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71章 伯仁之死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朱唇皓疯了,他抱起父亲的肩膀,拼命的摇晃着,可是朱子明就像死了一般,一动不动。

    朱唇皓傻了,双眼通红的盯着寒雨蝶,头上的发丝气的根根竖起,一股巨大的怨气,让他已然失去了理智,他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要杀了你,我操你妈的,我弄死你、、、、、、”

    朱唇皓真疯了,他以为他爹死了,他爹要是死了,他最大的依仗就没了。

    他爹不是李刚,李刚最起码经骂经打,他爹不行,一个照面下来就挂了,挂了不说,还是被女人给挂了!

    发了疯的朱唇皓向寒雨蝶没头没脑的冲了过来,气势汹汹,如同角斗场的小牛犊。低着头,就向寒雨蝶的小腹撞去。

    是的,他要用这种姿势撞死寒雨蝶。他就是这样想的,一定要撞死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是他的杀父仇人,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寒雨蝶冷冷的笑了,往旁边轻轻一闪,火红的身影顿时躲过了疯牛的撞击。就见小牛犊力道已老,收势不稳,依旧向前撞去,自己一头撞在了寒雨蝶身后的墙壁上。

    轰!

    整面墙壁都随之一震,让屋内的几人顿时感觉整个房顶都在震荡。

    也不知是什么,只觉得房顶上似乎有着什么东西一般,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个不停。

    定睛细看,奶个腿的,房顶上的墙灰都被震下来了!

    再看我们可爱的小牛犊,好吗,小牛犊身子晃了晃,头上随即润出了一滩鲜血,顺着墙壁画下了一道鲜亮的血痕,就这样扑倒在地。

    ——他撞死了!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寒雨蝶没有想杀死朱唇皓父子的意思,但现在一屋两尸,朱唇皓父子的死,与寒雨蝶有着莫大的关系!

    情形急转直下!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的,就在大家惊愕之时,一队警察威风凛凛的赶到了。带队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摸样很严肃。

    老警察经验丰富,当时便上前指示队友将伤者分离开来,带出房间相续问话。

    而对于王浩和已经坐回餐桌前的寒雨蝶,则选择现场问话。

    看情形朱唇皓受伤很严重,这下撞得不轻,已经被赶赴而来的救护车送去医院急救,至于生死,暂无定论。

    隔壁房间暂时一圈询问下来,所有的证词纷纷指向寒雨蝶,所有的指正对寒雨蝶非常的不利。

    老警察不傻,并没有表现出咄咄逼人的摸样。

    身在京城这个繁华的京畿要地,他知道,打了人,还能依然这样处事不惊的,坐在这里、淡定喝茶的人不多。

    “怎么回事,你们谁先说?”

    王浩看了一眼老警察,寒雨蝶刚想说话,被王浩眼神制止。贺东来有模有样的喝了口茶,神情非常镇定的说到。

    “你好,这位同志,事情吗,是这样子滴、、、、、、”

    贺东来说完,不看任何人,依旧喝了口茶,淡然的处之。他完全以一个身外人的方式对整个事件进行了阐述。

    阐述的方向很明确,实事求是,没有向任何方向进行偏颇。

    老警察很认同贺东来的阐述,但从老警察有些隐忍的态度看来,是非常不待见贺东来这种抑扬顿挫的讲话方式的。

    询问完,刚想说话,不料房门被人一把推开。一位身穿雪白制服,肩扛警花、级别不凡的人物站在门外。

    这个包间的房门、先前已经被朱唇皓给踢坏了,所以被人猛地推开,显得更加破烂不堪。

    仿佛为了配合来人的身份似得,房门咣啷啷的发出‘嘭啪’的声音,门板终于掉下来了一块,看上去,就像被人再一次的给踹开了。

    “老徐,你在干什么,胡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走法律程序?把他们都给我铐起来,带回警局,依次询问,严密看押,防止串供。”

    被称为老徐的正是老警察,他和一位坐在桌前一起进行询问记录的小警察马上站起身来,认真地说道。

    “是!政委!”

    老警察说完,转身对贺东来三人说道。

    “由于案情复杂,一时无法查清,还请三位同志和我们一起去分局协助调查,请吧。”

    不料,老徐说完,门口的白制服火了。

    “老徐你搞什么,这是人命案子,他们是杀人犯,你说话怎么不分敌我啊。

    ‘同志’这两个字是这么用的吗,把这三个人给我铐起来,分开羁押,我再说一遍,要严加看管,防止串供,他们是杀人重犯!”

    如果身着白制服的政委第一次说出这样的话,王浩和贺东来并不奇怪。原因很简单,人家是警察,可以理解为职业习惯。

    但二次强调,并且态度显然出于针对的目的,那就不能排除这个身穿白制服,级别不低的政委别有企图了。

    贺东来和王浩相视一笑,他们一起意识到了这个级别很高的政委,一定是朱子明叫来的帮手。

    贺东来马上说道。

    “警察同志,你们不能冤枉好人啊,我们可不是杀人犯,我们是正当防卫。

    至于那个自己撞死或是撞晕了的小子,具体情况,很多人都看见了,饭可以随便吃,话可不能乱说。”

    “有没有冤枉你,回去调查清楚了再说。”

    政委板着张脸,紧皱眉头,看了一眼被称为老徐的老警察。摸样非常失望,对自己身后的两名干警摆了摆手。

    两个年轻的干警立刻走上前来,拿出手铐,就要给坐在外面的贺东来与王浩戴上。他们面色冷峻,表情严肃的不能再严肃了。

    刚抓起贺东来的手,不想贺东来非常气愤的的挥手摆开年轻干警的手铐,大手往餐桌上一拍,冷冷的说到。

    “放肆!一不调查,二不了解,上来就铐人,我看你这个政委是不想干了。

    我也是你可以随便铐的吗,你先问问千万联大市的老百姓们同不同意,我就没见过像你这样办案的,简直是瞎胡闹!”

    贺东来说完,从衣兜内掏出自己的工作证,冷冷的拍在小警察的面前。小警察一看那黑色的封皮,金色的国徽就有些傻了。

    一个立正,紧接着一个敬礼,这才小心翼翼的拿过去打开

    联大市市委委员,常委,常务副市长——贺东来。

    小警员见过厅级干部,但是地方干部见的很少,更别说向贺东来这种各方面气势拿捏的都很到位的地方干部。

    他紧步上前,双手把工作证递到了政委的手中。政委看了一眼,默默的点了点头,好像是对小警员说了句什么,小警员转身便出了房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