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58章 人归来兮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他猜到的就是老爷子喜欢王浩,老爷子想把他的孙女交付给王浩。这对任海涛来说是绝对不允许的,那是自己的女儿。

    更何况王浩已经娶了许薇,他的身边还有着那么多的美女围绕。不但如此,每个人的身后家庭都是那么的显赫。

    任海涛想不明白,更不理解王浩和每个女人之间的关系。看着王浩身边莺莺燕燕的,可许薇却不管不问,反而和她们住在一起,每个人之间处的还相当好。

    这就让任海涛纳闷不已,派人私下里调查,越来越让他心惊,可是把问题反映上去,他又没这个胆量,他不想得罪这些女人身后的任何一家。

    不是害怕,而是他不想为自己树敌,因为他发现,这么多家,竟没有一家阻止自己的女儿和王浩交往,反而不管不问,听之任之。

    任海涛不是看不出每个女人和王浩之间的关系。只是他很无奈,在这方面他做不出任何文章。

    也不是做不出文章,只是这样的攻击如果拿出去,那对王浩来说根本无用。不但伤不到他的根本,反而会召集各家对自己的群攻。

    在仕途上打拼,被群攻是很可怕的,哪怕你的根基再硬,哪怕你自身的后台再大,也会在瞬息之间被连根掘起,死无葬身之地。

    这是任海涛不愿意接受的,也是他无法承受的。

    话说回来,看着王浩终于转醒,三位老爷子才放下了心。看着王浩此时的摸样,老人家们摇头叹息。

    他们担心了这么多天,担心的就差心脏没有从身体里跳出来。还好,这小子活过来了,睡的不是太久,否则真不知道姚老爷子还能不能坚持得住。

    相互安慰了一番,知道确实没事,三位老爷子才欣然离开病房,不想刚走两步,任老爷子突然说道。

    “怎么样,老妖怪,我说没事吧,你欠我一顿酒。”

    姚为民抬头看了眼天花板,显得精气十足。

    “嘿嘿,喝酒,喝你个大头鬼,要遵医嘱,自由散漫,要记住,我是你的老上级,违反原则的事情不能做。”

    “哎,我说,老妖怪,你这人太没劲,罢了罢了,你以后别找我,我惹不起躲得起,省的见你心烦。”

    任康年郁闷的走开,先行一步赶到了电梯口,姚为民哈哈大笑,随后跟上。李老爷子看得明白,任康年故意给姚老爷子一些乐趣。

    姚老这几天伤得太重,看是躺在床上的是王浩,其实比姚老爷子自己躺在那都令人揪心。

    看到这么多人围聚在自己的周身,王浩心情非常的沉重,他抱过小王浩,小王浩好像早就忘记了这次不快。

    小孩子,容易受伤,也容易快乐。却不知道自己的爸爸从鬼门关走一趟,大家的心情说不出的特别。

    看着眼前的一切,没来由的使王浩认识到一种责任。这种责任是这么的巨大,这么的沉重。

    原来他不是为了自己活的,他活着其实是为了亲情、友情、还有很多很多说不清的情愫。

    这是一种压力,一种突如其来却本身就存在的压力,这种压力叫做责任!

    压力很大,责任很重,压力是大家的尊重与期望,责任是自己的不能辜负和必需振兴。

    无论压力也好,责任也罢,王浩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使命,使命就是,为了家庭,为了你,为了他,为了自己,还为了什么?

    莫名的遭遇,使王浩突然之前又提升了一步。看着面前的几人,他坚持了自己的决定,回家。

    排除脑袋被撞了一下,先前使人很担心,但排除脑袋的原因,王浩身上再没有任何伤痕。

    他要出院也是合情合理,经过再次检查,确认没有问题。许薇也不再阻拦,只能同意出院。

    一直到坐到车中,许薇才有机会把上官灵儿的事情说了。对于上官瑾的死亡,王浩大惊失色。

    想想刚认识上官瑾短短几个月的时间,现在却天人两隔,无缘由的一阵唏嘘。他知道上官瑾是一代奇人,甚至通过许薇的叙说,隐隐地感觉到了一袭什么。

    难道说自己的那个梦境是真实的,是在次世界的一次遭遇。可这样来说,相对应的那条火龙,是不是上官瑾的化身呢?

    有了先入为主,人就会向潜意识里引。面对自己无法解释的问题,其实很多时候已经不需要去解释了。

    冥冥之中已经有了答案。

    排除这些天的担惊受怕来说,结果还是让人可以接受的。

    尽管上官瑾死得离奇古怪,可排除王浩,排除亲历此件事情的许薇与安德利,排除最为伤心的上官灵儿,其他人对上官瑾的逝去并没有感到什么不快。

    也许是陌生的隔阂,也许是其他吧。当晚姚家为王浩举行了压惊宴,想不到的是许向东夫妇亲自回来陪王浩吃饭。

    饭后王浩被叫进书房一阵详谈,许向东至始至终一脸肃穆,表情深沉而威严。

    今晚徐向东没有吃多少东西,他的饮食很简单,平时都是保健师根据需要专业调配的饮食方案。

    看到王浩来到书房,许向东莫名其妙的让人准备了一些小菜,并拿出了一瓶上好的衡水老白干。

    王浩没做他想,看到岳父的摸样,便知道许向东是要和自己深谈。他接过酒打开后帮许向东倒了半杯,不想许向东却说。

    “添就要添满,哪有半心半意的。”

    呃!

    王浩露出了一丝笑容,重新倒满。在许向东身前坐下,心中不免有些得意。能够和许向东饭后小酌,应该是天下体制内所有人的心愿。

    而在别人看来遥遥不可及的事情,对自己而言却很平常。

    许向东并不知道王浩现在有这样的想法,他抿了口酒,对王浩示意了一下。

    “衡水够劲!入口辛辣,但却绵软回肠,喝一口全身舒坦,但却不能多饮,恐怕伤身。”

    王浩身形一震,立刻明白许向东在说什么。看似说酒,其实何尝不是说自己的做法过于锋芒毕露。

    到了许向东这个层次,很多话不需要明说,即使是面对王浩,他们这些大佬也喜欢隐晦的表达。

    “爸,我知道,我会好好反思。”

    许向东对王浩极有信心,也知道王浩有时的做法是逼不得已。他夹了片牛肉,慢慢的嚼着,低声说道。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有一番成就,可当一旦孩子出了事情,心中就不再那么想,做父母的,后面想的只是平平安安最好,什么成就,只不过还是欲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