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89章 除暴安良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李山炮这么想,大家不要笑话,自古以来蒙族人讲究的就是为主子卖命,讲究的就是伸出手,亮出刀子,一是一、二是二,是兄弟,那就两肋插刀。

    更何况李山炮与翁牛特本就是在旗的,老祖宗就是给皇帝做奴才的。这是祖宗传下来的性子,就是到了一千世纪以后也无法更改这样的本性!

    “首长请!有首长一句话,我李山炮便给首长震炮开山!”

    小石头的话不假,李山炮只问了两个族人,便打听明白了马大柱的人品和下落。

    马大柱让人想不到的竟然是蒙族克勤右翼后旗辖区白草坡组的组长。说起这个组长最不是个玩意儿。

    简直就是个大流氓、大恶霸,在蒙族克勤右翼后旗辖区百里之内,十几个组里都是有名的。

    小石头他们家,在组里是最贫困的一个。他出来当兵,家里只有老阿爹一个男性,两个姐姐,属于那种在组里需要劳动力帮扶的游放蒙古包群体。

    也就是说,他们属于蒙族克勤右翼后旗辖区的游牧民族。

    只不过小石头家没劳动力,什么事都需要组里的族人来帮忙处理,就连平时的放牧与小小的牧草收割,他们家都需要组里的族人来帮忙。

    所以总是受到马大柱的欺凌,因为小石头有两个姐姐,两个姐姐长得真不错,偏偏不像蒙族的女人。

    无论是脸蛋儿,还是身条儿,都是那种细嫩水滑,盈盈一握的。这样标准的美人儿,在蒙族古时是要献出去的,献给县里或是市里的大官作‘媳妇’的。

    现在虽然是新社会,但根深蒂固的旧思想还残余在很多人的脑袋里。所以马大柱时不时的打打小石头两个姐姐的注意。

    虽然上面的领导现在不纳小妾了,也不允许有桃色事件的发生。但在远隔百里之外的组里,组长看好谁家的女娃子,还是随便就能拉回家的。

    蒙族人随便,对这方面,特别是组里每逢节日遇上重大活动,庆丰收之时,男人们喝了酒,那就乱了性了,见美娃子就上,上完就完了,谁也没多大的反应。

    除非是两个年轻人相互对眼了,表示情意,这才两家通婚。如若不然,都当做一场风花雪月,过去就过去了。

    蒙族人特别是在冬季无事之时,喝了酒那更是昏天暗地的,不管不顾。现在在党的教育下这样的情况有所好转。

    但为了女人,动不动便刀子相向的多了去了,在他们这里,拳头才是硬道理,讲的多是森林法则,弱肉强食。

    马大柱和小石头都是一个组的,但人家是组长。马大柱看上了他的两个姐姐,就一直纠缠着。

    怎奈小石头他爹看的严,组里有什么活动,他爹都不允许小石头的两个姐姐参加,就怕公开露面。

    并给他两个姐姐一人打造了一把护身刀,蒙族人是可以随身带刀的。马大柱苦于没有机会,也知道小石头他两个姐姐的辛辣。

    动不动就对人动刀子,脾气不要那么暴躁。

    他姐姐惦记不上,就成了马大柱的心病,马大柱便对小石头一家盯得更紧。这厮急了,就到处祸害组里其他的妇女,没少整事。

    偏偏小石头有个娃娃亲,是蒙族克勤右翼后旗野狼窝二组、鲍尔济老爹的小女鲍尔济吉特氏。

    有一次省亲,被马大柱as盯上了,不想鲍尔济吉特氏长得比小石头的两个姐姐还要水嫩。

    这本来就有吃不到的葡萄,哪想到,枝干上面还有一窜品种更好的水晶葡萄。马大柱想的都要发狂了。

    鲍尔济吉特氏也到了应该婚嫁的年龄,所以经常往小石头的家中跑,帮着阿爹干活,干这个干那个的。

    蒙族人有这样的讲究,女儿大了,迟早都是人家的人。所以女子到阿爹家帮忙,是允许并且赞同的。

    一来二去,马大柱摸清了鲍尔济吉特氏的来往活动规律,就在半路上堵。不想鲍尔济吉特氏也是个烈女子。

    不但随身带着刀,还带着枪。因为鲍尔济属于猎民和游牧民,他们那里既然叫野狼窝,毕竟野狼不少。

    所以组民手中不但有刀,组里还允许组民随身佩带猎枪。只不过鲍尔济吉特氏手中的枪是一把军用小手枪。

    这是小石头送给鲍尔济吉特氏的定情之物,是小石头在军区大比武中获得的奖品。

    小石头射击比赛全旅第一,是旅长亲自颁发给小石头的训练用模仿枪。不过这枪和真枪基本上一样,只不过打的是教练弹。

    杀伤力那就不用提了,真遇到事,能打伤一头狼,打得地方对能打死,打得地方不对,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可是马大柱却不知道,有一次正好在半路上堵住了鲍尔济吉特氏,不想鲍尔济吉特氏掏出枪,搂头对着马大柱就是一枪。

    冒着青烟的子弹紧紧贴着马大柱的头皮擦过去,生生擦伤了马大柱的一络头皮。弄得他当时满头满脸都是血,到现在头上还有钢笔长的一块疤,上面寸草不生。

    至此马大柱才真吓怕了,本想通过蒙族克勤右翼后旗的派出所抓捕鲍尔济吉特氏。

    不想人家的枪有枪证还有枪号,还有正儿八经军区出具的证明,证明是家属的合法拥有枪支。

    马大柱没办法,但还是远远的跟着鲍尔济吉特氏。即使吃不到嘴里,马大柱现在真病了,他希望能天天看一眼这个在他眼中像个仙女一般的女子也好。

    被狼惦记上了,鲍尔济吉特氏被逼得没了办法,这才给小石头捎信诉苦。

    听着组民们的诉说,小石头几乎要暴走了。正在原地怒睁着大眼,想要生事之时,就看见自己的阿爸和两个姐姐,还有他的鲍尔济吉特氏跑了过来。

    小石头一把抱住了鲍尔济吉特氏,不住的安慰着。

    “阿姐,妹子,你们吃苦了,我这次来,一定给你们报仇!”

    姐妹们有些拘谨地看着自己的亲人小石头,特别是鲍尔济吉特氏,看到自己心爱的石头哥,哭的梨花带雨。

    正哭着,战士们押解着组长马大柱走了过来,政委随即掏出枪来顶在马大柱的脑门上。

    毫不犹豫,直接‘砰、砰、砰’就是三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