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39章 山高水长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所有的人都能看出,王浩是这次事件的推手。当总理提出牡丹市链接南下北上的大动脉的时候,很多人才意味深长的觉醒了。

    王浩!

    深不可测!

    于是李老打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说是奇怪,其实不仅仅是劝告,还是对王浩的批评。

    “你小子,下得一手好棋,赢得了帮手不说,还结交了王福山。你呀你,总是以险制胜,就不知道懂得变通。

    人生其实就是一盘棋,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不值呀!

    王浩呀,听说你要离开牡丹,可是你想过会被安排到哪吗?不是说你,就是我也想不到,你姚爷爷也想不到。

    人生是一场经历,你多经历一些也好。我认为值了。官场就是一次赌博,身在官场之中就要站在潮头,就必须做个弄潮儿。”

    李老爷子说了半天,品了口茶,微微停顿了一会,继续说道。

    “不过大潮之上,几回生死。王浩啊,你身上的责任太多了,你是应该好好考虑一下了。

    我可是听说,很多人都不喜欢失去半个儿子的下场啊!人心大乃天地宽。你要学会借势用势,不要什么事都自己往上冲。

    要用脑子,用手段,这样才会让人佩服。伸手就抓,和别人送到眼前,毕竟是两个概念。你记住,有时候,很多老家伙都是有脾气的吗!”

    王浩一愣,非常尊敬的听从着李老爷子的教诲。直到李老爷子挂了电话他还在回味,李老爷子的话让他意识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之处。

    表面上看是他获得了胜利,绊倒了蒋大为,和任海涛一较长短。可实际上他胜得却非常的不武,这就给人以很大的口实。

    其实整个事件回味一下,不少人都能看出其中的弥端。蒋大为与你一起下去进行现场检查,却会发生这样的事。

    还是被一个大妈数落,从而逼迫蒋大为出手。

    想想就好笑,你们呢?

    怎么可能会不陪在上面派来检查的领导身边,这个解释说不通。不要说是京里下来的检查团,就是省里的,也不可能这么随便。

    还有和任海涛的直接翻脸,这表现的更寸。任海涛毕竟是常务副省长,在s省排行靠前的省委领导。

    你凭什么和人家叫板,凭借的还不是身后的实力,凭的还不是自己的强势。这是官场大忌,不尊重不听从上级领导的安排。

    并且顶撞甚至忤逆!

    这样的干部,到哪都是让人感到惧怕和不屑的。王浩给自己戴了顶帽子,这个帽子无意之中告诉别人。

    我就是准则,不顺着我的意思走,那么下场就会很难看。

    这件事看似王浩胜了,并且为牡丹市的博取了一个全国卫生城市的称号。其实谁都知道这个称号是怎么来的,这是上面力求维稳,为了大局不得不做出的决定。

    尽管飞猫做的很隐秘,但z国的事情,真说起来有多少隐秘的。那天动用了两架军用直升机,还隐隐的听说s省军区,有一次大规模的拉练活动。

    王浩想了很久,就要离开牡丹了。牡丹给自己的太多,使他感觉自己由一个半大不大的孩子,突然间变得有些成熟了。

    秋天的季节,万里晴空,风淡云轻,令人心情格外的开朗。

    一个电话正在这个时候打了进来,不是王浩的手机,而是王浩桌上的那部不怎么经常响起的红色保密电话。

    电话是姚老爷子打来的,只对他说了一句话。

    “处理好一切,回家,你应该好好地休息一段时间再说了!”

    老爷子的声音不大,语气也没有任何批评的意思,却没来由的使王浩感到心中一紧,他觉的自己让老爷子很失望。

    回京休息?而不是说接受更大的考验。老爷子说的冠冕堂皇,没有一丝怜惜和抚慰的意思。

    就算自己犯了错误,做的有些出格了。以姚老爷的实力,任大家也不能乱说什么。但是王浩瞬间想到了,那就是驾驭。

    任谁会喜欢一个驾驭不了的手下,时刻摆在自己的眼前。他猛然间惊醒了,现在即使自己想要低调,那也几乎不可能了。

    任家更被动,最近一段时间,因为任海涛的问题,让任老爷子四处奔波,四处求人,人情消耗了不少。

    所有人都知道与任家交锋的是姚家,这无形之中使很多人有了很多的想法。任家与姚家的纷争,使不少人看到了机会。

    一番运作下来,任海涛竟没有被追究责任,不过陈兵却突然的调整了对任海涛的分工。

    一个常务副省长,突然被调整分工。影响不可能不说不大。背后的深意,任谁都能看得出来。

    总理也适时地发话,在一次发展经济的会议上,委婉的提出了,很多同志不务实,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和使命。

    这个敲打不可谓不大,参加会议的都莫名其妙。不过随即传出了风声,那就是任海涛被调整了分工。

    大家瞬息之间就找到了根源的所在。z国总是这样的莫名其妙,敲山震虎总是领导们的手段和最终意图。

    任海涛还是没有沉得住气,一个电话打给王浩。

    意思很明朗,山高水长,走着瞧。到了这一步,任海涛没必要和王浩再讲究什么辈份以及领导艺术,直截了当地阐明了自己的态度。

    王浩的回答不咸不淡。

    “任省长,我和你没有什么交集。也根本不想与你有什么交集。不要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也不要试图拿你的身份压我。

    对于工作,有什么就干什么。只要对人民有利,只要是百姓们需要的,我还会一如既往的坚持我的做法与准则。

    你都是省长了,自己办错了事,要从你自己的身上多找找原因,事是你自己造成的,不要总强加在别人的头上。”

    任海涛的本意是想利用交情,利用私下的关系,利用自己长辈的身份教训一顿王浩。

    可不想,他自己反被王浩教训了一顿。所以任海涛怒了,他狂啸的挂了电话,随后自己对自己大发了一顿脾气。

    他意识到了王浩是在教训他,这个世界谁都可以教训他。任老爷子可以,姚老爷子也可以。

    甚至钱沐瑾、陈兵都可以教训他。但是王浩不行,即使任海涛明明知道自己做的有些不对,但他就是接受不了被王浩教训的事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