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47章 姚老的苦心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姚老爷子越说越激动,气得浑身发抖,他从太师椅上站起來,伸出右手,微微颤抖的指着王浩生气的吼道。

    “你是我的孙子,你代表的是整个姚家,也是许家,更是你自己。

    你仔细想过了没有,你要是总抱着这样的想法,什么事情都一味的出头,总让自己站在巅峰之上,今后迟早是要摔下来的,是要栽大跟头的。

    我已经老了,不可能一辈子看着你,我不是不允许你出风头,不是不允许你行医。可是你想过没有,这些和你要走的路有关系吗,能使你达到官途的巅峰吗?

    你,你,唉,凡事要三思,要低调,有很多双眼睛在看着你,更何况你本来就注定身在峰巅之上,三人市虎不可不防。”

    姚老爷子教训完王浩,突然觉得自己心力不挤,脑袋一阵眩晕,身体有些不稳,竟彷徨的想找寻桌面扶住,寻求平衡。

    王浩急忙上前,小心的把姚老爷子扶到沙发上坐下。

    赶紧端过一杯水,喂姚老喝下,这才注意到姚老的面色已经苍白,配上一头斑斑白发,愈发使姚老显得身形老迈。

    这些年來,姚老无时无刻的不在帮助着他,不在注意着他。自己和姚家有着深厚的交情。

    这种交情,是几辈子积攒下来的生死友情。是人间最难能可贵的已经超越了亲情的另一种情愫使然。

    说是螟蛉义孙,其实王浩知道,自己在姚老的心中,要比实际上的孙子来的更让姚老珍惜与心痛。

    所以这么多年以来,王浩只要进京,必会先来看姚老。他每一句对姚老的问候,都是发自内心的。

    每一次的探望,都是真心情感的使然。他潜意识中,已经把姚老当成了自己的爷爷,虽然达不到亲爷爷的地步,但冥冥中,其实比亲爷爷还亲。

    虽然他不愿意把自己标榜为姚家的代言人,但其实王浩知道他脱离不了这种羁绊。

    认了这个爷爷,使他无形之中学会了很多东西,懂得了很多的道理。在不知不觉、耳濡目染中,王浩早就发现,自己的言行举止,自己的举手投足,其实何尝不在潜移默化的跟随着姚老的脚步。

    他知道,他把姚老看成的不光是自己的爷爷,而是目标。他一定要达到姚老曾经达到过的高度,把姚老的一生所谓,当成自己必须要赶超的目标。

    不需姚老太多的教诲,不需姚老太多的斥责。王浩之所以这么努力,也正是想在姚老面前证明自己,想要证明,他不辜负所有人的期望。

    现在看到姚老苍老的摸样,王浩从内心中迸发出一中心痛。姚老虽然是在斥责自己,可从老爷子的话语中,王浩看到的是怒其不争,看到的是浓浓的舔犊之情。

    望着这个迟暮的老人,望着这一头的白发。王浩鼻子发酸,心中无比的难受。他声音有些哽咽,觉得相当的愧疚。

    “爷爷,是浩儿不好。我错了,我总是惹您生气,我看的太短,没有想那么多。

    爷爷,对不起,对不起,但是我不能看着不管呀,他们都做不了那个手术,我其实只想救人一命。”

    爷爷,我以后会懂得,不再出这样的风头,您放心,我只想当个好官。其实这次高调的离开牡丹,我也是身不由己呀!”

    面对王浩真诚的解释,明白了王浩高调的打着肃静,回避的路巡,乘轿走向高速的目的,其实是在变相中提高牡丹市在全国的知名度,姚老爷子又笑了。

    好小子,做的一番好戏。牡丹市的旅游开发日新月异,隐隐有成为全国重点旅游城市的影子。

    看他完全不顾及自己的形象,意识到他高调的离开其实是一种变相的宣传。老爷子释然了,也多少有了一些惊喜。

    他慈爱地轻抚着王浩的手背,轻轻地拍打着王浩的手背,和蔼的说道。

    “官,做到你这个程度,真是有心了。牡丹市的八百万老百姓都会记住你的。

    可是你想过吗,任海涛的两次高调赴任。

    第一次借着车祸的事情也没能做出文章,在组部副部长张景红的亲自陪同下前往s省赴任。

    可是s省的钱沐瑾也好,陈兵也好。他们都无视了任海涛的出现。

    组部副部长张景红,与tj市委书记赵郜栗在任海涛面前对你高调的期待,深深地让任家意识到了恐惧。

    你呀你,随后才会有任海涛悄然离京转而又一次的赴任。中组部常务副部长石淮山又送任海涛去s省赴任。

    你想过吗,表面上看是任家太滑稽,滑天下之大稽。实际上身后是中组部两名副部长在较量。

    那就是张景红和石淮山的较量,也是赵郜栗与任家的较量。张景红有望成为中组部的部长,而石淮山的呼声好像更高。

    他们都在争夺组织部部长之位,张景红的身后是赵郜栗的力挺。而石淮山身后靠的是任家。

    这些事情,你都没能看出来。但是钱沐瑾也好,陈兵也罢,他们看出来了。并且利用你,完全无视了石淮山的出现。

    与第一次宴请张景红和赵郜栗的高调完全不同,石淮山的出现完全不被省委重视。

    这也是任家搬石头砸自己脚的道理。你先后去s省两次,已经宣布了任命,现在石淮山又下去,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中组部争夺部长之位的手段已趋于白热化的程度。

    石淮山为什么要谢绝省委的宴请,为什么谢绝省委再次举行欢迎会。他就是要刻意的避开那块石头落地。

    自己砸自己脚的滋味并不好受。但在省委会议上再一次宣布任海涛的任命,那更是滑稽,摆明了张景红的第一次宣布他不承认。”

    哈哈哈。

    说到这,姚老竟然笑了,然后继续说。

    “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石淮山还是说得很委婉吗。人家说的是强调中央的高瞻远瞩,强调s省的重要性。

    所以有必要重新提一提s省常务副省长的重要职责。

    他至始至终都没有提张景红一句,那就是摆明了说,他不知道张景红已经来了s省,已经宣布了任海涛的任命。

    这其中的意思你看出来了吗?与会中人谁也没有提起张景红,谁也不想提起张景红,你能和我说说其中的道理吗?

    还有这次的任海涛的强势出手,一切的矛头都指向你,你意识到了什么吗?难道任家真的在乎的只是一个蒋大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