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43章 市长跑了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宫芳一大早就起身,为王浩准备好了早餐。等王浩起来的时候,不由的被餐桌上诱人的香气迷住了。

    他走向厨房,从后面轻轻环住正在做煎蛋的宫芳。宫芳嘤咛的叫了一声,转头温柔的看了一眼王浩,详装震怒道。

    “讨厌,还不快去洗脸,我已经给你烧好水了,再闹,小心蛋糊了!”

    “我咔!蛋糊的过程一定很痛,可以理解成蛋疼吗?”

    “找打!”

    宫芳做势拿着锅铲要打王浩,王浩大吼一声。

    “老婆大人饶命呀,不可使用平底锅呀。”

    说完飞速向洗手间逃离。

    整整一个上午王浩都没有出门,中午和许文静、依胜雪在假日随便吃了点。许文静和依胜雪知道下午动身回京,准备了很多牡丹的土特产。

    刚刚收拾完,宫芳却提前回来了。看着王浩,笑着用手向外一指说道。

    “浩,我们必须要提前离开啊,他们竟然组织了很多人,要送你。我无法阻止,只能先行回来。”

    “什么,谁组织的,这不是胡闹吗?”

    “算了,赶紧走吧,不光是市委市政府的人,据我所知,整个牡丹市的老百姓都要送你一程。

    自从消息传出去之后,老百姓们早就准备好了。有白玲他们村的,还有淑琴大姨,总之很多了。”

    王浩心中一沉,自己前途不明,多方正在博弈,他内心中渴望与牡丹的百姓们告别,但并不希望自己离任时场面闹的巨大。

    于是赶紧吩咐大家提前动身,几个人也明白王浩的意思。匆匆忙忙的乘专梯直接下到了地下停车场。

    安得利启动了沃尔沃,几人坐了进去,匆忙向京城驶去。

    正直中秋,花团锦簇的街道干净利落。大理石街面整洁开阔。王浩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默默的看着车外的一切。

    就要离开了,他心中非常的惆怅。大街上的车不是很多,现在已是下午上班的时间。

    前面是个十字路口,过了这个路口,就驶入外环路了。安得利急赶慢赶,不想竟是红灯,他无奈的拍了一下方向盘,耐心的等待着。

    突然后方一辆北方奔驰大客车,横冲直撞的开到了沃尔沃的前面,直接堵在了王浩的车前。

    安得利刚想动作,却被王浩阻止。

    “是的车,y市生产的,看看再说。”

    大客车门开处,呼啦啦下来了一群穿着工作服的职工。他们小跑着来到沃尔沃车前,很多人当时就哭了。

    “市长!王市长,不要离开我们!”

    “王市长,不要走,您出来和我们打个招呼吧!”

    “市长!大家舍不得您呀!请你不要走!”

    王浩知道走不了了,却不想是自己的座驾被人认出。市场部的经理,匆忙的走到车前,王浩只得推门下车。

    “这是干什么,兄弟们,你们怎么了,这么大的人还哭鼻子。”

    王浩是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只能借机开着玩笑。可说完这句话后,他小声对站在人前的市场部经理说道。

    “我需要马上离开这里,否则,有可能走不了。”

    抛开王浩市长的身份不谈,经理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使劲的点了点头,竟然出人意外的说道。

    “领导,那就上我们的大客吧。你的车在前面先走,我们送你去高速。”

    王浩点了点头,安得利把车交给了依胜雪,陪同王浩上了大巴。职工们一看领导上了自己公司的大巴,急忙跟着上了车。

    正好绿灯,车子启动,依胜雪率先一步抢在了前面,径直而去。

    大巴随后跟上,车厢内全是激动地告别声,与感人的哭泣。王浩沉默半天,不由得放开嗓门,大声的说道。

    “同志们,兄弟们,我的离开,是必然的。我知道大家的想法,我们都是肩并肩的兄弟。

    你叫徐刚,你是陆战红。都是并肩战斗过,和我们一起战胜过洪峰的人。小伙子很英勇呀,徐刚一个人扛两个沙包。

    你们知道吗,当我问他在厂里干什么的时候,他很自豪的告诉我,他在厂里就是扛大包的,是装卸工。

    我说这活累呀,要注意身体呀。不要蛮干,干一会休息一会。他笑了,当时对我说。活累?我一天才干四个小时的活,拿全场工人们最高的工资,一个月一千八!

    一千八呀,干上五年就能买套房。干上五年就能娶个媳妇生个娃。生娃后让娃好好的上学,上大学,读博士。

    长大后再也不扛包!

    那是,我就意识到,咱们工人有力量,咱们是企业的当家人。

    我是要离开牡丹的,这是上级部门领导的安排。有八万多的职工,是我们牡丹市最大的工厂。

    同志们,八万多人呀,你们的实际数量加上临时工与保洁人员,其实有十万多人。

    你们想过没有,你们才是牡丹市的中流砥柱,你们才是牡丹市真正的英雄。你们肩负着巨大的责任与义务!

    这不是大话空话,也不是套话。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如果几年前的那场大水,假如没有你们的齐心协力,就没有牡丹市的今天。

    我没有做什么,你们不要激动。我只是个市长,你们想一想,如果当时你们是市长,站在我这个位置上,你们会不会组织抗洪抢险!”

    “会!”

    “一定会!”

    王浩哈哈大笑,大笑着点头。

    “这就对了,谁都会这么做,只是我比较幸运而已,做了好事被大家记住了!”

    不少人都沉默了,王浩的话根本就是在把一车人的思想往外引。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徐刚,他大嗓门一吼,来了句‘胡说八道’,顿时震晕了一车人。

    “领导,王市长,你不能走呀,我徐刚是个大老粗。你不能骗我们呀。我们哪能做到你的位置上。

    王市长,你这是骗人呀,骗人呀!把我们当小孩,王市长,你这是糊弄我们呀!”

    王浩精心算计的的话,被这个憨厚的小伙子揭穿了。车内一片沉寂,没有人再继续说话。

    王浩的离开已成定局,大家都默默地注视着自己的市长,注视着这个带领着老百姓们走向富强,走向富裕的带头人。

    而谁也没有意识到,其实在牡丹市区内,在城区内,在牡丹市的各个街道,大街小巷之中,现在已经是布满了人。

    人们焦急的四处奔走,大声高呼。市长跑了,大家赶紧的,快一点了,市长跑了,晚了,我们就再也见不到市长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