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41章 松松筋骨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钱沐瑾也知道王浩的意思,牡丹现在上下一条心,从平衡的角度考虑,王浩就算离开了牡丹市,牡丹市还是在他的直接控制之下。

    这就是王浩的手段,宋乐斌的上位,看是王浩送给宋乐斌的一份大礼,其实何尝不是把s西南的一圈干部,牢牢地掌控在他自己的手中。

    这就是领导的艺术,领导的手段。王浩轻轻地抛出去一个橄榄枝,收获的却是s省本土西南地区和沿海地区的共同支持。

    无论从哪方面来说,王浩手段的高明,都是让钱沐瑾唏嘘的。他看了一眼自己对面坐着的陈兵,端起酒杯和陈兵碰了一下。

    “老陈呀,我看我们想多了。这小子简直就是个白眼狼呀,不知不觉就把我们两个给掏空了。”

    “嗷?”

    陈兵没想明白,不由得发出了疑问。钱沐瑾哈哈大笑,指了指陈兵沙发后面的s省地图,大笑着说。

    “你还不明白?”

    陈兵更加疑惑,钱沐瑾干脆把自己杯中的酒给干了。想了想,认真的说。

    “这样也好,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年后就要走了。剩下你这把老骨头,其实还真是让我担心。

    赵誉刚那没说的,你也明白。只是宋乐斌到点了。我还真不想让他就这么下去了,老赵呀,你说我们是不是可以?”

    陈兵悠长的吐了口浊气,不禁正了正身形。他明白了,提到赵誉刚时,陈兵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王浩。

    没说的,老赵是王浩的老领导,可私下里,他们都知道,老赵和王浩之间是什么关系。

    当提到宋乐斌时,陈兵一下就醒悟了。不由得起身,认真地看着s省的行政图。

    不管怎么说,y市和牡丹市在地域方面都是s省两个占地面积最大的地级市。

    “好打算,真是好打算呀!无心插柳呀,想不到,呵呵,真是想不到。这个臭小子,还真让人不敢想呀!”

    两人相视,没来由的哈哈大笑。陈兵帮钱沐瑾蓄满酒,爽朗地说。

    “不过王浩的去向还是不太明朗,我总发现上面的意思是能拖一天是一天。人闲着,就不会省心呀。”

    话刚说完,钱沐瑾手中的电话响了。他看了眼号码,赶紧按下了接听键,小心的问候了一声。

    “什么?还是保密,那好吧,三个月,这也太长了。不,不,我尊重领导的意见!”

    钱沐瑾刚放下电话,陈兵便一脸疑惑的看向钱沐瑾。钱哀叹一声,满脸郁闷的看向陈兵。

    “上面没有答复,让这小子休息三个月。哎!真搞不明白,老陈呀,我怎么总觉得是有人在背后搞事呀,难不成为的就是借机整事?”

    陈兵愤恨的拍了一下桌子,震得酒杯咣当不稳。

    “搞就搞,搞也不怕,还能怎么搞。要是他们真敢违反原则,我相信姚老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

    钱沐瑾倒不怕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怎么搞,有道是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对于王浩,钱沐瑾相信谁也搞不倒他,王浩根本就是个别人搞不了的家伙。

    王浩正在假日享受着与宫芳离别之时最后的温纯。他也在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

    知道了自己竟然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假期,不过他却不知道自己有几个月,只是知道上面暂时对自己的去向不好做出安排。

    做不出来安排,那就是在博弈。想来这次总理为自己亲自安排的地方,一定不是个简单的去处。

    否则以他老人家的手段,自己也就是个正厅,想弄到哪去,那还不是一句话!

    全国这么大,一千多个地级市,还能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 接完这个的电话,王浩半晌无语,脸上不由得显出一丝淡淡的微笑。这个情况,不在他的意料之中,他立刻意识到了什么。

    这样的情况是他不希望看到的,他不怕什么艰险的地方。

    艰险又能怎么样,只是相对于条件的恶劣而已。但是越是艰难的地方,越能锻炼王浩的意志,越能够出成绩。

    只是他不希望自己成为焦点,成为上面各种复杂势力的角逐的对象。他心里想的只是能在一地好好地多干上几年,打造出一个完美的城市。

    哪怕从无到有,也能显示出他的实力,更能为他自己积攒足够的资历,资历有了,那就可以顺利地迈入副省。

    哪怕是在京城哪个闲散的部门任个闲职,他也不怕。因为他隐隐地感觉到了,这次对他的调动,不仅仅是总理,很多人其实对他都是心存想法的。

    想法就是对他的不满,对他连中央下来的干部都敢冒犯。这无疑是官场上绝对不能容忍的一种忌讳。

    偏偏人家冒犯了,不仅仅是冒犯了,打了人,他还没事。这就让很多人不解,很多人感觉憋气。

    京官下到地方,那是随便就能被打的吗?虽然级别和你平级,哪怕就是小,代表的也是上差。

    这个道理都不明白,还做的什么官!这就是国内官场之中,千百年来根深蒂固的官本位思想的使然。

    老子是上差,是上面派下来的,哪怕就是个衙役,那代表的也是上峰;要是个太监,那代表的就是皇上!

    自古宰相府内三品官,出了京城就高人一等!

    哪怕你就是一省大员,也得毕恭毕敬的讲礼貌,讲尊卑。

    所以王浩知道自己错了,不过这小子压根就没有认错的意思。向谁认错,总不能去向蒋大为认错吧,根本就没那必要,去了也讨不到好。

    以他的关系,应该早就听到风声了,以他的人脉,真要是有人想搞他,想借机生事,那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也不是一点消息也传不出来的。

    但如此的安静,如此的毫无声息。王浩就明白了。一定是总理在等待,一定是总理想让他去的那个地方出现了什么变故。

    所以到现在,总理根本就没有和任何人说出对他去向安排的意思。要的就是出其不意,也许,到时候会是个深水炸弹,一定能震晕不少人。

    想不出来,干脆不想,王浩抱起宫芳大声地说“好老婆,今天周末,你看我们是否放松一下,我帮您松松筋骨,整个拉皮,拍个黄瓜,咱两个小酢一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