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21章 请总理吃甜沫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张大夫完全傻了,这么多囊肿,和鸡蛋一样长在白玲的体内。不要说挨个切除,就是把子贡整个切除都是应该的。

    这个年轻的市长竟然说做经阴摘除手术。这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你闹着玩呢,你不好好的干你的市长,你充什么大尾巴狼呀。

    这完全是作秀,要声誉,要名誉,权利名誉双丰收呀!

    人不可太贪,你这个市长已经在牡丹市家喻户晓了,难不成还想成仙?万一手术中出现问题,不要说囊肿你没拿掉,首先被拿掉的,恐怕就是你头上的乌纱吧。

    总理喏喏的没有出声,王浩已经不是大夫好多年,但是原本王浩是创伤外科医师,这是不由争辩的事实。

    并且现实表示,张大夫这样资深的医师都没有看出来的问题,王浩一眼就看出来了,足以可见,王浩的学业之精,他的心思缜密细致之处。

    总理担着一份心,按理说王浩完全不需要这样做。这样做对他没什么好处,即使手术成功了,也会被很多人说闲话。

    市长就是市长,无论你以前的专业是什么。总理思量了良久,不由的回身看了一眼一直沉默着的王福山。

    王福山认真地注视着王浩的双眼,眼神中满是愤恨的阻止。可王浩依然不为所动,依然坚持,并坚决的等待着总理的答复。

    总理有些恼怒了,生气的说道。

    “给我一个理由!”

    “没有理由,如果说真的需要理由,那就说是为了圆她一个有孩子的梦吧。她先前有孕是假象,完全是体内大囊肿的假象。

    现在体内的大囊肿被踢,破裂了,她的人生之梦也随之破裂了。生活对她这样不幸的女人来说,已经失去了意义。

    在思想上,在心理上,就是行为上,她已经厌倦了自己的存在。就连整个大王乡北村的村民们,老贝家十几位叔叔伯伯们也失去了生活的希望。

    农民们讲究的就是留个后,一家十几口人,十几个家庭,都没有一个传宗接代的,还会引发出更多的后续问题!

    你一定要问我是为什么,那我只能说,我是为了我的子民,我的人民!不要说我作秀,不要说我图名。

    手术万一失败,也许白玲就会永远的睡在手术台上,而我,也许!后果,我想清楚了,但还是请总理同意!”

    总理再次沉默了,如果说这是王浩最初的想法,那只能说他的思想崇高,已经达到了别人无法企及的高度。

    但要是说这不是他的真实想法,却在王浩的眼神中看不出一丝一毫,有其他隐意的表示。

    他——究竟要做什么?

    难道他疯了吗?

    不是,绝不是,总理仿佛猛然间在王浩身上看到了什么,这个愣头青呀,竟和当初自己年轻之时一样。

    心中想的全是怎么去为自己辖区的老百姓们服务,怎么才能为他们解除困难,怎么才能让他们过得更好,怎么才能让这个社会更加和谐稳定,使人民群众安居乐业。

    他还不知道自己真正的作用,不知道自己真正的使命。一个官员,一个真心实意为百姓办事的好官。

    那其实应该想到的不仅仅就是为老百姓办实事,办好事,帮他们解决困难。想的还应该是,怎么上位,怎么能获得更多更大的权力。

    怎么样拉拢与团结其他势力,怎么才能在自己身边聚集起一股志同道合,一心向上的团体。

    一个官员,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官员,绝不可以孤军作战。团队精神是尤为重要的,也是必须要有的。

    只有走向更高,才会看得更远,责任与使命才会更加艰巨。能为老百姓们解决的困难,处理的问题才会更多更重要。

    可是现在,他,还是个愣头小子,还没有长大,还是站在自家的院子里,欣赏着自己培育的花朵。

    一室之幽兰芳香,怎能传得更远,要的是到处鸟语花香。心之大,广达四海,心之容,包罗万象。

    正在这时,医生办147公室的门突然之间被挤开了。趴在门外偷听谈话的贝家叔叔伯伯们扑倒在地上。

    他们惊慌失措,却又焦急万分!

    “总理,王部长,俺代表俺们老贝家求您了!

    王市长真的能治了俺侄媳妇的病,俺们老贝家至此以后,生生世世给您,给王部长,王市长立长生牌位,早晚跪拜!”

    说完十几口子大男人一起跪在地上,不管不顾的砰砰砰的磕起了响头。

    头磕的相当给力,只两三下,额头就见了血了。在铮亮光滑的精品瓷砖地面上,留下鲜艳的血迹。

    总理猛的跺了一下脚不,心中愤恨的说道。

    “都给我起来,还要不要治病了。难不成都想住院吗?

    王浩,你给我说,你有把握吗?什么时间可以手术?”

    王浩身形一震,表情严肃而又坚定的说。

    “只要我和白玲谈一次话,做通她的思想工作,使她重新获得生活的希望,照目前的情形来看,随时都可以进行手术。”

    “还不去,我就在这等着,不过晚饭你可得给我准备好了,反正已经天黑了,到明天早上,能下手术台不?”

    王浩身子一挺,表情坚决地说。

    “能!我请总理吃甜沫!”

    噗!

    医生办公室内,三十多个人大眼瞪小眼!请总理吃甜沫,俺那个娘呀,不要这么小气好不好!

    甜沫是牡丹市传统的一种稀粥,是一种以小米面为主熬煮的咸粥,牡丹人又俗称之为“五香甜沫”。

    在牡丹市的众多小吃中,甜沫是最价廉物美的“招牌”名优小吃。 甜沫的来历乃是明末清初。

    因天灾战乱,大批难民饥无可食,有一家田姓小粥铺,经常舍粥赈济,灾民互相传告,来粥铺喝粥救命者增多。

    粥铺难满众求,便在粥内加入大量的菜叶和咸辣调料。灾民每当端碗盛粥前,见煮粥的大锅内泛着白沫,便亲切地称之为“田沫”,就是田老板赈舍的粥。

    正巧当时有一外地来牡丹赶考的落难书生,也来此求得此粥,食之甜美无比,心想“甜沫”之名果不虚传。

    后来书生考取功名做了官后,又专程来再喝甜沫时,已无昔日感觉,问其因,老板答称甜沫实是“田沫”,田姓之粥的意思。

    官员恍悟,当初只听音而未辨字迹之误所致,于是题写“甜沫”匾额,并吟诗一首

    “错把田沫作沫甜,只因当初历颠连;阅尽人世沧桑味,苦辣之后总是甜。”从此这种带咸味的粥便叫“甜沫”了。

    看到众人表情各异,总理微皱眉头。王福山正是s省之人,当然知道何为甜沫!可不便说出,只能在心中苦笑。

    好一个酸腐的臭小子,竟敢拿甜沫糊弄总理。不过用心一想,也就释然了。甜沫——田沫,岂不是引申为百姓的喜乐!

    真是想不到呀,王浩看是表面上装作傻里傻去的,其实内心中,每一句话,每一个打算,都有着他真实的其他想法。

    真不知道这小子还能闹出什么花样,难不成甜沫,也会作出一篇锦绣文章不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