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55章 国宝熊猫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的昏迷不醒牵动了很多人的心,突然地跌落龙潭也让很多人感到震惊。

    李老爷子与任老爷子都先后来到军区医院探望过王浩。可面对一动不动毫无知觉的王浩,两位老爷子想法各异。

    面对这样的情形,他们有着太多的无奈。李老爷子一直把王浩当做自己的子侄看待。

    出了这样的事情,李老爷子心内非常的不好受。如今自己的孙子已经和王浩紧密相连,李家和王浩的关系,外面尽人皆知。

    儿孙以经商为主,对政治莫名的低促,李家有渐渐淡出仕途的想法。跟随围绕在李家周边的,多是一些商场中的精英人士。

    当然,以老爷子自身的影响力,谁也不敢小看李家一分一毫。

    而任老爷子却是徘徊悱恻,唏嘘不已。他暗自感叹不已。任彩蝶默默的站在王浩的身边,旁若无人的抓起王浩的手,一句句王浩哥哥的呼唤着。

    谁都知道任家和王浩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就在前几日,王浩还毫不留情的斩落任家的先锋小将——蒋大为。

    这件事使全国震惊,人人感叹。王浩的手段过于直白,过于强势,不懂得隐忍与规避风险,要知道,树立强敌,是多么不明智的选择。

    在仕途中打拼,哪怕就是一个小小的石子,也会在不经意之间硌伤脚面。这些道理每个人都懂,除非万不得已,一较高下之时,否则,是没有人喜欢明面上一较长短的。

    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裂缺霹雳,丘峦崩摧。

    面对如此突然的遭遇,任老爷子没有落井下石,他诚挚的表示安慰,表示了自己的悲伤。

    两家是世交,虽然姚老爷子和任老爷子斗了一辈子。但上一代的恩怨,源于执政理念的不同,真要说起来,也只是工作上的相互不待见。

    但论起私交感情,其实两位老爷子都知道,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惦念着对方。每一次例行的身体检查,他们都会向大夫询问一下对方的身体情况,而后相互电话互道珍重。

    潜意识里这其实也是一个约定,那就是互相保重,珍惜自己的身体,发挥余力,积蓄力量,以图再战。

    再战不需要两位老爷子出马较量,他们两家的代言人自是承担着较量的身份。其实,事实上,任老爷子总是逊于姚老爷子一筹。

    王浩的突然遭遇,使任老爷子一下子感应到了什么。看看身边的姚老爷子,他是那么的老迈,那么的憔悴。

    再看看自己,何不也是老态龙钟,隐隐约约之间,任老爷子突然间非常的不忍心。虽然在争斗中他一直都是个失败的角色。

    但假如王浩从此不再醒来,任老爷子相信,不需自己再出手,姚老爷子在这个世上的的时日已经不多了。

    王浩就如同姚家的筋骨,筋骨已失,怎能挺立。

    “蝶儿,跟爷爷回去。”

    任老爷子想了很多,他至始至终没有多说一句话,就这样默默的看着。他来了,不需要说话,任老爷子什么都明白。

    李老爷子看了一眼任康年,胡子翘了翘,指着任康年说道。

    “你这个老东西,老东西,老东西,真不是个东西!”

    任康年没有反驳,他不需要和李老爷子一般见识。李家已经淡出仕途,对任家实际上已经不能构成威胁。

    其实任康年知道,就算是李家淡出了仕途,可李家掌握着全国的经济命脉。他的儿孙想要升官,就需要发展经济,就需要政绩。

    而经济,完全在这个老家伙的手中把握着。可以说李家,把握着z国绝对的经济垄断地位。

    时下无论是央行还是地方银行,再或是纵多国企大型私企,合资企业,其实短短的几十年的时间,任康年才看明白,里面都有李家的影子。

    他怎么也想不到,李家离开了仕途,却成为了经济世家。

    姚老终于睁开双眼,抬头看了看两人,很严肃的说道。

    “摆酒,我要喝酒,去隔壁。”

    姚老的话不容置疑,无论是任康年,还是李老爷子,都是一愣。喝酒,好吧,喝酒就喝酒。

    三个老爷子即使年迈,也身形康健。不服输的个性使他们在对手面前保持着绝对的挺拔身姿。

    院长至始至终都站在门外伺候着,屋内的三人是整个z国的顶峰人物。都曾经是那高高在上的一个,哪一个跺跺脚,整个z国都要抖三抖。

    不要说是z国,就是国际上,也要抖一抖。

    听说老人家要喝酒,吓得院长当时就出了汗了。想了半天,无法拒绝,只能亲自下去安排。

    不多时,一瓶窖藏了五十年的国窖摆在了隔壁房间临时的餐桌上。

    与此同时,一碟花生米,一盘牛肉松,一盘清拌黄瓜,一蝶芥末海参就摆上了餐桌。

    姚老爷子满意的看了看四个小菜,又仔细的看了看那瓶国窖,点了点头,对站在身边的院长吩咐道。

    “你滚蛋,给我分了,三两三的杯子,每人一杯,不多喝,我们叙叙,唠叨唠叨,这里没你的事。”

    院长赶紧点头,打开包装,拧开瓶盖,赶紧把酒倒满。五十年的国窖,一斤装的酒,分出来倒在杯中,显出金黄拉丝般的浓稠。

    都分完了,看看,其实每人也就二两半。再摇摇瓶,里面一滴不剩。

    浓郁的酒香顿时萦绕在整个房间,姚老爷子深深地吸了一口,赞叹的点了点头。

    “不错,好酒,可惜少了点,你再给我拿一瓶,然后滚蛋。”

    院长无奈,其实刚才选酒的时候他就留了个心眼。特别选了这五十年的国窖,窖藏了这么多年,一斤的酒变成七两半,在无形之中就少了不少。

    可弄巧成拙,姚老爷子竟然还要开一瓶。这无论如何也使不得,这都是大熊猫级别的人物,其实比大熊猫还要熊猫。

    二两半已经不少了,真要是每人半斤,他下去后首先要做的就是准备如何面对批评和首长的训斥。

    假如出了什么事,自己这个院长的帽子都会戴不稳。但看看姚老不容置疑的神色,他身上的汗已经沁了出来。

    刚想劝劝,就听任老爷子说道。

    “让你去,你就去,我们喝不死,半斤酒,你当我们是纸捏的。少啰嗦,惹得我不快,先把你这个院长拿了。”

    李老爷子也连连点头,夹起一颗花生米嚼了起来,摇头晃脑的说。

    “火候不错,凉凉就好了,还不够脆,我说,你还不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