郎,好一个彪形的大汉,好一个威武的身躯,好一个磊落的汉子。

    就这样撒手人寰,就这样离人而去,就这样没了声息,就这样与世长辞!

    王浩猛然间惊醒,这不是在医院,也不是在自己的诊断室,更不是在太平间。今天,这个贝一凡,自己是救得活也得救,救不活也得活!

    没得商量!

    王浩来不得半点犹豫,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转身大喊。

    “马老爷子,您可否过来帮我一把?”

    马老爷子本在唉声叹气的感叹着,活生生的孩子,还真被气死了,早知道说什么,自己也是不会横加阻拦的。

    即使让贝一凡上去活活劈了那个狗官蒋大为,再依律伏法,也算了了心愿,不至于怨恨而死啊!

    “王市长,您可有良策?还救得过来吗?”

    “老爷子,看你的摸样,可会金针刺穴?”

    “这个!老朽愚笨,不过不妨,市长大人稍安勿躁。”

    老爷子说完,站起身来,大吼一声。

    “李家金针可在!在就给我应一声,过来救人呀!”

    声如洪钟,丹气十足,震得人耳膜生疼。

    就见人群中挤出一位十五六岁的半大孩子,从怀中掏出一个布包。

    打开来,一排密密麻麻针灸用的钢针,整齐的在裹布上,迎着太阳,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马老太爷,俺是李家金针传人,李小宝,奉命来到,听从太爷差遣!”

    “我,我,哎!李家就没人了!”

    马老爷子狠狠地跺了一脚,坚硬的柏油马路,竟被老爷子一脚跺出道一条细微的裂痕,使王好看的目瞪口呆。

    “那个什么,马老爷子,有针就成。不需要其他,老爷子,还请您帮我瞭阵,任何人都不允许给我发难。”

    王浩接过李小宝的金针,顺便抚摸了一下李小宝的脑袋,问了一句。

    “孩子,怕吗?我行针,你看!”

    “市长,俺不怕,歌诀我都会,只是行针不近熟练。我爷爷身子不行了,以后李家金针,我一定要发扬光大!”

    “好!有志气!”

    马老爷子叹了口气,说了句。

    “他没爹,娃苦!”

    王浩不再多言,吩咐李小宝取针消毒,将贝一凡身体平卧,查看口鼻,掰开牙关,拿手绢清除口内鲜血。

    继而伸出双手揉搓贝一凡的双耳,使其发红。突然猛地两拳击在贝一凡胸口处,沉闷的击打声,使贝的叔叔伯伯们立刻起身,想要对王浩无理。

    王浩视而不见,马老爷子伸手制止。

    “人都死了,死马当成活马医!”

    王浩和没听见一般,首选一寸金针各一枚,刺入贝一凡耳下,采用挑刺的手法,忽进忽出,弄得贝一凡双耳鲜血淋漓。

    而后取针二分之一寸直刺贝一凡通天大穴,吓得一旁看诊的李小宝就是一哆嗦。通天之穴乃人体头顶死穴,一般中医是不会选此穴用来直刺。

    原因很简单,通天内是大脑。万一伤到人脑,救与不救没什么区别。

    不想王浩对李小宝的表情丝毫不予理会。又选针两寸,端详片刻,在贝一凡的双手合谷处捻转刺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