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63章 还是有人性的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畜生!”

    “他不是人,真的不是人,救我,救救我,我求您,求您,千万不要让我再去了!”

    蒋大为耐心的安慰了女孩一番,让他到浴室内清洗一番。

    在女孩进入浴室的一刹那间,蒋大为看到了女孩下身一直流到大腿内侧的血迹。血迹是那么的触目惊心,让他无比的愤恨。

    他紧紧地拽着自己的拳头,直到双手握得发白。女孩在里面一直都没有出来,即使一个妓女也有着尊严。

    更何况她还是个孩子,是个学生只是因为家庭困苦,只是为了帮家里减轻负担,让父母能有个好工作,自己毕业后也能有个好去向。

    人都有选择,很多时候的选择是无奈的,这是被社会环境和综合条件制约的。

    蒋大为推开了浴室的门,女孩萎缩在墙角痛苦的哭泣。他上前一把抱住女孩,女孩身子颤栗了一下,不敢有任何反抗。

    只是眼神死死地,蒋大为从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眼神。眼神中充满了恐惧与绝望。

    “小凌,别怕,你别怕,都是我的错,都是我无能。我带你离开这里,我们离开这里。”

    承受着巨大伤害的小凌死死地咬住了嘴唇,一股坚毅的鲜血自嘴角润出。她误会了,误会在自己这样的情况下,蒋大为还要动自己。

    “不是人,畜生,你滚,滚,滚开!”

    “小凌,你听我说,我是没办法,真没办法。我带你离开这里,我去帮你买药,我帮你买药。”

    软弱无助的女孩有些清醒了,她尽管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两年来她除了和蒋大为有染,蒋从没将她送给任何人。

    她也不敢背着蒋去做任何事,她的家人,父母的工作都是蒋给安排的,她知道,只要蒋一句话,她就能变成一无所有。

    “你走吧,我想休息一会,让我静一静行吗?”

    蒋大为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满身瘀伤的小凌,坚决地说。

    “我带你离开这里,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看着蒋笃定的眼神,小凌犹豫了。即使她很疲惫,很伤心,但依旧不敢不听从蒋的安排。

    离开浴室,默默的穿上蒋为她准备的衣服。小玲的心都要碎了。他一定知道那个老东西是个变态狂,否则为什么帮自己准备了衣服。

    在一霎那间,小凌把对老变态的恨转嫁到了蒋大为的身上。知道还让自己去,就不能在外面花钱雇一个。

    他竟然舍得自己,说明他根本就没看重过自己。都是禽兽,都是猪狗不如的家伙。小凌暗暗的下定决心,一定要报复,就是死也要报复。

    她不会让他好过,对待这样的禽兽,就得用禽兽的方式对待他。

    蒋大为是内疚的,同时也是愤恨的。这种事情别无选择。买买提的身份很特殊,这个要求是任海涛提出的。

    任海涛一定知道买买提的毛病,所以提出时对他做了暗示。普通的女孩都不行,必须是死心塌地的那种。

    蒋大为没有人选,在京城,像他这样的正厅级干部一抓一大把,更何况他是身上背负着处分的人。

    紧急之下他找不到别人,只得选择小凌,而小凌无疑是最好的人选,别无他法。

    他把小玲扶出了宾馆,扶到了车上,发动了汽车向四环驶去。走了半个小时,到了一处新建的小区。

    小区很普通,普通相对于京城来说,这里也就是为普通市民打造的商品房。

    蒋大为在一处居民楼前停下,拿起自己的包,从副驾驶扶出小凌,在包里掏出钥匙打开了楼道门。

    进了楼道,按下电梯,直到十五层才停下,走出电梯,是一梯三户。打开东北边的房门,进去后一股装修后的木质味道充斥到鼻腔中。

    沙发家电全都是新的,甚至沙发上的包装还没有撕去。蒋大为打开灯,房子装饰的很温馨,是集成材实木的。

    走进卧室,拉开窗户,蒋大为扯下床上的防尘罩。从衣柜里找出床新床单铺好,这才把蹲在地下的小凌扶上了床。

    他帮小凌盖好被子,默默的坐在床边,看着依旧不出声,没有任何表情的小凌。拉开了自己的包,拿出了两本红色的证件。

    “小凌,我帮你考虑好了,这是给你的,写的是你的名字。工作暂时还没安排,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离开这里,要是不离开,我帮你安排去文艺部门。

    我,我对不起你,小凌,我知道你恨我,但是我没有办法,我只是个小官员,我真的没办法,你放心,有困难以后就找我。

    我,哎!以后叫我蒋叔叔吧,我知道我们回不到过去了!”

    小凌接过两本红色的证件,看着,五十六平米的住宅。证件不是绿的的,那就代表着国家建设用地,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写着七十年的产权。

    证件不是绿色的,就是商品房。她看到过很多被包养的姐妹,她们手中都有这样红色或是绿色的证件,不过自己比她们好,他给自己的是红色的。

    还是五十八平米的,不是三十平米的公寓。

    小凌知道绿色和红色的含义,绿色代表集体所有,那是小产权房。

    看着红色的房产证和土地证,小玲的心在流血,这都是自己用血换来的。每一寸,每一平米,每一块木头,每一豪装修。

    甚至身下的床和床单,都是自己的每一次委婉奉承,在他身下扭转承欢所获得的。

    这是泪和屈辱换来的一切,是放弃自尊和灵魂才拥有的,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京都之地,总算看到了可以为之安身立命的场所。

    小凌哭了,不是感动,更不是欣慰。她痛苦地哭着,她哭自己的支离破碎,哭自己的一切付出。

    面前的男人,虽然给了他房子给了他一个可以称之为家的东西。但小凌知道,这个家对她来说毫无温馨可言。

    甚至只要看到面前的一切,小凌想到的只是痛苦和委屈。

    蒋大为不傻,这次的补偿不可以说不重,按照市价计算,这套房子怎么说也得有小一百万。

    但是他知道,一百万,对小凌来说算不上什么,对自己来说也算不上什么。假如小凌想做出选择,对于这么姿色出众的女孩,想要得到面前的一切,根本不需这么费力。

    凭简绍给自己的那个市长,小凌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小凌之所以选择和他在一起,蒋大为知道一个最大的原因,那就是相比较来说,他还是有人性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