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77章 不知天高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尽管廖启明与陆政委都知道真实的情况,但谣言还是铺天盖地而来。bj市公安网站的帖子也被一伙水军给攻击的体无完肤。

    水军不好查,堵不如疏。

    你总不能因为一个回帖而把人抓起来吧。回帖迅速上升到了一万多,一万多个回帖,近乎几千人,你怎么抓,抓了往哪关?

    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组织者,很明显,组织者一定和朱子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儿子死了,身为国内第一大导演,他宁可鱼死网破,宁可玉碎而不求瓦全。

    谁都知道朱子明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平时就金贵的要命。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中怕摔了。

    儿子就是朱子明的一切,是他的希望,也是他的命。

    已经五十六岁了的朱子明,放出风声,坚决要一命偿一命,坚决不放过当时在场的任何一个。

    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即使警察判定寒雨蝶无罪,他也会通过私人手段向寒雨蝶讨回生命的代价。

    廖启明的办公室内乌烟瘴气,他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身为调查组的组长,bj市公安系统的老大,他身上的压力很大。

    这重重的压力,不仅来自市委市政府,还来自警察系统的最顶峰。凌越不止一次的打电话询问廖启明对这件事的调查进度。

    廖启明知道,自己再能,也只是在bj市市委之中,凌越想要动自己,很简单。你不是公安局长吗,我不用你总行了吧。

    所以,没等廖启明做出反应,凌越已经向于向东建议,撤掉廖启明bj市公安局长的决定。

    于向东冷冷的回绝了,凌越的手伸的不要太长。bj还轮不得他说话,bj市的市局局长,也不是于向东说话就能换的。

    那要通过中组部,通过上面高层的权权较量。因为廖启明现在是市委委员,市委常委,bj市政法委书记。

    局长——只是兼任而已。

    但谁都知道,凌越既然已经打过电话,那么于向东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

    实际上,对于bj市的公安事务,作为公安系统内最高级别的大佬,早就心存芥蒂,恐怕凌越以后会有的是小鞋给廖启明穿穿。

    于向东没有把凌越的这个要求告诉廖启明,告诉了又怎么样,还不是给廖启明徒增压力。

    他让秘书请来了裘海鑫,裘市长一身正气,表面上刚正不阿。其实于向东知道,裘海鑫越是做出这样的表现,内心中越是无限的渴望。

    裘市长和于向东在工作上配合得很好,几乎可以说相敬如宾。bj市特殊的位置摆在这,京畿要地,一二把手必需要相濡以沫。

    对于自己的身份,裘海鑫摆得很正。

    于向东是中央委员,自己是正部级干部,只要于向东再往前动一步,那自己便会名正言顺的接任市委书记一职。

    他也听到了风声,听到了朱子明的叫嚣。当听明白了朱子明的意思之后,裘海鑫第一句话就是狂傲,不知天高地厚。

    有的人就是这样,明明都要死了,还是挺着脖子不服软。不服软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人头落地。

    裘海鑫对朱子明的叫嚣嗤之以鼻,因为朱子明根本就不是寒雨蝶的对手,更不要说王浩了。

    这样的人,往往还没干点什么,就会被人整得很惨。

    但朱子明千不该,万不该,在叫嚣的同时,把联大市的常务副市长贺东来也牵扯到了其中。

    贺东来何许人也,别人不知道,裘海鑫却是对他熟的不能再熟了。两人自小一个大院出来的,裘海鑫的爷爷正是贺东来家老爷子的警卫队长。

    说白了,他爷爷是保卫人家爷爷的,是人家的警卫员。

    如今贺老爷子早已离休,但享受的却是正国际的待遇,身边围着的也是一帮跺跺脚,整个z国颤一颤的人物。

    贺东来虽然和王浩比起来实力差了点,但也绝不会太逊色。

    于向东看了一眼神情笃定的裘海鑫,摇了摇头,诚恳的说道。

    “海鑫呀,我们的压力很大呀,事情都过去半天了。我可是听说贺老爷子要去老许那讨个说法。

    这事我没办法,你糟好是人家的大孙子,你自己想办法吧。”

    裘海鑫一下就站了起来,紧张的看了眼于向东,焦急地说。

    “于书记,你可别吓我,我可不敢去,我算人家哪门子孙子,人家的大孙子可是在我们市局里关着呢,你让我去挨骂,我不去。

    再说我爷爷是人家的警卫员,怎么论,也轮不到我去解释。他不拿鞭子抽我就算是好的了,我可不能送上门。”

    于向东看着神情紧张的裘海鑫哈哈大笑,于向东品了口茶,笑眯眯的看着裘海鑫,眼神越来越坚定,越来越严肃。

    “你不去谁去,你是救火员,哪里有险情,就要往哪里冲。难道你还嫌这事不够乱,那好吧,那我们就等着好了。”

    裘海鑫这个郁闷啊,你于向东怎么说也是bj市的市委书记,还是中央委员,拿出这样的态度,这不是玩人吗。

    上面怪下来,倒霉的首先是自己,表面上廖启明是调查组组长,但公安口归市政府管呀,说白了,你于向东能一推二六五,我裘海鑫不能推呀。

    我推给谁,怎么推?

    裘海鑫此刻脸上变幻不定,心中更是五味杂陈。略一思考,弄明白了,于向东这是在将自己的军呀。

    自己和贺东来那点关系,人家看得透彻,摆明了是要利用。

    得,怨得了谁。自己不出手谁出手,把事办漂亮了,说不上还能赚到不少好处,最起码姚家和老许就会念着一番人情。

    想到这裘海鑫看着于向东笑了,两个大佬一起笑了,笑的很舒心,笑的心知肚明。

    裘海鑫起身告辞,被于向东送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于向东说道。

    “娱乐圈,风浪很大吗,他们最擅长的就是炒作,可最不擅长的就是擦屁股,一摸一把屎啊!”

    裘海鑫心中一沉,捉贼捉脏,擒贼先擒王,打蛇不死反受其害。于向东这是告诉自己要往死里整呀。

    得,死活是个出手,伸也一刀,缩也一刀。既然要出手,那就来个利落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