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82章 诸多深意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品了几口茶,姚老请总理移步屋内休息,到了客厅,分别坐下之后,寒雨蝶又过来上茶,总理不由得夸赞了雨蝶几句。

    特别是这次在s村的传闻,总理笑着说寒雨蝶是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两个大男人都在场,让一个女人出手,真不知道王浩这个哥哥是怎么当的。

    寒雨蝶文文静静的,没有了一丝一毫的的顽皮刁钻的形象,表现的绝对淑女,脸上微微带羞,回话说道、

    “总理,其实我也不想打人啊,只是这些人太胀爆了,觉得自己有些能力,简直无法无天了。

    哥哥和贺东来市长都是人民公仆,怎么能出手。我不怕,我是小民,打就打了,现在我也不后悔。”

    寒雨蝶一句不后悔,让总理很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转而认真地说道。

    “是要这样做,要给某些人一些教训。这些人不知天高地厚,其实做的事情往往令人发指

    很多时候,很多情况下,法律也不是面面俱到的,也是因为没有确切的证据,一些非常手段,可以用,只是需要掌握一个度。

    就像这次,后果很麻烦,你想过了吗,是否还有别的,能够稍微变通一下的策略。”

    寒雨蝶低下了头,市的,这次的出手带来了一些麻烦,并且造成了一些影响。这些影响总是不好的,总是会连累到王浩。

    总理看到寒雨蝶明白过来了,又说道。

    “其实很多时候,在特殊的场合下,我们没能考虑那么多,也去需考虑,只要认为是对的,就该出手,该出手时就出手吗!”

    总理能这样说,足以看出了对王浩的维护,看出了对寒雨蝶的原谅,试想当今堂堂z国大地,有几人能得到总理这样的解释,这样的谅解。

    总理说完话,寒雨蝶点了点头,承认了错误,飞一样地跑了,他可不敢再站在这里,面对总理的时候,总是让她有一种说不出的压力。

    总理笑了,看着寒雨蝶礼貌的逃走了,很有深意的看了看王浩。一时之间,现场陷入了某种沉默的思绪之中。

    总理考虑的很多,他很欣赏王浩,并且有进一步想安排王浩去向的想法。只是莫名的遭受了不少的阻力。

    姚老爷子似乎陷入了某种遐想之中,身子微靠在沙发背上,微眯着双眼沉默的等待着什么。

    王浩品着茶,不时地看向总理,总理静静的考虑着,一直这样,足足能有五六分钟的时间,总理才突然开口说道。

    “王浩,我听说你是医学院的高材生,并且是研究生学历?徐瑞的弟子?”

    王浩不明白总理的意思,心中无端的一沉。总理总不会安排自己去卫生系统吧?眼下提起自己的医学专业,难不成是要向专业方面靠?

    “徐瑞博士是我的研究生导师,可惜,我只跟恩师学了些皮毛,没有学到老师的真髓。

    说来真对不起老师,毕业后又选择了从政,惭愧得很,辜负了老师的一番教导和良苦用心。”

    总理微微一笑“弃医从文,医生可救人命,但不能救万人命、亿人命!从政之路,医治天下,救亿万黎民百姓于水火,医治官途,救治黎民苍生!

    国学大师,朝花夕拾,就有弃医从文一说,一只都是我们的先驱和楷模。”

    姚老爷子这时仿佛小憩了片刻,微微的醒来,接话说道。

    “领导干部,我们现在的干部,首先需要的就是与时俱进。需要高学历,丰富的知识储备。

    党员干部不但要加强理论学习,还要学会怎么去运用,把所学到的知识与现实情况结合起来,要学以致用。

    学习,可以长见识,就像你这次的党校学习。很多方面,坐医生和做官员,其实心中的最初想法是好的,但是面对复杂多面的病情,时不时发生的症状。

    这时就需要你去动刀,动手术,去腐生肌,使患者回到一个理想健康的身体状态。有了健康的体魄,就像一个健康的体制,这样才会杨帆,才会远航!”

    “爷爷说的是,我记下了。”

    王浩不知道姚老爷子哪来的这一出,只能配合的说了一句。

    但是总理却意识到了什么,抬起头,认真地和姚老爷子对视了一会。

    “姚老,我没想到,您也是这么想的。”

    “没什么,这是好的经历,一个很好的过程,他需要磨练,需要这样的经历。”

    总理点了点头,他一直都不知道姚老爷子怎么想的。王浩是人家的螟蛉义孙,没有自己给安排去向的说法。

    所以总理认为,他没和姚老商量,就私下里出手,多少有些说不过去。更何况总理的打算很复杂,想要王浩去的地方也非常的艰险。

    现在姚老爷子这样说,就等于表态了。意思很明显,你想干什么,就让他去干。说那么多,其实还不是想练练这小子。

    我没意见,我同意。

    想明白了,也看清了要老爷子的意图。总理看着王浩,认真的说。

    “王浩啊,假如我给你一张白纸,让你给我在上面画一张蓝图,当然,画笔和颜料,甚至画尺和大体构架我都会给你,你能画好吗?”

    总理终于说出了他想要问的问题,也但是还是很笼统,没有说出根本,而是很委婉,所列举的问题很模糊。

    王浩没有说话,想了一会。眼神坚定的看着总理,摇着头说。

    “我不明白!我也不是美院的高材生!不过有机会能去美院学习也不错,省的我都不会设计城市的规划。

    但我对这方面还是不怎么感兴趣,我的想法就是怎么样才能改善贫苦老百姓们的生活,怎么样才能让他们过得更好。

    不要举几辈人的努力才能买的起一套住房,不用天天早起,晚上披星戴月的劳作还饥不裹腹。

    不要成为房奴、卡奴、车奴、儿女奴、这就是我想做as的,也是我期待凭借我的能力能让世人有所改变的。

    不是我想说大话,套话,其实我看不得别人受苦,看不得老百姓们遭罪。我只想为他们多做一些实事、好事,为他们多引进一些好的项目,帮他们多解决一些困难。”

    总理和姚老爷子一起看着王浩,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就这些?”

    王浩坚定的点了点头,目光沉稳,透漏着无比肯定的信心回答道。

    “就这些!”

    听完王浩的话,总理和姚老爷子出人意料的哈哈大笑,王浩以为爷爷和总理笑完了还会说些什么,不料两个人却出乎意料地再也没有说话,仿佛刚才问的不是自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