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34章 国家的人才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宋乐斌哪能看不出王浩的意思,官做到他们这一步,随意的一个动作都能代表着不同的含义。

    走到了今天,无论如何王浩都是对他手下留情了的。人讲究的是面子和尊严,做官尤为如此。

    明白了王浩的意思,宋乐斌突然知道了王浩的真实想法。他已隐隐地感觉到了一些什么。

    那就是,王浩,可能会离开牡丹。

    宋乐斌的政治敏感是相当准确的,早上从王浩对待群众们送匾的事情就能看出来。

    王浩已经心存离开之意。

    否者这么好的事情,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那都是欣喜异常的。即使他自己故意低调,那么紧靠在王浩周围的人,紧紧跟随着他脚步的人也会及时的做出反应。

    现在是个极其敏感的时候,王浩的路宋乐斌不敢想,太年轻了,离开牡丹那是铁板定钉的事情,他走后这个市长的宝座就会留下空缺。

    假如不出意外的话,宋乐斌相信,赵帆是最佳的人选。至于自己,人大是最好的去处。

    无论怎么来说,能在正厅上退下来,那就是宋乐斌的最高境界。现在上面空降市长,那几乎不可能。

    宋乐斌完全看清了形势,不说在牡丹,在整个s省。王浩几乎就是一个超然的存在,已经不需要再那么假意了。

    王浩很热情,把宋乐斌让到沙发上,亲自为宋书记沏了一杯茶,茶是好茶,从王浩端过来,宋乐斌就能感觉到一路清香。

    宋乐斌爱茶,他更喜欢品茶。品茶需要一种意境,更需要好的心态。只不过再好的茶,随便弄个杯子冲点水,那也失去了品的雅兴,作用只是一个喝水罢了。

    对于牡丹市现在的状况,宋乐斌可以说是什么都是附和,这就是姿态,这就是示弱。开始时,宋想的还是去斗一斗,王浩太年轻了,年轻的简直不像话。

    这样嘴上没毛的小子,哪配站在自己之上。所以对王浩这个人,宋乐斌心中的感觉是非常抵触的。

    自从王浩空降成为牡丹市代理市长的那一天起,宋乐斌就在不知不觉间和他明争暗斗。

    可尽管自己使尽了方法,斗来斗去,直到王浩扶正了去了代字,还是人家留了情面,尊老爱老,否则宋乐斌真的不敢想象自己可怕的下场。

    不说别的,单单一个李鬼的保护伞,想要拿下宋乐斌,那是轻而易举。除此以外,强势命令牡丹的百姓们种植什么牡丹,这更是政治上失误的重大隐患。

    宋乐斌这才意识到自己并不是人家的对手,他已经不具备斗的资本,宋乐斌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人大是他最好的归属,不但可以扶正,也是他仕途的终点。

    而王浩,摆明了会扶摇直上三千里,前途不可限量。他还有很长的一段路可走,将来成为副省,正省指日可待。

    注定不是同一个层次的对手,自己和人家争什么?

    就连自己去人大,也是王浩通过宫芳的嘴传来的声音。宋乐斌不为自己想,也需要把握住这个人脉。

    谁都有朋友,有一个战线上的好友,有家人有孩子,有自己的社会关系。宋乐斌即使不为自己想,也要为跟随在自己身边的人,以后的路作作打算。

    他从心里想和王浩搞好关系,可是王浩表现得太强势了。无形之中给了宋乐斌巨大的压力。

    并且处处政府压着市委一头,王浩不来,牡丹,是宋乐斌的天下,至于宫芳,宋乐斌根本无视了。

    可王浩来了,不耽无视了宫芳,就连自己也被无视了。多年养成高高在上的尊严,又岂是一日之间可以扭转的。

    宋乐斌这几年没少领教王浩的居多手腕,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王浩每一次的出手,宋乐斌只能振腕叹息。

    输的太惨,惨不忍睹!

    抗争,是需要有资本的。王浩的大度,最终还是征服了宋乐斌睚眦必报的心,虽然他对王浩没有太多的好感。

    但是他佩服这个小子,从心底里告诫自己。为以后想想,路还要走下去。s省西南的力量想要走得更远,就要尽可能的避免给自己这一部分人树里强敌。

    哪怕路过的仅仅是只野猫,也有会被抓伤的危险。假如猫爪带毒,那后果更加不可预计。

    在他的官路生命历程中,王浩只是自己漫长仕途中的一个过客,能搭班子那就是天赐良缘,没必要搞得天天拌嘴吵架,像一对毫无能力的小夫妻。

    关于群众送匾之事,宋乐斌和王浩都没有提起,两个人心中和明镜儿一般。宋乐斌之所以主动来拜访王浩,想的全是以后的那些微妙。

    政治,本就是表面上的东西。表面上做到了,大方向过得去,其实什么都好说,至于私底下怎么运作于出手,那都上不得台面,只能讲手段了。

    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这是他们这种级别的干部必需要具备的素质,他们只需要谈笑风生,至于风霜雪雨那都是环境的需要。

    “宋书记,牡丹市需要稳,相信不久中央就会有一个大的决议出台。是关于牡丹市连接打通南北大动脉的事情。

    牡丹市最好的掌舵人,离不开宋书记您呀!”

    轰!

    这是什么,宋乐斌手中的茶杯顷刻之间没有拿稳,随之一晃,茶杯倒了,洒了一茶几的茶水。

    王浩说什么大动脉,那是上百亿的工程,以前,不,就是当下,是牡丹市最大的心愿。

    南北链接,牡丹挡在其中。原因就是牡丹多丘陵山区,三面环山,一面是河。牡丹出进受阻。

    不久的将来,会是多久,自己掌舵。自己今年五十有五,明年就必须要退了,能掌得什么舵!

    “王浩,此话怎讲!”

    王浩来不及解释,匆匆走到洗手间,拿来海棉拖把吸着水。一边吸地上的水,一边说。

    “有消息说退休年限将放宽到六十,宋书记,你赶上了,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搭班子这么长时间了,你的心我还是能看明白的。

    真正想着老百姓的人,即使以前走过弯路,那也是受环境的影响。牡丹的舵必须你来掌,赵帆还是需要锻炼一下的,他有的时候不定啊。”

    宋乐斌再也坐不住了,一把抢过王浩的拖把。擦着地,然后送到了卫生间涮好,规规矩矩的放到一旁。

    想了想,干脆洗了把脸,走出来的时候,见自己茶杯的水又重新蓄满了。

    “王浩,我是s省西南的干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宋书记,哪的干部,都是为老百姓服务,都是国家的人才,都是人民的主心骨,你的理想,你的希望,难道不是为了让s省西南建设得更好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