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90章 誓死效忠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这可是真枪,正儿八百的军用干部配枪。

    “你奶奶的,就你这个家伙,也敢破坏军婚,给我带走,直接押解到军事法庭!”

    小石头上来对着已经吓傻了,跪在地上的马大柱,朝着他的胸口就是一脚。这一脚踢得,马大柱当时便‘啊’的惨叫一声,口吐鲜血,摔倒在地。

    马大柱的几个哥哥弟弟闻声而来,蒙族人火爆的脾气,见自家人受了欺负,那还了得,端起猎枪便逼向了战士们,想要从他们手中救回马大柱。

    政委李山炮当空又是三枪,指挥自己的士兵把八一杠都抖了出来,一起对着天空就是一阵猛射。

    十几挺八一杠,吓得马大柱兄弟们浑身如同抖动的筛子。

    和当兵的对阵,人家看来是玩真格的,乖乖那个奶奶,猎枪刚举起来,变吓得垂到了地上。

    政委看准时机,大声吼道。

    “把这几个暴突,意图袭击部队首长的土匪给我抓起来,一起押到军事法庭,等待审判!”

    马大柱这才清醒过来,他结结巴巴,惊恐万分的对战士们磕着头,看到自己的兄弟们也被抓了起来,并且被绑起来了,他急忙说。

    “别,别,同,同志们,误会,都是误会,同,同志,志,别误会,我、我是组里的干部……”

    小石头虎目怒睁,厉声呵斥“我抓的就是你这个组干部!妹子,是不是这个王八蛋总欺负你们?”

    鲍尔济吉特氏小声地说“就是他!”

    贺东来最见不得这种仗势欺人的东西,还组长,他大步走到鲍尔济吉特氏跟前,鼓励着鲍尔济吉特氏说

    “有我们在,你不用怕,大声说,我是他们的领导,就是枪毙了他,我也可以现在发号施令!”

    鲍尔济吉特氏看着贺东来,认真地点了点头,终于鼓起勇气大声的吼道。

    “就是他,他好多次想占我的便宜,不光欺负我,他还欺负白草坡里其他的年轻姑娘!”

    贺东来气的嘴唇发紫,牙关紧咬,抬头看向周围看热闹的组民一字一顿的大声问道“乡亲们,鲍尔济吉特氏说的是不是事实?”

    围观的组民们小声议论着,看到马大柱现在这个熊样,又看他的哥哥弟弟全被战士们捆了起来,也不怕了,有几人大声说道。

    “这小子可不是个好东西,我家妹子就被他调戏了好多次,上次被我堵在屋里,差一步就晚了,衣服他都脱了!”

    “我能证明,好多人都受过他的祸害!”

    “您们这些同志,首长们!要替我们出气呀,我们被他糟蹋怕了,他不但糟蹋人,还逼着我们去陪那些当官的畜生!”

    贺东来手抓着马大柱的领口,恶狠狠地说“他奶奶的,我们弟兄们在拼死拼活的保卫祖国,保卫美丽的大草原,你们这些流氓却在后方祸害我们家人。

    还有天理没有?还有王法没有?

    今天,我要为弟兄们出气,我毙了你是客气的,给我全都带回去,让作证的组民们签字,有仇的报仇,有怨的伸冤,决不能放过他们这窝狼!”

    说完贺东来对着马大柱就抡开了巴掌,这巴掌打得那个响啊,马大柱当时嘴就出血了,大口的血带着门牙、槽牙一块往外吐。

    战士们也没闲着,阻止了村民们动手,对着马大柱的哥哥弟弟们就开了锤了。竟然把这窝狼一般的畜生们当成了人肉沙袋,这顿好打,打得一个个都打累了,方才罢手。

    战士究竟是战士,当着组民的面给全组的组民们解了气。不过多是朝肉多的地方招呼,即使打上一天,也不会把人打死。

    此刻的马大柱早就被贺东来扇晕了,已经昏倒在地。组民们相当配合的做了口供,在蒙族人看来,这事不丢人。

    即使丢人他们也不怕,都是一个组的人,谁也不会把事说出去,不能被外组看了笑话。

    拿到了证据,王浩的越野车成了临时的囚车,打开后尾门,用绳子将五个畜生捆的结结实实,全塞到了后面行李箱里。

    “收队!”

    李山炮大吼一声,战士们飞身跃马,和组民们告别之后,如同一阵风似得离开了白草坡。

    走到山坡之上,十几匹战士们骑着战马将越野车拦了下来,战士们一字排开,端起八一杠,上了刺到刀,把枪举到胸前。

    刀光闪闪,在太阳的映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对着越野车中的王浩与贺东来敬以装甲旅最高的军礼。

    李山炮单枪匹马,站在马队的正前方,大声地吼道。

    “跟这样的首长当兵,就是战死沙场,就是马革裹尸,心里也痛快!我装甲旅第一团政委李山炮,代表团长翁牛特在此宣誓

    誓死效忠首长,誓死跟随在首长左右,听从首长的指挥,冲锋在前,享受在后,死而后已!

    这一生绝不背叛首长,这是草原战士的宣誓,违背誓言者被万狼分尸,被苍鹰啄食,永世不得超生!”

    身后的战士们有一学一,有样学样的声声的宣誓,震撼了王浩与贺东来的心灵。他们知道,这是草原勇士们的心声,这不能拒绝。

    这不是个人崇拜,这是草原战士自古以来的风俗。他们认准了自己的将领,一生都不会出卖和背叛自己的主子。

    这是遗传,是他们最真诚的表达,是这个民族最崇高的追求!能被他们集体认同,是一种幸福,更是一种荣耀。

    而现在,这种荣耀,正是王浩与贺东来所最为需要的。

    王浩与贺东来坐在车中相互对视了一眼,久久的没有说话。他们心中无比的酸涩,自己做了什么,只做了这么一点点。

    但就是这一点点,正是这些战士们,包括这个身为团级干部的政委所不敢做的。他们的要求其实真的不多,其实真的很容易满足。

    他们要的只是一个公正,一点希望,一点曙光。可就是这么一点点的东西,在他们看来却是这么的难。

    假如今天,要是没有王浩与贺东来的力挺,相信小石头只有被李山炮抓回去的命运。

    李山炮不是不知道小石头想要干什么,也不是不知道小石头为什么要跑。但就是这么一点点,一个小小的正义维护,李山炮却不敢出手。

    因为李山炮知道,他要是出手了,没人袒护他,没有人帮着他和这帮战士,那么等待着他们的一定会是更加惨烈的结局。

    马大柱既然敢这么猖狂,身后必定有人,刚才组民们还说,马大柱逼迫他们去陪畜生一般的领导喝酒作乐。

    那么这些领导都是谁,是否有必要一一查清,给老百姓们一个交代呢?他们为什么敢这么做,敢公然无视国家的法律法规而不顾呢?

    ( )