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65章 礼尚往来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这些都是成绩,并且是让人瞩目的。这些成绩无疑是巨大的,也是组织上肯定的。虽然王浩的暂时赋闲在家,但谁都能看出,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雨变化龙。

    王浩也看到了自己的希望,他在等,不过这个等待的过程有些漫长,有些让人焦急的。

    不想,一个电话打来,中组部通知王浩进学习班学习。省党校有个青年干部进修学习班,课程一个月,讲的是如何增强自律性,如何提高领导素养的问题。

    王浩办了手续,像这样的学习班也就是挂个名而已,也许是上面考虑迟迟对他的工作没有作出安排的一种形式过度,打发时间而已。

    而王浩想的却是,一定是各方相持不下,对他的去向没能做出定夺。从总理离开牡丹的话语中,王浩听出了总理话中的意思。

    他下一步的去向很重要,很艰巨。

    重要的地方对应的是政绩,相对也是最容易出成绩的地方。艰难困苦他不怕,王浩巴不得风雨来得更猛烈点,这样他离自己理想的彼岸就能更进一步。

    我们王大市长从不怕困难,更不会在困难中低头。只是这种等待,和毫无声息的煎熬来说,对他是痛苦地。

    即使是姚老爷子,和许向东在王浩面前也没有对他透漏今后的去向问题。王浩曾经试探过,姚老只说了一句,上面正在考虑。

    王浩便不再问,他知道,姚老和自己的岳父也在徘徊,也在斟酌。难道说,下一步自己的走向真的很重要,重要到一点风声也不会透漏?

    王浩的受伤住院还是惊动了很多人,已是秋收之际,s省上下都很忙,s省是全国经济的重点发达省份,也是一个是个农业大省。

    如果按照gd上缴总量来看,排除南部那个璀璨的明珠,s省占据全国第一位。所以钱沐瑾的上位,指日可待。

    s省上下一起努力,为了这个名义上的第一,忙着疏通方方面面的关系。相比较而言王浩就轻松得多,去党校报道之后,他就变得无所事事。

    s省的人很忙,首先表现在进京的人多。于是知道王浩在京城党校学习,登门拜会的就络绎不绝。

    这其中不乏牛建晨与邓立化,以及s省其他地区的老同事,老领导。王浩虽然人在党校,已经不是牡丹市的市长。

    但是s省广大地区的各级干部,看的多是钱沐瑾和陈兵的面子。这些人多数都明白王浩的强势和他的后台。

    于此同时赵誉刚的呼声很高,大多数认为钱沐瑾上位后,赵誉刚能多少跟着动一动,这样的消息如同雨后春笋般的传出。

    于是进京到党校前来拜访王浩的人更加频繁,还有更让人模糊的消息,听说王浩是姚为民的螟蛉义孙。

    那身为太子爷,王浩的步步高升自然不在话下。可很多人都不知道,王浩是许向东的女婿,如果这个消息被众人知道,只怕王浩在党校就不要学习了。

    为了来往党校方便,王浩独自一人住在怡和园北宫门附近的一处新建的小区内。这也是为了避免有心人的繁琐拜访使然。

    面对频繁地拜访,王浩有些受不了了,望着屋内堆积如山的礼品。他不禁有些迷惑了。

    看是自己进党校培训,其实何尝不是因为变相的惩罚。这次培训讲的就是干部纪律与干部素质问题。

    在仕途上打拼,有些东西是碰不得的。贪污受贿,礼尚往来。干部在经济上出了问题,只会一摘到底。

    面对一屋子的礼物,王浩无比的郁闷。来的都是关系不错的兄弟朋友。必要的关系往来,是要遵循的。

    烟酒糖茶,平常的交往怎么都说得过去。这些小礼物王浩无法拒绝,拒绝就会被人误会为清高,误会拒人于千里之外。

    有些时候,特别是对一些本就忐忑不安想对你表明心迹的干部,他思前想后的决定了,真心投入你的阵营,自身还有些能力。

    带着一点礼物来拜访,你不收,他就会想三相四。说不定回去后会郁闷不已,一转身,误会了,一至于改投都别的阵营。

    想想,z国本就是个文明古国,自古讲究的就是礼尚往来。往往很多时候,礼仪是万万不可少的。

    这种礼仪之交,其实讲的是精神层面上的东西,但现在慢慢的变味了,演变为实际上的带着礼物拜访。

    不带礼物,就显示不出诚意,显示不出真正地礼节。想到这,王浩无奈的笑了。他一个电话把bj市s村村长喊了过来。

    王浩和村长细细看了看,收的礼物多是烟酒和,拿去s给那些孩子也没用,正在郁闷了,不想村长一句话令王浩心情大爽。

    原来村长在s村外面弄了个超市,也算给s村弄点收入。他也不客气,在王浩这划拉了一面包车礼品,扬长而去。

    只不过约定晚上请王浩吃饭,王浩乐的没事,爽身答应,其实主要的原因是寒雨蝶近来突然爱心泛滥,没事总跑去s村给小孩子们当妈妈。

    王浩听寒雨蝶说哪里的小孩都很可怜,所以才想去看看。

    屋子一下搬空了,王浩心中莫名的一丝惆怅,想了想干脆给寒雨蝶打了个电话。去s吃饭,不去白不去,其实想想,去也是吃自己的。

    寒雨蝶听明白了王浩的意思,哈哈大笑。意识到王浩是有些肉疼,保证晚上绝对到,并在电话中安慰,一定帮他吃回来。

    王浩苦笑不已,吃回来,能吃多少。这可是一车礼品呀,好东西多着呢。

    看看时间,下午还有一节课,于是直接关门向党校走去。距离不远,王浩也没开车。他在京城现在出门基本上不用车,来回只选择打车。

    也算给安德利放个大假,他发现近来安德利有些奇怪,天天往韵寒的医院跑。

    上班下班都去医院接送韵寒,许薇悄悄地告诉王浩,安德利喜欢上医院里的一个小护士了。

    这对安德利来说可不容易,大老爷们情窦初开啊。王浩悄悄的观察,安德利这家伙,没事就在车里咧着嘴笑,看来还真有这么回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