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57章 神府惊梦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他明明的记得,自己潜入水潭,因为自己的儿子落入潭中,生死未卜。但现在眼前却出现这样的景象,使他浑身发紧,无端的感觉周围透着一股子邪气。

    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里,小王浩呢,许薇呢,雨蝶呢,爷爷呢?

    没来由的恐惧萦绕心头,王浩转身疾步奔跑,他在水潭边找了一圈。周围的石头又湿又滑,一不小心就会跌落到深潭之内。

    终于在一次行走之中,王浩脚步一歪,身子一个趔趄,掉进了潭内。但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开始还是碧波荡漾的水潭,现在是漩涡涌动。

    不光是水潭内的潭水在动,空气也跟着旋转起来,整个山峦,就连空中的亭台楼阁也在旋转。

    可让人不解的是,王浩周身上下却无一点水迹,眼看着周围的一切在旋转,只看得王浩头晕眼花。

    “谁来救我,这是何地,谁来救我?谁来救我!”

    王浩大呼三声,就见凌空一条火龙飞舞,火龙周身被烈焰萦绕,火光炙热,一时之间,只觉得周身温暖,就连呼吸的空气也感到干燥与先前截然不同。

    火龙伸出利爪,抓紧王浩,将他由潭内提出,随即一口烈焰喷与水潭之中,这时就见一条十几米的青龙由潭内飞出,确是非同凡俗。

    两龙相战,青龙吐巨水与火龙抗衡,怎奈火龙为了保护王浩,只得闪身躲避,不想被青龙看准时机,及时一爪击出,正中火龙正身。

    火龙忍着剧痛,转头又是一股烈焰,直接将青龙焚于火中。

    正在青龙抵抗不住之时,只见眼前出现一片金光,显出密密麻麻的古篆铭文

    众法之门,玄天凌云,吾主宝殿,今始收复,无端孽障,还不伏诛!

    古篆铭文显示片刻,水龙竟然幻化成一颗晶莹剔透的龙珠,随着铭文消失殆尽。

    正在王浩疑惑不解之时,只听得耳中风响,一个特别熟悉的声音传来。

    “老朽救驾来迟,还望吾主见谅,此乃吾主的金銮宝殿。只是臣子具不在殿中,只是时候未到。

    吾主当下也不该来此,老臣将为吾主守护此殿。殿在人在,人在权在,还望吾主体谅苍生,为我z国百姓纳威积福。”

    突然之间火龙伸开利爪,随势一抛,大吼一声。

    “归需来去,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老臣恭送吾主!”

    王浩只觉得自己被火龙从九天之内抛下,顿时耳边呼呼生风。急速的坠落,完全的自由落体让他心惊胆战。

    睁眼看去,我那个妈呀,自己正从云中跌落凡尘。这急剧而下的速度,不亚于高速飞行的火箭弹。

    想想几万米的高空,自己就这么跌下来,那是必死无疑。

    “救命啊,救命啊!快来救我!”

    王浩本能的大喊大叫,冥冥之中一个高从病床上坐起,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被许薇紧紧地抱住,全身上下已是冷汗连连,就和从水中刚刚被捞出时一模一样。

    “王浩,王浩,王浩哥哥,你怎么了,你怎么了,你千万别吓我呀!”

    许薇大哭着摇晃着王浩的身体,王浩这才回过神来。

    “吓死我了!薇儿,是你吗?儿子呢,儿子在哪,这是哪,这是人曹地府吗?为什么这里有一股来苏水的味道?”

    “儿子很好,儿子没事,你不要胡说,浩哥哥,这是医院,是来苏水的味道,这是医院呀,你已经昏迷好多天了,你吓死我了,我死的心都有了。”

    呜呜呜呜、、、、、、

    屋内的喊声,许薇的哭声惊动了等候在外面的很多人。

    不记得多少天了,这些人都在这里等待着。

    姚老爷子和李老爷子、任老爷子就没有回去。三个老爷子这些天来一直就住在王浩病房的隔壁。

    每晚一顿小酒,四个小菜,他们等的就是这一刻。只有喝点小酒,麻木了自己,三个老爷子才能在迷醉中安稳的睡去。

    否则谁也劝解不了谁,谁也命令不了谁。王浩对他们来说,是希望,也是动力。

    排除姚老爷子和李老爷子真心的关怀,王浩对任老爷子来说,是检验自己多年来自身观念和自己家族成员思想好坏的一把利剑。

    不为别的,老人家老了,想的多了,纵观天下。现在国际形势日趋紧张,经济形势也不容乐观。

    而放眼内外,任老爷隐隐地感觉到,王浩身上的担子很重。他要加把火,添把柴。国家是自己和面前两个老东西,还有很多老战友们打下来的。

    决不能轻易地看着走向倒退,而振兴z国,富强z国绝不是一句口号。看看自己身边的儿孙,再想想王浩的所作所为。

    任老爷子认为,好钢就要历练,就要千锤百炼。儿子不是和王浩有矛盾吗,那就要无时无刻的都要制造矛盾。

    只有在矛与盾的不断撞击之中,方能看出,什么是最好的矛,哪个是最坚固的盾。这个想法他一直都深深地埋在心底。

    一直都在期待与观望,而让任彩蝶接近王浩,靠上王浩,是任老爷子实在不得已的苦衷。

    任家终须要被姚家压在身下,没有出头之日。也只有,也只是唯一的希望,只能依靠自己这个小孙女。

    于公,任康年感慨万分,别无他力。

    于私,任康年无奈的做出取舍,即使鱼死网破,也要一争胜负。

    他其实早就看明白了一切,任家就像个试金石。现在的责任、现在的工作,就是帮着找寻金子,帮着提炼金子。

    其实他所做的努力,就连自己的小孙女也不懂,但小孙女却知道这是正确的。对儿子来说,更不理解。

    任海涛不理解王浩凭什么和任家抗争,难道只是凭借他是姚为民的螟蛉义孙,难道只是凭借他是许向东的女婿,身后又有身为国际大财团母亲的支持?

    这些就让自己的父亲害怕了,就让任康年凡事选择忍耐和商量?

    任家何时到了这么一种地步,到了会惧怕一个孙子辈的境地。这绝不是任家所谓,绝对不是任康年应该有的态度。

    所以他想证明自己,他想在老爷子眼中获得重视。他知道,隐隐的猜测出了老爷子的想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