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74章 花见花开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马岩大为恼火,可是陆政委的人离王浩三人本来就近,很轻松的从特警手中把王浩三人抢了过来。

    随即排成人墙,把三人挡在身后,不允许特警靠近。

    干警执行的是自己长官的命令,对他们来说,忠于第一领导人,是必须要服从的死命令。

    嘎!

    一辆丰田霸道猛然刹车,将地上的落叶碾的漫天飞舞。

    任伟淇定了定神,打开车门,从驾驶室跳了下来。

    别墅的电动伸缩门,咯吱咯吱的打开,任伟东看了一眼,长叹一声,随即上车开进了院中。

    嘴里嘟噜了一句“妈的,回家还得下车验明正身,靠你妈的!”

    再次停车,从旁边走过来一张苍老而普通的脸。老脸哆嗦着,认真的打量着这位少爷。

    良久,老脸恭敬地说道。

    “少爷,你回来了。” 任伟淇点了点头,看也不看老者,大步向屋内走去。别墅门再次关严,恢复到了往日的平静。

    只要你有心,细细的端详下这座别墅,你就会发现,这座别墅是这么的让人眼熟,这么的让人震撼。

    是的,这正是任老爷子家的别墅,王浩曾经拜访过的地方。

    任伟淇就是任伟东的弟弟,任长宁的第三子,任海涛的亲侄子。不过,这是任长宁外房生下的孩子,多少有些见不得光。

    任长宁锒铛入狱,至今已经五个年头了,其子任伟东先前利用海鬼、制造了一起刺杀王浩的行动,失败后再无任何消息。

    即使是任家势力这么庞大的家族,也查不出任伟东的去向。只是因为他们并不知道任伟东干了什么。

    任家包括任康年在内,都认为是任伟东记恨自己不出手相救,所以才任凭任长宁在狱中自生自灭。

    所以任伟东不屑于回任家,这个孩子在生气,也是在赌气。其实却不知道,任伟东早已不在人世,早就被海鬼后焚于大海。

    任伟淇在前面走着,路过院中的假山水榭,绕过一棵也不知道能有几百年年岁了的老桂树,这才看到一个老头,手里拿着一杆烟枪,嘴角吐出来的烟雾飘飘袅袅。

    下意识里心中一紧,任伟淇的心仿佛被什么一击,瞬间不堪其行。他快走两步,跑上前来,委身半蹲在老爷子身前叫道。

    “爷爷,爷爷,外面风大,你怎么在这里啊!”

    真情的呼唤,发自内心,老爷子却不为所动,任伟淇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顿时感觉到了关系的疏远。

    是啊,自己算什么,人家有孙子,孙子叫任伟东,并不是任伟淇,在这个老家伙的思想里,自己这个私地里出来的孩子,进不的人家的大堂。

    虽然如此感觉,但任伟淇还是装模做样的捡起老爷子腿上滑落下来的毛毯,想要拾起,帮老爷子继续盖在腿上。

    不想,老爷子没等他动作做完,便站起了身,神色凛然的注视着任伟淇,眼中精光一闪,声音缓慢的说。

    “你为什要这么做?”

    任伟淇的手僵持着,依然举着毛毯。

    “我必须要这么做,他害了我爸爸,我爸爸是因为他才锒铛入狱的。并且我有最新的消息证明,我哥死了,是因为他才死的!”

    “放屁!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你爸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任何人!”

    任伟淇哈哈大笑,他感觉这个老东西疯了,要不就是神经不正常。人家弄你儿孙,把你儿子都弄到监狱里去了把你孙子都弄死了,你还能忍,你是是个奇葩!

    任伟淇挺直了脊梁站在老头子面前,放下毛毯,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不了解情况,做生意,手段,无可厚非,胜者王侯败者寇。爸爸的事我就当略过,可是我哥哥呢,我哥哥是因为他才被海鬼杀死的!

    我有证明,我有证据,哥哥死前告诉我,他要弄死王浩,请的正是海鬼的人。王浩没死,哥哥却没了,难道这不是最好的证明吗?”

    老头子的嘴角动了动,神态有些萎靡。

    “你说的是真的?”

    “在您面前我不敢撒谎,你可以调查!”

    老爷子吧嗒了一口手里的烟枪,奇怪的是,这么长时间了,这烟枪竟然还会冒烟。

    “所以你就利用了这件事?你自以为会做的很好?”

    “坐牢的是我爸,死的是我哥,我哥是正出!他代表任家!”

    ‘一句我哥是正出’,深深地砸在任老爷子的身上。孙子,是孙子,任伟东是他正儿八经的孙子。

    老头子猛的抬头,双眼狠狠地盯着任伟淇,老爷子虽然老了,但个子却不矮,虽然身体有些消瘦,但千金难买老来瘦。

    一股莫名的气势自老爷子的周身发出,逼吓的任伟淇只想后退,这种气势让任伟淇感到一股巨大的压力,压得他直向后仰,只想马上离开这里。 “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看不出,人家还有点脊梁,任伟淇,我一直都在等,我等你很久了。”

    老爷子突然发出爽朗的笑声,笑声显得悲戚而苍凉,他目光炯炯的看着任伟淇。

    “你很聪明,也很愚蠢,你以为仅凭一个导演就能扳倒王浩?更何况他还没死!这件事你做的不好,到最后都能猜到你的身上。

    你没脑子吗,你年轻,我不怪你,但是谁指使你干的,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我还没死,驱狼逐虎可以淬炼你的胆量,下河捉鳖可以锻炼你的聪慧。

    我们任家就要永不甘于人后,你没有让我失望,没有!现在你能来找我,就不晚。”

    老爷子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个孙子,使劲的拍了拍任伟淇的肩膀,继续说道。

    “是时候让你站出来了,属于我们任家的东西,就不应该放手,去和他们争吧。你记住,你只有一个对手,并且这个对手不是你的杀兄仇人,是你的对手,仅此而已。

    仇恨,只会让你迷失了双眼,你再也看不到任何的东西。人一旦拥有了仇恨,其实失去的那就是自我。”

    老爷子说完转身进屋,空留任伟淇傻傻的站在院中?任伟淇有些入神,他更加迷惑,不放手,又能怎样。

    他知道仅凭这件事是无法扳倒王浩的,但这样做,正好是利用了机会。他在党校学习,这样的机会不用,还等什么。

    即使扳不倒,也会让他在政厉上添上一笔抹之不去的污点。丫的不是进京待命吗,我让你待,我会给你最好的,帮你好好的待命。

    任伟淇就这样站在院落之中,时间一分分的流逝。在三楼的一个阳台内,任康年静静的观察着,屋中任彩蝶一味的堵着气,发着脾气。

    枕头被子丢了一地,茶几上的茶杯也歪倒着,水撒了一地。

    老爷子看了半天,转回身,眉中带笑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孙女。

    “他走了,要去害他,你不出手吗?”

    任彩蝶一个小熊扔了过来,任老爷子单手接住,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

    “嗯,材料不错,手感很好。”

    任彩蝶委屈的跑到夜夜身前,抱着任康年,撒娇的说道。

    “爷爷,为什么,我很不理解,你又让我帮他,又让伟淇害他,还有爸爸,难道,难道,他真的杀了弟弟?”

    任康年摸着孙女的头,声音苦涩的说。

    “你弟弟任伟东的死不能怨他,他是自找的。走私贩毒,即使他不死,国家也饶不了他。

    小蝶啊,你记住,我们任家虽然多有手段,但却不能没有人性,不顾百姓的死活。我同意你们去争,但怎么争,那什么去争,那要的是用脑,用手腕和计谋。

    这都是正当的,是可以说得出去,摆在场面上的。但玩黑的,使见不得人阴手,那就不要让我知道了,更不要进任家的门。”

    任彩蝶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转身把地上的枕头,杯子全弄到床上叠好。这才乖乖地再次站到老爷子的身边。

    任老爷子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他对这个孙女的疼爱是发自内心的,可以原谅她的无理取闹,可以原谅她的一切小性子使然。

    “去吧,去告诉你爸爸,我相信他知道该怎么办。”

    任彩蝶答应着,和爷爷说了声再见,这才走下了楼。

    饭店里的对持依旧持续着,陆政委和马岩互不相让。两人本就不在一个阵营,现在的僵持不下,已经隐隐有檫出火花的迹象。

    其实,在他们心中都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任家的一颗棋子。也就是被摆在这各占各的位置而已。

    但是陆政委的做派明显的让马岩看不懂直到现在,马岩方认识到了自己的失误,一开始就应该强势带走,不该给陆政委机会。

    两人级别相同,谁都奈何不了谁。即使自己有人有枪,人枪都比陆政委要好,但是他不敢开枪,更不敢强行把人带走。

    看着陆政委身边面色严肃的干警们,看着他们手中的六四。人家也有枪,虽然是六四,但一样也能打死人。

    他相信,只要自己敢下命令,陆政委就敢下命令。陆政委现在如同过河的卒子,顶个車用呀!

    有的时候,千万不能忽视了一个小卒的能量,假如小卒摆正了位置,那也会给人致命的一击。

    眼下的陆政委做得很好,任海涛通过眼线报告,紧密的观察着这一切。局势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出乎他的预料。

    陆政委是廖启明的人,而朱子明和廖启明又是老同学。这其中的关系,任海涛早就知道。

    朱子明被寒雨蝶给揍了,揍了就揍了。也就是受了点皮外伤,表面上看起来很厉害。

    但朱唇皓现在昏迷不醒,这才是最关键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