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72章 玉树临风胜潘安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政委看是表面强势,其实心中也是忐忑不安。怎么能弄出个常务副市长,还是个副省级城市的。

    这样的结局不是他所预料的,自己接警赶过来之时,便有人告诉自己

    刑事重罪,依法办理。

    违法与犯罪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违法,简单地说是人民内部矛盾,而犯罪就是敌我矛盾了。

    现在的问题是,对方身份特殊,不是他这个小政委能办的了得,冲其量他就是个正处,而人家高他两级。

    更何况,想逮捕一名厅级高官,是需要请示上级,和要经过当地人代同意的,绝不是他可以任意妄为的。

    出手伤人致人昏迷,暂时还无法判断所受伤害的严重性。政委不禁一脸细汗,情势很复杂,他几乎无法左右。

    受害方是著名的导演父子,而实施犯罪的一方是正厅级的市长。

    他正在犹豫要不要出手,要不要按照那个人的指示办事之时,先前出去的小警员快步跑了回来,靠近一步向他耳语了几声。

    “贺市长,对不起了,由于事情特殊,已经涉及到刑事犯罪的范畴,根据上级指示,还是需要请你回去协助调查。”

    政委听完小警员的耳语,突然变得非常强势。面色笃定的说完这段话,严肃的向身边的小警员们挥了挥手。

    两名小警员却明显的没有政委的那份笃定,让自己上去请一位正厅级的市长到分局接受调查,我肋了个去的,你大爷,阴人没商量呀。

    但警察的职责就是维护社会的安全与稳定,事实摆在面前,命令已经发出,对他们来说,唯一要做的就是执行而已。

    不过小警察们习惯使然,依旧先掏出了手铐,只是放过了贺东来,而转向了王浩与寒雨蝶。

    “对不起,我们现在怀疑你们与一起刑事案件有直接的关系,依法请你们去警局协助调查!”

    王浩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两位小警员,贺东来依旧喝茶,竟然笑呵呵的看着王浩。看来他是不用带手铐了,不过去警局协助调查还说得过去。

    他在看,看王浩怎么处理这件事。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市长,和自己平级,但人家先前可是一处封疆小吏,不是自己这个副省级的常务副市长可以比拟的。

    对于这位同期的学友,还是一个寝室的室友,贺东来是妒忌的。不到三十岁的正厅,相比较而言,贺东来感觉自己已经失去了优势。

    他曾经暗暗的把自己与王浩相比较,在年岁上他已经输了。通过一番调查,王浩做出的成绩更令他感到震惊,于是他才有了一番想要与之交好的心态。

    他看不出王浩还是一个实力派的人物,并且政绩斐然,虽然在进取的过程中显得处事不稳,不太圆滑。

    但从其年龄的优势看来,注定这是锋芒毕露的一个人物。这样的人物,有着超出平常的实力,那么必然有着超乎寻常的关系。

    贺东来不想出头,他要看看站在王浩身后的究竟是谁,看看,这个年轻的市长会怎么应对目前的情况。

    王浩也看出了贺东来的意思,先前看到他掏出工作证,还感觉贺东来是想帮着解决问题,但目前看来,人家想的确是要先摘清自己。

    这样的想法,无可厚非。

    到了厅级这一步,每个人考虑问题的出发点都不尽相同。

    更所谓站得高,望的远,他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每一段路上都不允许自己步入岔道。

    贺东来这样做在王浩看来,已经很不错了。最起码,在事情发生了之后,他没有选择马上离开,能依旧波澜不惊的坐在这里,便说明他本身就有担当。

    王浩摆了摆手,很出乎寻常的看着两位小警员。

    “真要给我戴这个玩意?你们就不先问问情况,这个徐警官先前可是已经问明白了事情的经过,难道你们不需要交流一下?”

    小警员相互对视了一眼,漠然的转身看了一眼门口的政委。

    政委不慌不忙,一个秘书(下意识里他把王浩当做了贺东来的秘书),猖狂什么,你主子能摘得清就不错了,像你这样,往往就是给主子垫背的。

    更何况上面已经发了话,不管你是谁,整的就是你。打狗不需要看主人,打狗的目的就等同于打狗主。

    “废什么话,还要罪犯教你们怎么执法吗?我看你们需要回去重新学习学习了,铐起来!”

    政委的话声刚落,王浩哈哈大笑。他摇了摇头as,正儿八经的看了一眼这个一身雪白,肩上扛着对小花的政委。

    “需要重新学习学习的是你吧,以你的级别,肩头也配扛个花,简直是瞎胡闹。好吧,你也别拿眼睛瞅我,小心被什么刺着。

    放下你乱佩警衔的行为不说,你看看,看看实际情况。

    我手无缚鸡之力,就是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一表人才、风度翩翩,古往今来无与伦比、谦虚好学、不耻下问、聪明伶俐、活泼可爱、待友热情;

    人称玉树临风胜潘安,一树梨花压海棠的党的儿女,国家干部而已,又怎么可能伤人?

    这位警官同志,你不会是收了别人的贿赂,想把我们带回去严刑逼供吧?”

    王浩的这番话说完,贺东来扑哧一口茶水便喷了出来。这丫的太雷人了,简直就是个周星星呀。

    再看先前稳然不动的寒雨蝶,已经笑的如同风中摇摆的荷叶,本来板着张脸,咬着嘴唇,愤恨的瞪着小警员的俏脸,已经绽放如花,盛开如螓。

    而被王浩说穿自己乱佩警衔的政委,现在已是怒火上头,已然不顾身份的大步走了过来。

    他有事没事总喜欢佩戴着、这个一朵花的警衔,不为别的,特别喜欢出门办案的时候佩戴着。

    在京畿要地,自己身为重要分局的政委,他对面子看得很重。

    京城的老百姓对警察的身份相当敏感,居住的市民不泛巨贾名贵之流,这对一颗花的警衔,让他镇住了不少自以为是的京城人。

    也是他明着向他的对手宣示的一种手段,老子上面有人,看见了吗,老子已经比你提前挂上了花,我就比你能!

    但现在被王浩当面揭穿,那就不一样了。白制服政委肩头上的这对花可是他的骄傲,更是他的资本。

    谁也不敢嘲笑他的这对花,这小子不就一秘书吗,凭什么呀,我干你丫的,逮回去,我玩死你,打脸也不能当面打不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