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69章 极品护士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寒雨蝶踢完,不看任何人,旁若无睹的拍了拍手,走到王浩面前,依旧挽起王浩的手臂说道“亲爱的哥哥,我们去吃饭。”

    “啊哦!好妹妹,去吃饭!你想吃什么?我请客!”

    王浩不禁汗颜,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看热闹点评围观的人。寒雨蝶直率火爆的性子,他可不敢多待一刻。

    由围观的品评,不禁联想到寒雨蝶疯狂的脾气,还是循走为妙,再在这里呆下去,这帮小子不依不饶,还不知道会出多少事。

    “我要酸菜鱼,要最辣的!”寒雨蝶挽着王浩,回身看了一眼贺东来说道。

    贺东来的眼都直了,这丫的还是个女人嘛。

    在贺东来的眼中,这就是个女魔,还是火辣的恶魔,谁也不想招惹她,即使想,也得先考虑一下自己会不会被踢死。

    “好吧!你说了算,这里你最大,女士最大!”贺东来笑着说道。

    步入酒店,村长赶紧小跑着迎了过来,他吓坏了,他认识被打的朱唇皓,不仅认识,还非常熟悉。

    朱唇皓常来s酒店吃饭,因为s村的蔬菜和鱼肉都是纯天然无污染的,不仅是朱唇皓,很多自持身份的人都喜欢到这里消费。

    排除这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每在这里吃一段饭,就有一部分营业的利润被用于孤儿的救助使用上。

    这其实是村长对外宣传的一种手段,也是他为之自豪的一种促销策略。与人为善,多积累善缘,多积阴德。

    人都愿意被广为传颂,特别是感觉自持身份的人。

    他们爱的是脸面,讲究的是名声,在s儿童村吃饭,等于享受天然美食与捐赠两不误,何乐而不为。

    ‘既赚了名声,还积了阴德’!

    小心的给王浩三人介绍着朱唇皓的身份,大方的安排了个包间,不一会时间,几道特色的凉菜便端了上来。

    由于贺东来不喝白酒,于是村长自行做主,在王浩捐给他的诸多礼品中,寻了瓶窖藏百年的张裕解百纳干红葡萄酒。

    匆忙打开,敬了一杯便告辞离去。他不想在这作陪,原因无他。王浩的背景他多少模糊的知道点,是bj市公安局长廖启明简绍给他认识的。

    但廖启明也就是个厅级干部,相比闻名全国,风头正盛的朱子明来说。廖启明不够看,王浩这个暂时没有职务安排的正厅更不够看。

    也就是说,在村长的心中,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他知道这事没完,这帮富二代天天玩的多了,就是个厅级干部,在这个京畿要地,可以说多如牛毛。

    再说,相对于王浩来说,朱唇皓才是s儿童村的上帝,人家经常在这消费,出手阔绰大方。

    哪像这三个,来吃饭,一个菜不点,就杀了个跑山鸡,钓了两条鱼,弄了几盘地里产的萝卜青菜。

    酒还是白送,饭也是白吃,整一个白吃白喝吃白食的。

    差一点就如同小沈阳说的还得搭一个是吧!

    要不是看着王浩捐给s村的那些个礼品的面上,村长连面都不想漏,这样的人,他见得多了。

    村长走了,面上做得很到位,话也说得很透,让他们提防对方报复。说不定对方正打电话叫援兵呢,自己出去给望着风,有事再来通报。

    王浩毫不介意,贺东来点头答应,对村长的态度很是认同。

    寒雨蝶大快朵颐,吃的不亦乐乎,心情完全不受任何影响,特别是酸菜鱼上来之后,简直可以说是寒雨蝶的最爱。

    王浩和贺东来有一搭无一搭的品着干红,偶尔吃几块酸菜鱼。鱼片辛辣鲜爽,入口嫩滑,好不畅快,两人纷纷叫好。

    还别说,在这个不起眼的儿童村酒店,如此美味的酸菜鱼,还真是一大特色。谁都没提刚才的破事,仿佛都不放在心上。

    王浩不提,是因为王浩根本就没把这当事。

    贺东来不提,王浩隐隐地感觉到,贺东来既然知道朱唇皓的身份,依旧还坐在这和自己品酒。

    那一定是心中笃定,自有摆平事件的能力。

    于是王浩就有了一种期待,他很想看看贺东来究竟有着什么样的背景,是什么让这个正厅级的干部如此的有持不恐。

    “这酒不错,很有味道。”贺东来举着杯子,看着对面的王浩轻轻地摇曳着红红的酒液。

    “是不错,百年张裕,y市主打品牌,葡萄酒之乡!”王浩可不觉得贺东来是在说酒,四十岁的贺东来给他的感觉很深奥。

    就像杯中的酒,醇厚而色香味俱全,并且有着神秘的配方。四十岁的正厅,身居此位,莫不是这么简单,这么匪夷所思。

    人前言行滴水不漏,高深莫测,人后竟也能该出手时就出手,毫不犹豫,一改装腔作势之调。

    王浩对贺东来有了种感觉,这种感觉是好的,是让他有些欣赏的,关键时刻不离不弃,方才看出人品。

    “来,喝一杯,为好酒,也为好友!”

    贺东来举杯相邀,王浩欣然端起。好友,那就是共同战线,两人一饮而尽,相互宛然一笑,各种滋味,尽在酒中。

    寒雨蝶抬头看了一眼,说道“矫情,不好玩。”

    低头继续品她的辛辣鱼片,不亦乐乎。

    贺东来看了一眼寒雨蝶,很有感叹的说道“你是王市长的妹妹?是特种军人。”

    “噗!”

    寒雨蝶忍不住,轻微的喷了一下,弄得有些失礼,不过正符合她火辣不羁的个性。

    “妹妹不假,我叫寒雨蝶,我是妈妈的养女,不过不是军人,更不是特殊的,我是个护士,仅此而已!”

    呃!

    贺东来差点没被寒月蝶噎死,护士,还有这样的护士,俺那个娘呀,这样的爆辣护士,还不得把病人给看护死。

    在贺东来的意识里,护士清纯可爱、如同面前,让人想要对这样的美女无视,却欲罢不能的寒雨蝶。

    但寒雨蝶的性格个性与护士的职业完全是相反的。贺东来意识里认为的护士,应该温柔,应该脉脉含情,对待同志如同春天般的温暖!

    、、、、、、

    贺东来无语了。

    “干他丫的,就是这个包间!”

    嘭的一脚,包间门被人一脚踢开,朱唇皓身后站着一个秃顶大脸,络腮胡,穿着个白兰条格衬衫的男子。

    身后跟着四五个彪形大汉,一律身穿黑西装,佩戴耳麦。威风凛凛的站在门口,虎视眈眈的看着屋内三人。

    而且,他们在门外自动散开,潜意识里防范着屋内的三人,形成了一个瓮中捉鳖的局势,显然,对方来势汹汹,不想放过一个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