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31章 又生事端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还是那句话,我开出的药方你们好好研究一下,便做出有些倦怠的神色。卫生局长一看,急忙就坡下驴,请领导上附属楼休息。

    离开门诊大楼,王浩拒绝了局长和院长的好意,吩咐安得利送自己去假日。总理还在假日,虽说不让他前去送行,但王浩知道,让不让是一回事,去和不去又是一回事。

    凌晨三点,空旷的大街上,没有几辆车子。只有路灯昏暗的光,照映在浓密的枝条间,更显得越发静怡。

    王浩靠在椅背上,微微的打了个瞌睡。突然一阵螺旋浆的轰鸣,由前方的假日酒店大楼顶端传出。

    王浩赶紧让安得利停车,他推开车门快速走了下来,仰头观望。空中的直升机很大,正是总理来时的那辆。

    看来总理一直都在等,在等自己手术成功的消息。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他不听我当面汇报?

    王浩仿佛春梦未醒,百思不得其解的回到了假日。

    许文静接过王浩的手包,帮他放了洗脸水,在王浩洗漱的时间,许文静幽幽的说。

    “你走后,总理和王伯伯一直坐在沙发上看文件。我们都不在跟前,他们前脚刚走,你就进门了,还真是不巧。”

    “嗯,我看见直升机了。可能总理现在不想见我,我还没弄明白,先睡觉吧,有些累了。”

    徐文静接过王浩擦完脸的毛巾,俏皮的洗了洗。

    “你还知道累,奇怪了,不会是用神过度吧。我可是听说你这次给人做手术的部位很特殊啊!”

    王浩嘿嘿一笑,想不到老实可人,温柔善良的许文静也会开玩笑。他看着许文静,轻轻地帮她拢了拢额前的秀发,展开胸怀,抱起许文静便走进了卧室。

    “我在佛前求了五百年,你在那里等了五百年,文静,我爱你!”

    王浩情话绵绵,在床上和许文静相卧而眠。他真的有些累了,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却弄得许文静不上不下的,感怀不已。她轻轻的起身,帮王浩盖好被角,无不感叹的说。

    “搞什么搞,神经病。突然来这么一出,让人怎么睡。”

    呐呐自语了半天,许文静终究抵不过睡意,只好依偎在王浩身侧,沉沉的睡去。一觉醒来之时,天已大亮,身边早就不见了爱郎的身影。

    对于王浩选择给白玲做手术的事情,宋乐斌提心吊胆地过了一晚上,可以说是辗转反侧,一晚没睡。

    他心中一会希望王浩能手术成功,一会又希望王浩失败。最终还是希望成功大于失败。

    不想,电话响起,医院传来消息说,手术非常的顺利。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宋乐斌竟然失态的大喊出声。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手术成功了,太好了,我就知道什么都难不住他,他就是个天才,他呀,无所不能!”

    放下电话的宋乐斌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意识到了,其实自己的潜意识之中,已经被王浩折服了,在不知不觉间,早就认同了王浩身为领导的存在。

    这对于宋乐斌来说,是让他自己感到惊讶的,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和不可理解的。

    自己竟然从内心的深处,早就在跟随着这个嘴上无毛的小子,其实,潜移默化之中,他承认了他的地位与政策方针。

    宋乐斌哈哈大笑,笑完抬头一看,才发现东方已经破晓。三年了,三年来自己的心情是第一次这么的舒畅,感觉这么的惬意。

    他干脆起身,洗了把脸,推门而出,直接向市委走去。

    一路上都是早起晨练的市民,还有上早班匆忙而过的工人、背着书包,欢快的学生。

    宋乐斌感叹万分,看着前面宽敞笔直的马路,看着一尘不染的街面,再看看身边的高楼大厦,和完好整洁的城市。

    他由衷地认同了王浩,从内心深处发出感叹。

    假如没有王浩,牡丹市怎么会有今天,或者说,这样美丽的城市,绝不会来的这么快,发展的这么好。

    现在的市民们,健身的健身,上班的上班,那还有什么游手好闲之流的,哪还有聚集在街头巷尾打麻将侃大山的。

    那是忙都忙不过来,老人们照顾孩子,中年人参与城市建设,年轻的上班,年少的上学。

    牡丹市的市民们,已经转变了古老的观念。开始人人重视学习,人人重视技术。再也不会说什么学习无用之类的话了。

    有能力,有技术,高学历的,那都在大企业干领导,最不济的也是个班组长,车间技术员。

    就连很多早期离开牡丹市,到外地发展的高尖端技术人才也陆陆续续的回到了牡丹市,肩负起了重要的岗位。

    就在宋乐斌漫无目的的遐想之际,就在他溜溜达达的前行之时。不自觉间,突然感觉和他一起前往同一个方向的市民们越来越多。

    定睛看去,我的妈呀,市委市政府门前早已人山人海。

    在那破落的市委大门楼前,群众们自发的分开来,站立在道路的两侧。

    前来上班的市里领导的小汽车都小心翼翼的,慢慢的在路中间驶过,进入市委大门后,便突然加速,好像道路两旁的群众们会吃了他们一样。

    宋乐斌想了想,这么多人,竟然秩序这么良好。也不说话,还有人统一指挥,看来不一定是来闹事的,说不定是来静坐请愿、对抗市里刚出台的拆迁工作的。

    牡丹市每天都在搞建设,先前的市民们觉悟很高。给房子给装修款,给躲迁费就行。没什么要求,赶紧的搬到新家才是王道。

    但随着市民们觉悟的越来越高,市里剩余的土地越来越少,拆迁工作便越来越难进行。

    特别是近来要开发老城区这一块的土地。开发公司是y市来的,听说老总叫牛犇,不但省里有关系,就连中央都有人。

    几次和市民们谈不拢,这个叫牛犇的老总竟然放出话来说,不搞了,爱咋地咋地。

    你们爱住老楼旧楼那你们就住,蓝山集团还不开发了,把所有的资金抽走,去河边开发什么高端的智能小区去了。

    这下得到消息的老百姓们傻眼了,连郊区的农民都住上了新楼房。我们这老市民,总不能守着个破屋干瞪眼吧。

    人家给的条件细细想想,还是可以的,能接受的。一平米换两平米,还给装修费与搬迁费,都是没事闲的,跟着闹什么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