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54章 太过诡异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许薇完全震惊了,事情太过诡异,太令人不可思议了。她还没有从上官瑾的话中体会出来什么,已经天人两隔。

    可接下来的事情更为诡异,上官灵儿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个金丝线的锦囊。

    她泪雨纷纷,暮暮楚楚,口中咿呀有词,便见泊油路面,上官瑾化成的飞灰,没有任何理由的全部飘进了灵儿的锦囊之中。

    做完这一切的上官灵儿,鞠身对着西南天空附身跪拜,天空的阴霾瞬间散去,消失得无影无中,眨眼之间又恢复了秋日的晴空万里。

    上官灵儿这才回身,对着许薇纳头便拜。

    “妈,女儿求你一件事,把我送入龙潭,我要就寄藏我的爷爷。”

    许薇无话可说,看了一眼安德利,安德利虽然说是个中国通,十几岁就被annie送到z国学习,但这样的事情还是没有见过。

    他知道在这个古老的民族中有着太多的神秘,但是挥手之间,上空就是一片阴霾,自知此事无法解释。

    看看身前路面依旧如常行驶的车辆,安德利很是纳闷。

    上官灵儿做这一切的时候,周围的车辆没有一个停下来的,没有任何人感到好奇的围观。

    那足以说明,他们都没见到当前发生的事情,也就是说上官灵儿出手时已经施了什么障眼法。

    可是,这怎么可能,无法解释。再看上官瑾乘坐的那辆出租车也已不知去向。看来司机早已离开,也就是说,没人注意这一切。

    这是机场通向市区的机场路,来往车辆纵多,人流密集。怎么会没人注意到这么诡异的情况发生呢?

    一个刚才还鲜活的生命,现在完全没有了。成了一堆飞灰,被装入金丝线的锦囊之中。

    安德利想想都觉得斐然不可思议。

    他没有说话,场景超出了现实能够承受的范围。默默的打开车门,默默地请许薇和上官灵儿上车,默默的发动了车子,向龙潭驶去。

    三人沉默着,没人说话,也没人询问。许薇怎么也想不通自己见到的事实情况。安德利更是无法理解,只能开车。

    车驶向象山风景区,在半山腰停下,从这里转过身就是龙潭。龙潭处已经临时管制,不对游客开放。

    但是由于许薇独特的身份,还是很顺利的来到龙潭。

    面对警卫的解释也说得过去,三人是来祈福的。

    警卫们都知道前几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听说有人掉进水潭了,水潭下面还是个大洞,据说一直通到地底下,具体多深,谁也不知道。

    人家是受害者家属,前来祈福,自然没有理由阻止,更何况身份在那摆着,小小的警卫凭什么阻止,再说已接到上峰的命令,远远地保护,不的靠近。

    可就在警卫们瞪大眼珠子仔细的警戒之时,突然见到水潭中波浪翻滚。原本平静的水面,在此时已经如同暴风下咆哮的大海。

    就连上面的瀑布也仿佛要改变方向似得,水柱凌空飘舞,去向把持不定。紧接着好好的天空,突然之间乌云密布。

    一阵狂风圈起,周边顿时飞沙走石。再定睛看时,先前走到水潭边的三人已经踪迹全无。

    几名警卫吓坏了,想对上面汇报情况,却发现自己的通讯设备早已失去了通讯的功能。

    不但如此,几人只感觉双腿无力,浑身发软,就连想要挪动一步,也是那么般的费力。

    此时,龙潭边,上官灵儿不知何时已经摆好了香烛。也不见她哪来的香烛,就那么焚于潭边。

    紧接着她打开金丝香囊,一屡屡的飞灰从香囊中慢慢的飘落到了龙潭之内。在飞灰落入水潭的一刹那间,水面更加波涛汹涌,起伏不定。

    转眼之间,香囊之中的飞灰撒落干净。上官灵儿振臂一挥,葱嫩的手臂落下之时,香囊也随着飘出。

    此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龙潭周围的红叶竟然脱离树梢,慢慢的随这香囊起舞。开始时是一片两片。

    随后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仿佛整座象山的红叶都舞动了起来,龙潭上空已经变成了红叶的天下。

    铺天盖地的红叶,高高的悬浮在空中,随风起舞,仿若精灵的彩霞,又如那天际的火烧云。

    它们舞动着,飘逸着,与潭水相互辉映。这段时间很漫长,又仿佛在相互较劲。潭水使劲的吸着红叶,而看上去红叶又似乎很不情愿落入潭中。

    它们一会被吸引,一会又离开。来来去去,恍惚中许薇在红叶中看到了一条火龙,火龙吐着炙热的火焰,与水潭激烈的争斗着。

    再凝神看去,水潭中似乎有一条青龙,正吐着巨大的水柱,与满身烈焰的火龙对抗着。

    两条巨龙不相上下,你来我往,杀得天昏地暗。而水潭边,此时的上官灵儿,凝神静气,巍然不动。

    风吹起她的秀发,是那样的飘逸,那样的静逸,仿佛两条巨龙的争斗与她毫无干系。她就那么站立在水潭的边缘,昂首向天,痴痴的观望着。

    而许薇的眼中,现场红叶与湖水幻化成的两条巨龙,已经斗争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两龙由原来的远远对持、各施法术,到了现在的近身搏击,惨况空前。

    火龙被青龙的一只大爪一下击中龙身,就见无数的火焰从火龙的身上迸出,一点点的落入水潭中,噼里啪啦的熄灭。

    火龙看来被这一爪拍的不轻,突然张嘴,一股汹汹的火焰,照着青龙从头到脚的袭来。

    青龙来不急躲避,顿时周身便被火龙吐出的火焰围住。而此时看来,就彷如在一团熊熊的烈火之中,包围着一块巨大透明的水囊。

    水囊在火焰中激烈的挣扎着,咆哮着,呐喊着,变换着各种形体,无规则,没有目的冲撞着。

    可怎奈,无论是左突右冲,还是无法突破烈火的包围。

    无论他怎么冲,无论他想怎么突围。只要他做出突围的准备,火焰就会在瞬间增高增强,马上掐灭它幻想突围的希望。

    一次次的冲击,一次次的破灭。火焰中的水已经渐渐的失去了力量,变得水势越来越弱,而外面的火势却越来越强,越来越猛烈。

    就在水势完全失去了动力的时候,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看不见的时候。就见静静屹立在潭边的上官灵儿突然出手。

    一只紫色的小葫芦飘到了火焰的中间,恰到好处的把最后一滴水势装进了葫芦之内。

    然后上官灵儿一摆手,无论是大火、还是火龙,再或是青龙,一切都消失不见,现场一切的诡秘幻觉已然不再出现,顿时恢复了往长的情形。

    山还是那座山,龙潭还是那个龙潭,瀑布还是那个瀑布,周围的红叶依旧风采如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