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18章 大将之风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呼喊声,请求声连成一片,群众们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王浩被罢免了,现在已经不是他们的真龙市长了,他们心目中神仙一般的市长,没了!

    “求总理开恩,求总理不要罢免我们的好市长!

    总理,王部长!

    我们求求你了,让王浩继续给我们当市长吧!”

    老百姓们又跪下了,想起王浩刚才因为要阻止蒋大为逃跑,被常务副省长任海涛停职了,百姓们只能又跪下来了。

    他们没有别的选择,面对大官,唯一的选择就是跪下请命!

    第一次是为了自己,为了尊严,第二次是为了一个好官,一个在大家心中神一般存在的大好官!

    总理严肃的转身,目光凌厉的看向任海涛。任海涛这个后悔呀,王浩那也是能罢免的了得,是自己说停职就能停职的?

    自己当时只是随口说了说吗!

    开什么玩笑,他可没有这么大的权力,当时真是因为自己气晕了,还真是气傻了。

    其实任海涛还是可以把一个犯了严重错误的市长,在当地勒令停职并且等候省委进一步处理的。

    任是常务副省长是省委常委、省政府党委副书记。

    协助省长负责省政府常务工作,负责发展改革、重大项目、财政、监察、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

    国土资源、环境保护、外事侨务(海外事务)教育、科技、环保、税务、政府法制等方面的工作。 分管省教育厅、省财政厅、省科学技术厅、省环境保护厅、省地方税务局、省政府法制办公室。 联系省国家税务局、财政部驻s省财政监察专员办事处,共青团s省委、省妇联、省科协、省科学院。

    联系省军区、国防科大、空军师团、省预备役师、国家统计局s省调查总队、s省储备物资管理局等重要单位。

    这么重要的工作岗位,这么重要的权利责任,足可以看出,任海涛空降下来短短的时期之内,在s省取得的能力和话语权。

    所以,不经请示,临时停职一个地级市市长的工作,对与任海涛来说,做的不算狂妄。

    但这一切就要看在什么时候了,是在什么样的前提之下!

    说实话,王浩并没有犯错误,更谈不上什么严重的错误,相反,他阻止蒋大为的离开,恰恰是为了平息事态的发展,缓和百姓们的怒火。

    任海涛被总理看的脸都绿了,自己酿出的苦酒,自己往肚子里面喝,自己说出去的话,自己往回收。

    思来想去,任海涛倒也光棍。他上前两步,也不管群众们那杀人般的眼神,非常镇定,恬不知耻的说。

    “乡亲们,父老乡亲们啊!是我不好,是我考虑不周,是我犯了主观意识性的错误,不经了解,擅自做主,做出了错误性的决定。

    在此,我向大家道歉,向王浩同志道歉。我从省里匆匆下来,为的就是要接蒋大为去其他地市继续考察。

    但是想不到呀,蒋大为身为文明办的同志,竟然做出了违法的事情。这些我是不知情的呀,被遮蔽了双眼。

    我在此恳请大家原谅,恳请父老乡亲们的谅解。对于王浩同志的错误决定,我马上收回,王浩没有错误,依旧是你们牡丹市的市长!”

    哄!

    任海涛道歉,还是当着这么多的人,当着总理,当着王福山,当着上万名牡丹市的老百姓!

    王浩深深地震惊了,不怕流氓耍无赖,就怕流氓讲策略。任海涛学精了,再也不是当年的任厅长了。

    现在竟然变得能屈能伸,简直深藏不漏呀!正应了那句俗语不怕短、不怕粗,就怕毛里藏!

    “哈哈哈,任省长,真是这样想的?老朽佩服之至啊!

    不过我可是听过一句老话,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就是不知道任省长是怎么做到的,简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啊!”

    马老爷子丝毫不给任海涛面子,毫不留情的拿话损着任海涛。马老爷子一百一十岁的的高龄,他可是不怕什么省长不省长的。

    任海涛被马老爷子说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蒋大为就差没朝任海涛脸上涂口唾沫了,这丫的太狠了,我一被抓,竟连同志两字都省略了。

    人心不古呀,枉我痴心一片,为你们任家赴汤蹈火。蒋大为后悔,真心的后悔,后悔不该沦为权利的附庸,别人的傀儡。

    被人利用了,还得忍着,被人卖了,还得替人数钱,这种滋味很不好受,非常的不能忍受。

    王浩深深地叹了一声,眼神不经意间一撇,竟然在人群中发现了了一名白衣女孩。

    女孩像个蝴蝶般躲躲闪闪的,一会就挤到人堆里找不到了。可是仅此一眼,王浩已经非常的肯定,就使她,一定是她。

    好吧,既然她在,那我只能给她个面子。王浩可不想惹这个女人,所以能不得罪还是尽量不得罪。

    “呵呵呵,任省长,感谢您帮我正名!对于你的决定我无话可说,只是想到我不需要任省长再继续费心了,还是很开心的!”

    任海涛赶紧就坡下驴,王浩在关键的时刻,竟给他递过来一个台阶,他心中很是震惊。

    这小子越学越精,越等越不好修理。自己回到s省已经好久了,好不容易借助这次事件想要阴王浩一次,不想事没办成,倒是一块大石头‘咣当’,砸自己脚面子上了。

    “哎呀,王浩呀,都怨我,怨我事先没能把事情调查清楚。是我的失职,是我的不对。

    回头我向省委检讨,我向钱书记请求处份!”

    任海涛场面话说的滴水不漏,就是要处理也是s省省委党内处理。王浩呀,你还能怎样,难不成你还能撸了我的常务副省。

    和你道个歉而已,给足了你的面子。你好我好大家好,以钱沐瑾的个性,以钱沐瑾即将上位的大好时期,s省还是求稳为主,其他的,你省省吧!

    王浩完全识破了任海涛的鬼伎俩,即使气的心中发慌,却是毫无办法。还能怎么办,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老子先忍了。

    总理心中非常满意,任海涛的现场道歉,正是总理所希望的。把任海涛这个红顶子的搅屎棍子调到s省,正是自己和很多人的意思。

    s省需要这么一个任海涛,没有争斗,就没有向上的动力,就没有大的激进与发展。

    至于王浩的态度,总理更加欣慰。这小子,竟然递台阶。好吗,总是学会了点什么。人吗,能屈能伸才能成大事。

    自古韩信便能忍受胯下之辱,最终成为一员大将。现在看来,王浩还颇有点大将的风采的,只是不知道,他会不会满意自己即将为他选定的、那条崎岖不平之路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